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盛嫁之田园贵夫 > 第518章 如此,臣女斗胆了
    南冀的情报里清楚的记录了开明帝登基的全过程,其中最让人惊讶的就是喜乐郡主的绑架满朝文武于庄府,南冀的人经过分析后一致认为此事必定她祖父所授意,但能出色的完成已经能说明这位郡主的不同。

    消息无误,容不得她否认。

    “喜乐郡主女中豪杰,所做之事天下皆惊,不必自谦。”

    面对昌禾的自信,庄喜乐只是无奈一笑,目光在场中文武官员身上扫过,“本郡主的确曾经邀请在场的诸位大人于庄府小聚,庄府建府及早占地颇大,府中的夜宴也曾文明与京都,昌禾公主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手下打探消息之人只怕是玩忽其守了。”

    昌禾嘴角一抹讥讽,恶意的开口,“可本公主得知那个时候庄府的老夫人新丧,庄府这就迫不及待邀了百官进府取乐?”

    “听闻大厉之人可是极为重视孝道的,难不成消息有误?”

    庄喜乐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这就是本郡主为何说昌禾公主消息源自于乞儿。”

    “这京都谁人不知本郡主的曾祖母是难得的高寿,福寿双全,螽斯之庆乃是喜丧,出殡之时全城百姓相送,只因想一沾其福泽,各位大人想要沾一沾很奇怪吗?”

    话音刚落就有朝臣附和,“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庄府老太太的福泽谁能不想一沾呢?”

    “是极,我等若能有庄老太太的两分福泽也是宗族之幸事。”

    “庄府子嗣之兴盛我等望尘莫及啊~”

    谁愿意承认自己曾经被绑架过呢?现在大家都是同一条绳上的蚂蚱,虽然喜乐郡主的解释显示有些牵强,但他们都认同了那就是真相!

    是以,这些朝臣十分默契的给南冀的使臣演示了什么叫‘睁着眼睛说瞎话’,什么叫‘同仇敌忾’。

    南冀的使臣嘴角微抽,看着大厉从上至下无耻至极心里纷纷生出了不好的感觉,从这喜乐郡主进京,这大厉的风向好像有些歪了。

    一位年约四十的南冀使臣站了出来,朝皇帝略微拱手,“大厉皇上,我南冀大军在站场上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本可一鼓作气拿下大厉的都城,我国的皇帝陛下不忍大厉百姓受战乱波及才答应了大厉的议和,如此看来大厉并没有我等想象中那般有诚意。”

    此话一出殿内的顿时安静了下来,大厉的朝臣心中苦涩,就算喜乐郡主能在言语上胜过南冀又能如何呢?

    形势比人强,他们终究不如南冀。

    南冀使臣昂首挺胸,神色倨傲。

    庄振庭端起酒杯目光看向了庄喜乐,兄妹两人目光相会皆是心领神会,当日庄振庭于御书房拜见皇帝后,永安王便命人送来了有关南冀的情报以供兄妹二人参详,想要的自然是扭转眼下的局势,为和谈争取更好的条件。

    兄妹两人等的就是南冀的人主动讲话题引入到战事之上,以借题发挥。

    这不,来了。

    庄喜乐扭头看向了皇帝,很是惊讶的开口,“皇上,原来是我们战败了吗?”

    战败了?

    大厉的朝臣嘴里一片苦涩,饶是镇国公奋力一搏也是当臂挡车,这场战役他们是再也没办法支撑了。

    永安王的自顾自的饮着酒水,时间太急还没来得及和这兄妹两人商议,眼下就看他们自行的发挥了。

    南冀使臣和昌禾公主都面露得意之色,能说会道又如何,说破天也掩盖不了这样的事实。

    昌禾眉头微挑,“怪不得喜乐郡主言辞犀利,原来还不知道大厉已经投...哦,不,已经请求我南冀议和了吗?”

    这位喜乐郡主如此不将他们放在眼里难不成以为自己是战胜国?

    “喜乐郡主尚未及笄,正是养在闺阁不知愁滋味的年纪,不知内情也算情有可原。”

    “到底是个姑娘家,绣绣花看看话本子才是正理,宜端庄持重才好。”

    说这话的就是南冀的美髯使臣,方才被庄喜乐落了面子还让他得罪了大皇子,逮着机会自然是要讥讽两句。

    反倒江域大皇子见庄喜乐被挤兑有了两分恻隐之心,不是他心软,而是庄喜乐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口上,目光有些不愉的落在美髯使臣身上,认为他的咄咄逼人有失南冀风范。

    美髯使臣发现了江域的目光,很快偃旗息鼓,对庄喜乐更为不喜。

    庄喜乐不恼,嘴角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漫不经心的说道:“本郡主以为两军交战看的是最后的结果,不是过程。”

    “又不是小娃儿玩的过家家,还来一个三局两胜,看谁胜利的次数多来定。”

    “本郡主可是清晰的记得本朝的镇国公在最后一战中将南冀的大军打退了五十里,退回了南冀的边界,不知这‘战败’从何说起?”

    她的目光落在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南冀誉亲王身上,“本郡主愚钝,不知道誉亲王能否解惑?”

    在场的人不论是大厉的还是南冀都已经傻了,南冀众人嘴角微抽,见过颠倒黑白的,在事实面前还强行说自己胜的人他们还是第一次见着,这大厉的喜乐郡主脸皮怎的如此之厚?

    大厉的官员开始低头沉思,或许他们的路子错了,难道他们其实有很大的赢面?

    好想知道喜乐郡主接下来会怎么说。

    南冀誉亲王和庄喜乐四目相对,在庄喜乐眼中看了熊熊战役,像是一头环视对手的猛虎,随时准备趁其不备咬下对手的一块肉。

    “本王倒是好奇,喜乐郡主如何看待胜负?”

    庄喜乐施施然的战了起来,走向场中朝着皇帝屈膝一礼,“皇上,臣女可在此畅所欲言吗?”

    皇帝心里也期待着庄喜乐接下来要说的话,笑道:“既然是誉亲王有此雅兴,喜乐但说无妨。”

    “如此,臣女斗胆了。”

    微微侧身面前南冀众人,缓缓开口,“本郡主从来不觉得是大厉败了,若是我国皇帝不顾百姓生死,这场战役谁胜谁负真的难说的很。”

    “哦,不,比起南冀只有锡老将军独领风骚,在将领这一块我大厉可以毫不自谦的说,真的是人才辈出猛将如云,赢面好似还更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