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镇国神医陈阳林若菱 > 第578章 反话的艺术
    第578章 反话的艺术   

    几分钟后,一群身穿警服严阵以待的男子便竖着防爆盾将七零二房间门口围得水泄不通,只有一名换好了酒店工作人员服装的警员,端正的站在了猫眼之下!   

    “你好,请问需要客房服务吗!?”

    

    陈阳这时候刚好洗完澡换上了衣服,从猫眼一看是工作人员,毫不犹豫的就将房门打开了!   

    可就在这一刹那,一群警察蜂拥而入,直接将陈阳按在了地上!   

    “啊!”

    

    陈阳止不住的惊呼了一声,因为他体内的伤势还未全部恢复,哪怕是一点强烈的碰撞,都会引起剧烈的反应!   

    陈阳看着将自己按住的人是警察,先是露出了一抹意外,紧跟着就反应了过来,恐怕跟那青铜鼎有关!   

    该死的,难不成那老周真拼个鱼死网破报警了!?

    

    时间不大,一名警员便从桌子上将那尊青铜鼎抱了过来!   

    “刘所,找到了!”

    

    刘建明一看,顿时眼前一亮,“好小子,居然真敢倒卖青铜文物!给我带走!”

    

    “你们干什么!?”

    

    这时候,巨大的声响也引起了林若菱的注意,从房间一出来,就运转灵气准备出手!   

    “若菱!”

    

    陈阳吓了一跳,急忙喝止了她!   

    这些可是来执行任务的人民警察,无论如何都不能对他们动手!   

    林若菱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慌乱了起来,因为她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陈阳会被抓!   

    “可能有些误会,我跟他们走一趟,你别担心...”   

    陈阳叮嘱林若菱,但刘建明显然是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大喊一声:“居然还有共犯,给我抓起来!”

    

    一群人一听,立马将林若菱也戴上了手铐!   

    陈阳是地武部成员,自然心里有底,既然有警察上门了,他也就干脆跟着他们一起走,索性到派出所说明情况,将青铜鼎正大光明的放在手上!   

    时间不大,一群人从电梯里出来,白浩依旧等候在一楼大厅!   

    “白处长,还没等到人啊!?”

    刘建明客气的询问了一句。

    

    “恩,马上就下来了!”

    白浩脸上带着微笑,但心里却是将陈阳祖宗十八代都问候完了!   

    然而就在此时,戴着手铐的陈阳也跟着警察走出来了!   

    “刘所长,你要抓的人就是他!?

    你没抓错吧!?”

    白浩看着被押出来的陈阳,顿时一脸蒙逼,惊诧的瞪大了双眼!   

    “没有!绝对不会抓错,就是这个叫陈阳的,人证物证俱在,他是抵死也赖不掉了!”

    刘建明说的无比坚定!   

    “没错没错,他是叫陈阳。”

    白浩看着陈阳被抓,心里这个乐啊,这孙子,这回别说去家里吃饭了,估计以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了!   

    “白处长认识他!?”

    刘建明一下蒙了,他怎么知道这倒卖青铜器的贩子叫陈阳!?

    

    “认识,我就是来接他去家里吃饭的。”

    白浩满脸微笑,“但你不用考虑我,我也不知道他是倒卖青铜器的犯罪分子!”

    

    刘建明一听,浑身上下哆嗦了一下,“白,白处,他就是您亲自来接的贵客!?”

    

    “嗐,什么贵客啊,要不是我岳母是他大姨,我才懒得接他呢,他就是个开医馆的小中医...”白浩说的无比清淡,随即还摆了摆手,“没事,你们该抓抓!”

    

    白浩说的都是心里话,他就是不想看见陈阳好,当初在那么多客人面前落了自己面子,今天说什么也要折腾他一下,等他进去了,他还得再请亲戚朋友们吃一顿,让大家明白明白,到底谁才是亲戚里面最有出息的!   

    然而,就白浩这番话落在刘建明耳朵里,却顷刻间成了反话!   

    虽然心里有百般不甘,但他却也不得不摆手朝着身后人说道:“放人,放人!”

    

    “唉!?

    刘所长,你这是干什么!?

    怎么突然放人了!?”

    白浩急忙一拦!   

    刘建明一看这架势,以为白浩是想为难他,脑门上瞬间就见了细汗,不顾形象的朝着身后警员大吼一声:“我特码叫你们放人!”

    

    白浩一看,彻底怒了,上前一步就拦住了刘建明,“刘所长,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他不是倒卖文物人证物证俱在吗!?

    为什么要放掉!?”

    

    “白处长,您,您就别为难我了...”刘建明都快哭了,你这张口闭口说不让放,我敢不放吗!?

    官面上那些反话你还真以为我听不出来呢!?

    

    “我怎么为难你了!?

    我虽然身为市委治安处的处长,但向来公私分明,从不以权谋私,谁犯了罪,就由谁来承担责任,你一点面子都不用给我!”

