在刘辉的胡思乱想中,镇门外的战斗已经打响,声势愈烈。

    “有两头十级的风系变异猿猴已经突破外层防御,攻入镇内,大家提高警惕!请听见广播的战斗人员迅速到镇门口来协防!”高高的t望塔上,一名侦查人员打开广播设备,急促的声音传遍了小镇。

    十级?两头?刘辉等人脸色苍白,第一次怀疑自己这次投奔是对是错。十级的变异兽他们从未遇见过,如今一遇就是两头,且还是智商颇高,速度顶尖的风系猿猴。一个不慎,说不定他们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

    “别慌,靠近我。”清雅温润的嗓音响起,语气强势自信,带着抚慰人心的魔力,瞬间令刘辉等人稳住心神,不自觉向嗓音的主人靠拢。

    待人都走到自己身边,水靖轩淡淡一笑,迫人的气势完全外放,以他为圆心的空气立刻变得湿润粘稠,结成一团白雾,迅速漂移,向四周蔓延开来,短短几分钟,整个小镇便被水靖轩外放的白雾包裹住,自成一个浅白色的飘渺空间。

    “是首领的白色领域!首领出手了!”t望塔上的侦察兵喜出望外,情不自禁欢呼出声。随着这浓雾四起,严阵以待的战斗人员完全放松下来。

    白色领域?刘辉等人早已被水靖轩突然外放的强大气势压制的肝胆俱裂,此刻听见广播中的欢呼声,脸色更加惊骇。

    领域,这是传说中十二级强者才会拥有的技能,乡镇虽小,可面积也有20几平方千米,水靖轩的领域外放竟能完全将小镇包裹其中,可见他不只是十二级,还很可能是十二级巅峰。

    这个猜想太过惊世骇俗,令刘辉等人呆若木鸡,首次感觉到自己以前那种自诩高手的傲气是多么的可笑。

    在几人失神的短短几秒内,靠着无处不在的水分子,水靖轩早已发现镇门不远处隐匿起来的两头风系猿猴的身影。他薄唇微勾,缓缓启唇,淡声道,“冻结。”

    两道凄厉的猿啼声突然响起又稍纵即逝。

    浓雾中目之所及只周身两米内的事物,刘辉等人聚在水靖轩身边,表情惊慌的四顾,却依然弄不清楚那啼叫声因何如此惨烈。

    水靖轩只悠闲的站着,嘴里轻描淡写的吐出‘冻结’两个字,难道就真的能顷刻间冻结两头十级变异猿猴?这显然已经超出了刘辉等人的认知范畴,没有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会有人强悍到这种地步。

    “爆裂!”对刘辉等人投射在自己身上的强烈探测视线无动于衷,水靖轩微微一笑,嘴里吐出的词语彷如吟唱般清冽悦耳。

    ‘噗噗’两声闷响先后传来,浓雾以极快的速度消散,五米外的空地上,两头变异猿猴已经爆裂成血色的碎渣,碎渣间闪动着斑斑点点的白色寒芒,那是还未消融的冰凌。

    刘辉等人脸色煞白,呆愣的看着善后人员从碎渣中捡起两枚硕大的浅绿色晶核。晶核荡漾着层层的能量波动,那剧烈的波动一再显示,它们是十级的风系晶核无疑。

    只随意的张张口,轻吟出四个字就能秒杀两头十级变异兽,这是怎样的概念?这表示,眼前的人抹杀一个十一级强者只在弹指之间!

    刘辉等人僵硬的转动脖颈,看向身边浅笑的温雅青年,眼神骇然。

    “忘了告诉师兄,我是十二级巅峰。”水靖轩一只手轻轻搭上刘辉的肩膀,靠近他耳侧,语气森冷,“我知道师兄心思玲珑,为人傲气,但是,既然选择投奔我,师兄便把你的傲气放一放,不安分的人可是会被我抹杀的!”这是赤?裸?裸的警告。

    话落,水靖轩收起眼中的森冷,清清爽爽的一笑,缓缓踱步而去。他走后,后勤人员很快接手了这新加入的四人组,带他们下去安置。

    这等彪悍的下马威着实把另外三人吓得不轻,致使他们日后谨小慎微,夹着尾巴做人,却在刘辉高傲的心底刻下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这伤口日日被嫉妒和自卑腐蚀,溃烂成一滩毒液,只待一有机会,便喷发而出,毒害划下这道伤口的人。

    ~~~~~~~~~~~~~~~~~~~~~~~~~~~~~~~~~~~~~~~

    即便在度日如年的末世,时光依然流逝的飞快,转眼五年就过去了,小镇依然是那个山清水秀的小镇,规模没有分毫扩大。

    “首领,我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实力,您还是12级巅峰的强者,站出去,谁能与您争锋?所谓的乱世出英雄,您应该带领兄弟们走出去,站在最高处,而不是蜗居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小镇的议事厅里,一名胡须虬结的壮汉嗓门奇大的说道。

    他的言论立刻引来一阵阵附和声,厅中大约有半数人都对他表示支持,另外半数则闭口不言,只偏头朝主位上的男子看去。

    五年的时光没有在水靖轩脸上留下丝毫痕迹,依然优雅,干净,一如往昔。他微微合眼,慵懒的靠倒在大背椅上,白皙的指尖有节奏的点击椅子扶手,发出细微的‘啪嗒’声,显然在认真思考。

