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末日游戏online > 146章交换条件,我有一个女儿(2更)
    而且三体式的修炼,入门有难度,只是理论上可以达到MAX的水平,与达到MAX带着飞的游戏技能没法比。

    林克却并没有轻视毕老头这套东西,反而更加专心,跟着老头的教导叮嘱,体会其中细节。

    他是有末日游戏自动赠送的技能,其它人却没有。

    荒野世界那边,克劳德一个大号狂武士也没给女儿蒂娜弄到完整的影武士锻炼方法。

    和林克生意做得越来越大,克劳德也只说过一些基础锻炼的常识,没提过一句狂武士的具体锻炼方法。

    毕老头或许不清楚这套三体式的具体价值,但肯定已经体会它的好处。

    五十多岁的老头,一人一剑,数秒内连杀七头食人魔,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像碎骨卡特那纯粹是运气太好,生来天赋惊人,不用动脑子就自动晋升为职业者。

    毕老头却可能是勤修苦练,多年积累,等到末日降临,神性粒子出现,厚积薄发晋升职业者。

    这世上,什么样的东西最珍贵?

    对于单一的某个人而言,或许是天赋出生,因为不用努力就能站在别人到不了的终点。

    但对社会,对群体,知识才是最珍贵的。

    它可以为社会和群体提供一个持续不断的上升通道,甚至可能带动社会和群体“升维”——比如文艺复兴、几次工业革命,知识都让社会出现了巨大的进步。

    三体式对林克自己的作用不算太大,但在没有其它“同类产品”出现前,却是妥妥的“镇队之宝”,乃至“镇族之宝”。

    而在一旁指导锻炼的毕老头也从严肃→惊讶→欣喜→呆滞→麻木。

    想当初,他六岁开始学这门所谓的“家传神功”,九岁才入门,期间老爹的黄荆条子都换了几茬。

    于是毕老头问老爹,自己这入门速度算什么档次。

    老爹沉吟数秒,才憋出一句:“大器晚成?”

    毕老头记住了这句话,并为此耿耿于怀多年,直到自己教导家里的下一代修炼三体式,才感觉老爹话里有坑。

    女儿入门花了五年,其余三个侄儿几年下来连门在哪儿都没摸到,干脆不学了。

    三年入门是大器晚成,那女儿五年入门只能算“冢中枯骨”,几个侄儿大概是……骨灰渣滓?

    可惜老爹早早去世,其入门时间再也没机会询问。

    毕老头也慢慢放下了这点心结,毕竟女儿也算聪明伶俐,才能出众,怎么看也不符合“冢中枯骨”的样子。

    直到今天,亲眼见到林克锻炼三体式的进度,老爹当初那句“大器晚成”的评语又从记忆角落浮现出来。

    以毕老头的推测,林克三体式入门最多不超过三天。

    三天vs三年,那老爹对自己“大器晚成”的评语还真没错?毕老头有点怀疑人生。

    不知道到底是自己前五十年的人生白过了,还是这世界真的变了。

    林克并不清楚毕老头的心理活动,他只是花了半小时,将三体式全部走了一遍,没有任何遗漏。

    收起卧式的结束动作,他爬起身来,沉吟片刻终于问到:“老毕,你有收徒的打算么?”

    毕老头心情复杂,脸色自然不太好看:“你想拜师?”

    林克摇头:“不是,我是想问你这套东西能不能教其它人?”

    毕老头冷哼一声:“你房里那两位?”

    林克摇头:“不是……呃,什么叫我房里那两位?”

    两人交谈一直是中文,房里人这说法可不只是指房间里的人。

    毕老头冷笑不语。

    林克却突然想起今天凌晨的瑜伽训练,老头这话也不算造谣。

    但他想说的真不是这个,于是摇头:“我是说,类似开武馆收徒那种,你有没有兴趣?”

    “我看大门,你包吃住,什么都不缺。”毕老头满脸看傻子的表情:“现在让我收一群中文都不懂的老外,然后对牛弹琴,最后就为了把我家传的东西白送他们,是你傻还是我傻?”

    林克不由得以手扶额:对啊,自己的关注力全在冲出浓雾之壁上了,忘了这茬儿。

    上赶着送的东西,人家未必领情,还可能暗骂沙比。

    他不由得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片刻后脚步一停:“老毕,我感觉你这套东西应该可以拆分开吧?”

    毕老头一怔,面色严肃起来:“你觉得可以?怎么拆分?”

    林克回忆着刚才的动作,粗略演示起来:“站坐卧前面的一小部分,似乎也可以让人进入浅层次的催眠状态……呼吸和心法,也是配套的,只是效果比较差。”

    说到这里,他动作一顿,瞪向毕老头:“这本来就是专门设计好的吧?”

    毕老头满脸卧槽的表情,心中不禁再次闪过一个念头:大器晚成!老爹说我大器晚成莫非还是为了激励我么?

    留一手是古今中外的惯例,不足为奇。

    中国卖香肠的都会保留独家配方,美国卖可乐的也一样。

    但毕老头学三体式时,根本就没察觉出这点细节,还是入门后老爹告诉他的。

    林克接触三体式不到一小时,就自己从锻炼效果分析出来来。

    毕老头心情复杂地点点头,肯定了林克的推测。

    林克:“那只教这开头部分,行不行?”

    毕老头:“教来干嘛?欺师灭祖么?”

    林克无奈:“可我们需要增强实力,从这里冲出去。不冲出去,你这本事就断在这里么?”

    毕老头不屑一笑:“呵呵。这套东西在家族宗祠有留档的,不出五服都可以学,我死了也断不了。”

    林克表情莫名:“……老毕,你不厚道。”

    毕老头一怔,这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虽然学的是家里人,但也证明这套东西的保密性没那么夸张。

    在那里思索片刻,老头终于叹了口气:“后面真的是家传,我不会教给老外。”

    这确实有点强人所难,况且到底有多少效果也是个未知数,所以林克干脆点头:“行。”

    毕老头:“前面入门这点可以教,但你要答应我一些事。”

    林克:“你说。”

    毕老头:“我有个女儿……”

    林克心中卧槽:不会是托孤吧?

    毕老头:“……放心,她比你想像中厉害,而且比你大了快十岁,用不着你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