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三面环山,风清水秀的幽谷小镇。

    虽然已是21世纪末,但镇子里的房屋依然是古老的青砖红瓦,偶尔还有一两栋木制的小吊脚楼掺杂期间,透着浓浓的异族风情,与外界的高楼大厦相比显得极为寒碜。很明显,这是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偏远之地。

    只站在谷外的高坡略略四顾就能将这个小镇尽收眼底,可见小镇的规模何其简陋。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也只是一条简单铺就的水泥马路,没有厚厚的柏油沥青做缓冲层,水泥马路已经不堪重负,表面间或露出几条长长的裂缝。

    若以往常的眼光看,这里实在是贫瘠到了极点。然而,正坐着一辆斑驳破旧的越野车往小镇里行驶的四人却频频发出惊喜的赞叹声,显然并不这么认为。

    “大哥,和外面比,这里简直是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名小个子,娃娃脸的青年坐在副驾驶座,对正在开车的俊逸男人说道,眼里的惊喜不容错认。

    “是啊,头儿,走了一路都没有变异兽伏击,也没有丧尸游荡。要不是身上的伤还在抽痛,我都要怀疑这是在做梦!”后排一名紧紧抱着机关枪,右手缠着绷带的壮汉兴奋的附和。

    壮汉身边还坐着一名娇小女生,正趴在车门边,贪恋窗外幽静迷人的风景,表情兴奋,微眯的眼眸里溢满怀恋之情。她多久没见过这样现世安稳的画面了?她已经忘了。

    “我也没想到我这个老同学说的基地会是这个样子。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俨然是四人核心的俊逸男人盯着前方越来越接近的美丽乡镇,眼里极速闪过一道道精光,手指紧了紧方向盘,语气悠长的补充,“他信中说,这里的水质和土质还没有受到污染,地里还能种植庄稼。”

    “我擦!不是吧?这岂不是一个宝镇?”拿着机关枪的壮汉俯身,瞪圆眼睛盯着前方鳞次栉比,古色古香的房屋,眼里流露出觊觎之色。

    “确实是一个宝镇。咱们以后就在这里生活了,高兴吗?”俊逸的男人点头,语气轻快的问。

    “高兴。只是,不知道大哥你的同学好不好相处?他是这里的首领,若是他不好相处,咱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一直未开腔的娇小女生此刻忧虑的说道。

    “是啊!”娃娃脸的青年赞同的点头,随后满怀希望的接口,“不过,晓燕你放心,大哥是九级巅峰(总共十二级)金系异能者,战斗力强悍,是他们求都求不来的人才,他们一定会礼遇大哥,给大哥个头领当也不是不可能。”

    “对!像头儿这样的高手能有几个?说不定他们首领还没头儿厉害呢!况且咱们三个的实力也不弱,两个火系异能六级,一个力量系异能七级,放哪儿不是人人趋之若鹜的强者?在这里站稳脚跟是很简单的事。到时,咱们笼络住一批人,干掉这里的首领取而代之!”壮汉握了握拳,眼里满是贪婪。

    娇小的女生和娃娃脸青年听了壮汉的话,脸上若有所思,齐齐看向正专心开车的男人。

    乱世本就是强者为尊,胜者为王,既然有王者的强横实力,谁还会死守着那些无谓的道义和友情而甘愿屈居人下?掠夺最好的生存资源,踩着别人的尸体站在顶端才是末世的真理。

    被三人火热的目光盯视,俊逸男人嘴角微勾,淡然开口,“进了小镇再看吧。马良,注意小心说话。”这是变相的认同了壮汉的言论。

    三人互相对视,心照不宣的闭口,不再多言。

    接受了警卫人员的严格检查,穿过一道道精细完善的防御工事,越野车终于驶进小镇。四人原本勃勃的野心也被打击的一干二净,除了俊逸男人云淡风轻的表情未变,其他三人下车时颇有些蔫头耷脑,无精打采。

    无他,小镇里时而路过,装备齐全的警卫人员,等级最低的都是六级,七八级的更是比比皆是,带队的小队长无一不是九级高手。

    “真是令人意外,水靖轩竟然囊括了这么多高手!我到了这里,竟只能做个小小的队长!?”俊逸男人低声自语,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的脸色有些阴沉,嘴角的浅笑也僵硬起来。

    头儿心情不好,其他三人就更不用说了,束手束脚的站在原处,脸上的傲气早已消失,面上一派拘谨。

    “刘辉,好久不见!”一道清朗温润的嗓音传来,打破了四人的拘谨。四人回头,眼里齐齐滑过惊叹。

    迎面款款而来的男子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面庞俊秀,风度翩翩,皮肤如顶级的羊脂白玉,细腻到极致,漆黑的眼眸似被水浸润过,其间流转着波光鳞鳞的迷人异彩,不经意就能诱使人沉沦。

