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盛嫁之田园贵夫 > 第517章 本郡主真为大皇子忧心呢
    “江域大皇子,本郡主听闻南冀的随行护卫所带的一种强弩,射程远威力强,不知可否给本郡主一观?”

    庄喜乐的话引来了场中人的目光,南冀的大皇子江域下意识的转过了头,目光落在巧言笑兮的人身上。

    庄喜乐嘴角一抹浅笑,“江域大皇子可有为难之处?”

    场中的气氛顿时有些怪异,不少大厉的大臣顿时坐直了身子准备看好戏,连皇帝的面上都带上了三分笑意,以往都是昌禾公主以女子身份偶尔出声让朝臣难以应答,南冀使臣在一旁看好戏,今日总算是轮到他们了。

    昌禾是第一次见到庄喜乐,今日的庄喜乐一身绯色的芙蓉花琉丝锦,头上梳着丫髻代表着她尚未及笄,百蝶穿花的发冠上那两只镶嵌着细小宝石的蝴蝶动无风自动,看原本就出落成少女的明艳脸庞越发的灵动。

    脖子上镶嵌红色的宝石的金项圈更显贵重,举手投足见露出手腕上的同款手镯让其整个人看起来十分贵气,竟是比燕云公主还要矜贵许多。

    昌禾问道:“喜乐郡主,他国兵刃怎么可随意观看,不过本公主也听闻大厉的三头弩威力尚可,可否给本公主一观?”

    庄喜乐的目光落在她脸上,笑道:“本郡主见江域大皇子问的如此轻易还以为南冀的兵刃可随意供人观看,至于的三头弓弩这样的利器是轻易不可能显示于人前的,不是的小气,实在威力太强要是伤害了贵客就不美了。”

    昌禾饶有兴趣的看着庄喜乐,不愧是唯一能和她一争高下的人,果然有趣。

    有些尴尬的大皇子江域自嘲一笑才,“如此倒是本皇子思虑不周。”

    南冀的使臣见自家的大皇子吃瘪顿时就站了出来,朝皇帝道:“大厉皇上,南冀和大厉即将成为睦邻友邦,既然如此南冀缺少兵刃大厉支援些许也能彰显大厉和谈的诚意和大国的气度,若是的三头弓弩威力太大,几柄刀刃可是安全的那。”

    说罢目光还很不满的朝庄喜乐的方向了一眼,所谓送佛送到西,庄喜乐又说话了,“使臣这番话显的好没规矩。”

    荣国公,永安王等一众重臣觉得今日果真是个好日子,尤其是荣国公,以往只是觉得庄喜乐一张嘴不饶人,说出来的话尤其将军手中的利刃逼的人退无可退,今日则是恨不得她打发神威,将他们不便说的话全都说了,也好找回两分颜面。

    没等使臣反驳,庄喜乐接着道:“江域大皇子方才提出一观后也觉得自己思虑不周,在此种场合江域大皇子能如此谦和本郡主很是钦佩,果真是有一国皇子的大度和气魄。”

    江域抬首,原本有些不愉心很快就舒畅起来,觉得这位大厉的郡主说的很好,再一看才觉得长相的也好,相对于有些寡淡的燕云公主,这位喜乐郡主虽未及笄却已有了美人的样子,再有两年只怕会长成一等一的美人。

    江域心中不由的有些心神微漾,接下来庄喜乐的话又让他心里有了丝丝感动,只听她道:

    “本郡主以为的君臣之道首先应当是遵从,江域大皇子极有可能成为南冀未来的储君,多年后的南冀之主,使臣如此可是没将江域大皇子放在眼里?”

    场中的使臣约三十四五,留着一缕美髯,听庄喜乐这么一说目光飞快了看了江域一眼而后面色不愉‘哼’了一声,“臣忠于南冀之心日月可鉴,喜乐郡主还是莫要信口雌黄的好。”

    庄喜乐露出恍然的神色,“原来只是忠于南冀,大皇子的脸面自然也就不重要了,哎呀,本郡主真的为江域大皇子感到忧心呢。”

    “江域大皇子一看仪表非凡,听闻还文韬武略,能被南冀皇帝委以重任来大厉和谈想来还是深受南冀皇帝的信任,这样还能被使臣无视想来也是南冀皇帝的其他皇子更为出众了,让使臣不看好江域大皇子罢了。”

    她的消息里,这位南冀的江域大皇子的文采武功都极为出色,母亲还是一国之后,不论是之声的实力还是背后的助力都一样不缺自然也就有些刚愎自用,这样的条件到了现在还没被立为太子想来心里也不舒坦的。

    她最喜欢的就是暗中放火了,管杀不管埋。

    庄喜乐的话实在过于诛心,使臣面色涨红,见江域大皇子面色已经阴沉了下来,怒斥道:“喜乐郡主,朝政大事岂容你一个女子插嘴,难道大厉如此不注重规矩。”

    “本郡主就是太过注重规矩才有感而发。”庄喜乐面色不解的问道:“若是本郡主没记错今日是皇上设宴的款待,并非在朝堂之上。”

    对比于南冀的使臣的怒气和郁闷大厉的众人心情格外的舒畅,一个喜乐郡主就将使臣打趴在了地上,这让他们感到尤为的解气。

    昌禾的面上也没了笑意,出声讥讽,“本公主听闻大厉的贵女矜贵端方,未出阁的贵女别说是在此种场合侃侃而谈就算见生人也是多番犹豫,喜乐郡主倒是于一般贵女不同。”

    “大厉的贵女自然矜贵,擅长的也不是骑射烤鱼,在闺中侍奉父母教养幼弟幼妹,出嫁后协助夫君支撑门楣打理中馈,很是让人敬佩。”

    庄喜乐漫不经心的端起茶盏,朝昌禾笑问:“想来南冀的女子也应是这般吧?”

    昌禾面上的笑意不达眼底,情报里说这位喜乐郡主十分难缠,如今看只怕情报并不属实,她何止难缠,更是十分危险,三言两语就让他大哥和这臣子有了嫌弃。

    一直没成为太子一直是他大哥的心头刺,被庄喜乐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还拉了臣子下水,只怕这事不能善了。

    “果真是曾经绑架过满朝文武大臣的人,喜乐郡主当真让人佩服。”

    大厉的朝臣纷纷端起酒杯或者动起了筷子,那是不可言说的一段经历啊。

    庄喜乐唇角扬起,“昌禾公主的消息只怕是来源是街上的乞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