    半晌后,他启唇,缓缓开口,“前几天我猎杀了一头12级巅峰的水系变异兽,得到了一枚12级水系晶核。等我吸收了晶核,或许能再往上晋级,离开小镇的事等我晋级后再说。”

    他睁开亮如寒星的漆黑双眸,眸子里闪烁着勃勃野心。只要是男人,又有能力,谁不想攀登到世界的顶峰,谁不想追求至高的境界,他也不能免俗。

    再往上晋级?那岂不是突破了强者的极限?届时,首领绝对是世界第一人!他的话刚落,议事厅里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众人对首领的崇拜和爱戴一时间达到了顶点。跟随这样的强者,他们三生有幸。

    在一众兴奋的追随者里,有一人脸上洋溢着欣喜,眼里却透出刻骨的怨毒。此人就是五年前来投奔水靖轩的刘辉。他向来争强好胜,不甘屈居人下,五年里日日苦练,每次击杀变异兽都冲在最前列,全不顾自己生死,因而收获也颇丰,一连获得几枚高阶金系晶核,终于进入了十一级巅峰状态,成为小镇的第二强者。

    刘辉本以为自己的实力与水靖轩只一线之隔,水靖轩这几年迟迟没有再提升,他赶上甚至超越对方只是时间问题,却没想到今天会听见这样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突破十二级后水靖轩会强悍到怎样的地步?刘辉只略略一想,就感觉身上彷如泰山压顶,憋闷到快要窒息。有生之年他还能超越对方吗?他有些绝望。

    或许,水靖轩晋级不会成功,或许,他会被反噬,继而陨落。刘辉侥幸的思忖,晦暗的眸子忽而闪过一道精光。他为何不把这些‘或许’变成‘一定’呢?

    恶念一旦升起就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反复想象着水靖轩浑身浴血陨落的画面,刘辉心底满溢着变态的快?感。待听见水靖轩临走时吩咐他和崔玲替他护法的命令,他垂头应诺,嘴角高高上扬。

    暗室里,水靖轩表情平静,盘膝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双手捧着一枚水系晶核,将异能外放,引导晶核内的能量摄入身体。

    他是水系异能者,早在异能觉醒的当天,身体内的血液、经脉、骨髓都被重新凝炼过,体质异于其他异能者,晋级时并不需要承受蚀骨的疼痛,且他早已在12级巅峰停留了很久,只要有合适的契机,晋级是水到渠成的事,因此,他并不怀疑自己会失败。

    然而,他考虑了许多因素,却忘了计算人心。或许是变强的野心蒙蔽了他的双眼,或许是刘辉五年来的表现太过完美,此刻,他完全没有设防,将自己的生死交付给了一头披着人皮的恶狼。

    水靖轩正待将晶核内的最后一丝能量吸入身体,突变忽然发生,他手里的晶核被一道金黄色的光柱打落,掉在地上后碎成了粉末,最后一丝能量在空气中消散。突变致使水靖轩乱了心神,庞大的能量不受控制,在他的身体里左冲右突,大肆破坏他的脏器。

    喷出一口鲜血,水靖轩睁开双眼,狠狠朝光柱袭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刘辉双手抱胸,站在暗室门口冷漠的看着他。

    “是你!”

    庞大的能量强行从身体里逃逸出来,水靖轩的毛孔开始渗出细密的血珠,短短几秒,他已是一个血人。强撑着剧痛,他沉声开口,语气里有挫败,有懊悔,还有不甘。

    “是我。”刘辉踱步进来,漫不经心的答道。

    “崔玲呢?也背叛了吗?”水靖轩咽下喉头翻涌的腥甜,虽然开口的是问句,可语气却是笃定。到了这一步,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崔玲三年前就是我的人了。”确定对方已经遭受重创,没有还手之力,刘辉淡淡一笑,走到他身边,俯视他狼狈的身影,高傲的宣示,“你不该相信一个女人。”

    水靖轩嗤笑一声,认同的点头,“确实,不过,我更不应该相信你。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只能怪我自己识人不清,怪不得别人。”

    刘辉微笑,“说的没错。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救世主吗?还妄想成为第一强者去征服世界?真是笑话!过于强大的力量使你变得盲目和傲慢,你看不清自己了。”

    水靖轩勉力支持着自己摇摇晃晃的站起,沾满鲜血的手搭在刘辉肩上,喘着粗气嗤笑起来,“呵呵,师兄说的很有道理,强大的力量会使人变的盲目和傲慢,进而看不清自己。这话,我现在就奉还给你。”

    话落,他忽然大力勒住刘辉的身体,凑近他耳边低语,“师兄大概不知道吧?十二级强者还有最后一个技能,那就是――自爆。”

    刘辉骇然,面庞有一瞬间的扭曲,不等他挣脱对方的钳制,庞大的能量已经破体而出,一声轰鸣过后,暗室周围五里被夷为平地,形成一个圆形的深坑,箍在一起的两人在巨大的能量轰炸之下尸骨无存。

    小镇里两名最强者因内斗死的连渣都不剩,其结局令人唏嘘。

    与此同时,异世,魔教,一所破旧简陋的木头房子里,本已死去多时的一名八?九岁的小男孩奇迹般的再次睁开双眼,重回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