    这是一个优雅到极点,干净到极点的男人,然而,这样的优雅和干净,出现在宛若阿鼻地狱般的末世却怎么看怎么违和,让人心里升起强烈的嫉妒感和毁灭的**。

    名为刘辉的俊逸男人悄悄握紧了双拳,极力压下心中疯狂蔓延的嫉妒,脸上摆出热切而欣喜的表情,快步迎上前。他深刻的认识到,眼前的人已经不是那个处处仰赖他的卑微小学弟,也不是那个被水家厌弃,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了。

    在乱世,出生已不能代表人的高低贵贱,实力才是划分等级的最终标准。

    “靖轩,你变了。”刘辉握住对方伸过来,白玉般精致的手,用力摇了摇,放开后,语带调侃的开口。

    “哦?哪里变了?”水靖轩挑眉,俊秀到极致的面庞透出几分惑人的神采,温润如水的气质顷刻间热烈如火。

    他陡然间转变的迥异气质,令向来警惕性极高的四人出现了几秒钟的闪神。这是一个魅力慑人的男子!待收回心神,四人不约而同的暗忖。

    “变漂亮了!”稳了稳心神,刘辉语气亲昵的赞道。

    “难道不是变英俊了么?”水靖轩莞尔,淡淡解释,“水系异能者都是这样。你们外界不是称水系功法是美容功法吗?这话没错!”话里毫不避讳的自嘲立刻博得了其他三人的好感,只刘辉听闻他是水系异能者时眸子闪了闪,心理落差缓慢回升。

    众所周知,水系异能是最缺乏攻击力的异能,若不是水源接二连三的被污染,人类只能靠水系异能者提供的净水存活,水系异能者哪里能有今天这样高的地位?要知道,在末世初期,水源还很丰富的时候,由于水系异能者修炼后容貌出众,体质特殊,有自愈能力,往往会沦为强者圈养的禁脔,成为泄欲的工具。

    不知水靖轩境遇如何,又怎么当上这个首领的?刘辉不着痕迹的打量水靖轩比例完美的修长身体,视线在他挺翘的臀部滑过,心理阴暗的思忖。

    感受到刘辉略带猥亵意味的打量视线,水靖轩乜他一眼,眼瞳极快的闪现一抹冷光。若不是被逐出家族后这人曾经对他多番照顾,且是少见的金系,等级已达九级巅峰,他绝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基地所在告诉对方,并答应对方投奔的要求。

    不过,即便是对自己有恩又能如何呢?若这些人不安分,杀掉就是。怀着如此冰冷的念头,水靖轩面上却带着淡淡的热诚,将一行人迎进镇里安置。

    五人举步,朝居住区走去,忽然镇外传来一阵阵枪声,随即,凄厉的哨音响起,三短一长,循环往复,令人闻之心慌。

    “高度警戒!”各处的巡察人员奋力朝镇门奔去,打头的小队长大声呼喝,表情极为紧张。负责防务的人员十秒钟之内到达各自警戒的地点,将小镇把守的密不透风。这样森然的阵容,哪怕来一支小型军队,怕也攻不破这固若金汤的镇墙。

    看见这等浩大且秩序井然的攻防阵仗,刘辉等人白了脸,身体紧绷。

    “不要紧张。”水靖轩浅笑,“这里以前是一处苗寨,人口稀少,所以丧尸已经被清理干净,但由于是三面环山,变异兽却很多,不过都是些八?九级的小怪,很容易收拾。”

    八?九级还是小怪?四人眼神灼灼的朝水靖轩看去,心中惊骇。

    变异兽速度快,攻击力强,比同等级别的丧尸难对付很多。一个八?九级的变异兽能够瞬杀一个十级的顶尖高手,全灭一个五人,平均战力为八级的作战小队,在这人的眼里却只是轻飘飘‘小怪’两字来形容,他当这是在玩网游吗?还是说,他的级别已经高到逆天?

    刘辉垂头,极力压下最后一个猜想。世人都说异能分十二等,但是,众所周知,真正的高手最多只能达到十一级,且为数寥寥,全c国十一级的高手只有三个,个个都是盘踞一方,拥兵自重的大鳄,十二级只是世人设立的一个空中楼阁,用以向至高的强横境界致敬,至今还没有人找到通往这空中楼阁的阶梯,因此,十二级是传说中才会存在的级别。

    这样逆天的人物,绝不会是眼前这个白皙瘦弱的私生子!刘辉咬牙,心中坚定的忖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