    白浩都急了!   

    然而,白浩句句出自真心的话落在刘建明耳朵里却成了另一层意思,甚至已经有了问罪的感觉,“白处长,实在不好意思,我,我刚才考虑了一下,物证和人证还有些欠妥当,还要再调查才行,这陈阳先生,根本不是倒卖青铜器的犯罪分子...”   

    “人证需要再调查,难道物证也需要!?”

    白浩心里琢磨这刘建明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话都说成这样了,还不抓!?

    

    “物证!?”

    刘建明回头看了一眼被装在盒子里的青铜鼎,顿时身子一颤,“刚才看错了,那哪是什么物证啊,高仿的,假货!”

    

    一边说着,刘建明还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陈阳身边,抢过警员的钥匙就打开了手铐!   

    “陈先生,实在不好意思,刚才都是误会,误会!”

    

    一边说着,还凑到陈阳耳朵边,压低了声音,“陈先生,你可千万得帮我一把,晚上吃饭的时候替我美言几句,我保证,回头一准来感谢你!”

    

    要不是大庭广众,刘建明都要给陈阳跪下了!   

    这特码可是仕途啊,得罪了白浩,自己这辈子都别想往上爬了!   

    陈阳还处于一辆懵逼状态呢,就在这时候,旁边抱着青铜鼎的警员一脸不明所以的来到刘建明旁边。

    

    “刘所,那这青铜鼎怎么办!?”

    警员问道。

    

    “你确定那是青铜鼎,不是高仿的!?”

    刘建明勃然大怒,一双眼睛都快化成利剑了!   

    小逼崽子,到现在还敢给自己拆台,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那警员似是察觉到了刘建明身上的杀气,立马浑身哆嗦了一下,“报告刘所,不确定!这青铜鼎经过兄弟们鉴定,这青铜鼎连点铜锈都没有,一致认为是上周造出来的假货!”

    

    刘建明一听,瞬间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这小子给他找到了一个好借口!   

    没有铜锈,就根本不可能是文物!   

    “没铜锈!?

    假货!?”

    

    白浩不愿意相信,冲到那年轻警员身边就将盒子里的青铜鼎给掏了出来,一看上面精美的装饰和光洁如新的外表,就心里大骂刘建明是个废物!   

    这么新的东西,怎么可能是商周时期的东西!?

    

    “一群废物!”

    白浩痛斥了一句,“那还不赶紧放人!?

    还要等人家投诉咱们扬州的治安啊!?”

    

    “是是是,马上就放,马上就放!”

    刘建明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边给林若菱开手铐,一边给两人道歉!   

    “陈先生,这是我名片,您有事直接吩咐我,不用再麻烦白处长了,晚一点您用完了餐,我再来到叨扰您...”   

    刘建明不断的给陈阳许下自己还会再来拜访的诺言,希望陈阳不要在白浩面前说自己的坏话!   

    “恩,那就有劳了。”

    陈阳依旧是一脸懵逼,不过既然事情能解决,那就最好不过,随手就接过了青铜鼎!   

    “哼,运气倒是不赖!”

    白浩撇了撇嘴。

    

    陈阳假意上楼送青铜鼎,随手就将其塞进了储物戒指,刘建明目送白浩带着陈阳和林若菱上车,自己才终于踏上返回所里的路!   

    就在他刚离开江都大酒店的一刹那,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老刘,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是邓俊明兴奋的语气,他已经收到消息说刘建明已经收队了,这才迫不及待打电话过来确认!   

    “怎么样!?

    老子差点被你害死!”

    刘建明心头堵着一大堆怨气,弄死邓俊明的心都有了!   

    功劳没摊上,惹了一身骚,全特码得怪邓俊明这孙子,自己晚上去道歉,又要破费一大笔!   

    说完,刘建明就挂断了电话,吩咐身边兄弟,“以后在古玩街碰见邓俊明,给我好好盯着,要是他再敢在这惹是生非,给我好好收拾!”

    

    狗屁同学情,以后老子就没这么个同学!   

    白浩开着车,陈阳坐在后座上,时不时的朝后面瞟一眼,“你那青铜鼎是真的还是假的!?”

    

    白浩假装不经意的问陈阳,心里暗下决心,要是陈阳说是真的,他立马就报警让专业机构进行鉴定!   

    “假的。”

    陈阳淡淡的说道,“街边几百块钱买的,带回沪海镇我的医馆用。”

    

    这青铜鼎没有名字,但陈阳知道跟岐伯和黄帝两人有关,索性就给它命名为岐黄鼎!   

    白浩撇了撇嘴,没再说话,时间不大就来到了他在扬州的住处!   

    进门陈阳想直接给大姨夫看病,然后就此离开,但没想到的是,大姨夫居然被留在了医院进行手术前的常规治疗,要明天早上才能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