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日游戏online > 225章培养与筛选,再进荒野(3更)
    费舍尔是射手,枪法很好,他可不是。

    面对这种速度不慢,移动方式诡异的侵染体,萨默尔可没信心靠那一个弹匣就打死它。

    林克也没太好的办法:“再就是觉醒者尽快提升力量,一旦掌握了某些技能,配上我给你们的特制刀剑,杀伤力更大,但会更危险。”

    萨默尔松了一口气:“没事,总比等死强。”

    林克不能同意更多。

    面对侵染体的寄生和精神控制,联盟里除他之外都是九死一生。

    看来核心层要加大操练力度,还必须提升联盟内的其他觉醒者数量。

    质量不够数量凑,靠人数堆死或吓跑对方是另一个办法。

    不过这办法就像萨默尔说的那样,总比等死强,死伤肯定不低。

    “你们回去考虑下,增加一批可以信赖的正式队员,接受特训,尽快觉醒。”他开口吩咐,然后看向卡米拉:“对了,易瑞最近在干嘛?”

    卡米拉耸耸肩:“她每天都在净化食物饮水和某些重要物资,不过离开芝加哥后,这样做好像没什么必要了。”

    林克不关心这个:“给人附加圣光呢?”

    卡米拉:“很熟练,一口气能在我身上刷五次不费力。据她自己说,可以一次性给三十人附加圣光,或者直接打开一个二十米直径的光圈十分钟。”

    林克面露喜色:“她居然已经学会圣光庇护了?”

    三人齐齐讶然:“什么,这还是个厉害技能么?”

    林克扫了他们一眼:“你以为全芝加哥出了上百名觉醒者,唯一的一个圣职者会没用?”

    三人都有点讪讪,那小姑娘天天净化食物饮水,下意识把她当成人形净水器很奇怪么。

    摇摇头,林克专门说明:“被附加上单体圣光庇佑的人,可以增强对精神攻击的抵抗力,对侵染体的攻击会附加额外伤害。进入范围型圣光庇佑的侵染体,实力被削弱。”

    “圣职者都是宝贝,以后务必确保易瑞的安全,但也尽量别让其他人注意到她,就当作底牌吧。”

    三人点头。

    ……

    浓雾之壁消失后,林克和联盟的运气似乎都很不错。

    几天监控下来,没有第二头侵染体出现,也没再发生人员失踪事件。

    一切事务都按照计划进行。

    农业专家范达尔已经开始试验新环境下,农作物的生长变化,为以后的末世做准备。

    联盟全体人员,包括妇女儿童营地的人都开始进行训练,所用方法是克劳德的狂武士训练法开头部分。

    这样会导致训练效果不佳,但林克也没奢望把所有人都培养成觉醒者,没那必要。

    他只是通过这种手段,筛选出天赋比较出众的那一拨人,再视情况培养。

    只有核心层从自己手下挑选的三十七人,获得了特殊训练的待遇。

    除了多出一部分的狂武士训练法外,他们还要接受某位华裔老中医的“中式针灸”。

    中式针灸在这个世界还是很有名的,虽然大多数人没享受过。

    在酒精消毒和针灸入体后,注射时的那点轻微疼痛没谁能察觉——反正都是趴着针灸的。

    另外,复仇之灵里表现出色,战绩出众的五十多人也享受了这个待遇,而且只要洒洒清水掩饰就行。

    她们当中也有部分不适合战斗的人员,转做了后勤。

    除了最早治疗用的两支药剂,复仇之灵的待遇与其他同岗位的成员相同,林克并没有给她们更多优待。

    那两支药剂只是他的一点善心,给一次就够了。

    倒是正式战斗队员里,受伤较重者会得到林克的药剂治疗,让他们尽快康复。

    否则这么多次战斗下来,正式战斗队员起码一大半得躺着养伤。

    林克每天东去或南下,在加拿大和美国的几个大城市里进行更细致的侦察。

    干掉随处可见的残暴匪徒,收集一些看得上眼的物资,都只是顺手。

    观察两国社会秩序,打听其官方和军方动作,以及新怪物的情报,才是重点。

    就这样平静地过了几天,时间来到了2019年8月14号上午,也就是华盛顿之斧计划的十天后。

    林克有点忐忑地将心神沉入末日游戏,选择进入荒野世界。

    下一刻眼前一花,他出现在了……前进基地中。

    基地依然空空荡荡,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刚刚亮起的苍白灯光。

    林克打量了下杰夫这个角色,发现已经恢复了“出厂状态”——只有一身卡其色作训服,其它什么都没有。

    卧槽一声,他连忙打开背包面板,看着里面的狂怒者战甲和一刀一剑,不由得庆幸:“还好上次自爆时,先把这些装备收起来了。”

    这可是神谕级材料加工出来的大师级装备,短时间想再弄一套不容易。

    确定了这事,他才看向个人面板,杰夫这个角色的重生次数已经变成了1。

    这是预料之中的代价,林克倒没太心疼。

    真把角色的三条命都丢在恐惧眼魔身上,本体说不定就被困死在浓雾之壁里了。

    取出个人终端,点亮屏幕,一连串后缀是娜娜的信息开始刷出。

    林克深吸一口气,看向最近一条信息的发送时间——是二十多分钟前。

    点开信息,上面就只有简单的一句话:“你怎么还没回来?我等了好久了。”

    见到这话,林克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蒂娜今天还有心思给自己留言,看来克劳德没事。

    吉恩?嗯,这人不熟。

    再说祸害遗千年,这老狐狸想死应该也不容易。

    勉强压下立刻恢复信息的冲动,林克开始从蒂娜最早的一条未读信息翻看起来。

    果然如他预料的一样,大战眼魔起的每一天,她都会给自己发信息。

    这些信息数量众多不说,还把他们逃离、返回的过程写成了……流水账日记。

    先是老爹重伤了,女牧师治疗有效果了,吉恩说要赶快跑了,然后他就背上老爹,四人从西面出山,再南下返回。

    带着重伤昏迷的克劳德,四人返回的路程遇见不少麻烦。

    但“大事靠谱”的吉恩还真靠谱,硬是带着父女俩和女牧师回到了这片荒漠地区。

    唯一麻烦的是克劳德伤势很严重,每天大半时间都处于昏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