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权倾盛世 > 第718章 凤卿战争前的压力
    第718章  凤卿战争前的压力   

    西夏军营,远处西蛮关外驿站。

    

    “离墨,你倒是放心跑出来,不回去看看?”

    见离墨也离开了军营,轩辕夜这个已经离开战场回到西夏,并且在半路被阻截坠落悬崖的人,正悠哉的躲在房间里。

    

    “没按计划出牌啊?”

    轩辕夜乐了,离墨这是唱哪出?

    

    “不继续留在军营和那个叫什么南黎的演戏,蛊惑重华了?”

    轩辕夜长时间一个人窝着,有点嘴欠。

    

    离墨暗沉着气压坐在书桌前,安静的看着手中的来信,仔细思索着此次作战的方式。

    

    “说话啊,出什么变故了?”

    轩辕夜知道毒已经解了,就想知道离墨也被‘赶出来’的原因。

    

    “我杀了那个叫南黎的女人。”

    不想让轩辕夜喋喋不休,离墨指了指桌上的作战图。

    “重华没有作战经验,也不懂实战,她只知道实力碾压,否则不会对西夏军下这么多小手段。”

    

    “所以,我们还是有取胜的可能?”

    轩辕夜起身,坐在作战图前,果然收敛了全部的玩意。

    “罗刹军中的七刹本是杀手出身,武功内息虽然高强,但……不足为惧。”

    

    萧君泽有这方面的自信,不将这些人看在眼里。

    

    “对方唯一有的实力,就是人数。”

    离墨指了指罗刹军如今的阵营。

    “罗刹军在不断扩张,还有一批信奉神女的愚民,这些人……没有作战能力,但却都是无辜的百姓,若是上了前线,凤卿必然分心。”

    

    凤卿会心软。

    

    “也不保准重华还有什么后手。”

    轩辕夜这几日一直在担心,重华这个女人筹备了这么多年,不会就在这个时候输的。

    

    她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离墨抬手揉了揉眉心,这些其实都不是他最担心的。

    

    他最担心的……是阿沐。

    

    凤卿待阿沐已经像是家人,阿沐也跟了凤卿很长时间了……   

    阿沐的失踪本就是重华的阴谋,一旦战场上相遇,要让凤卿如何下杀手。

    

    这些凤卿都做不到……那就只能他来做。

    

    他会挡在凤卿身前,替她杀光所有她不忍心,却必须要杀的人。

    

    ……   

    西夏,军营。

    

    重华一直没有主动进攻,看起来好像是在耗时间。

    

    仿佛耗着,就是在消磨凤卿的耐心和西夏的军心。

    

    “不好了,将军,轩辕将军离开后,上虞的将士有了反心,他们反了!”

    

    “将军,上虞将士逃离,其他三军的将士也开始抗议……”   

    整个西夏军营看起来乱成一团。

    

    “嗯,让他们出去多跑几圈。”

    

    凤卿坐在营帐,正安心的想作战对策。

    

    华玺这人坏点子最多,让那些上吐下泻体质不好的将士门都跑出营帐,去拉练身体。

    

    军营内在秘密操练,这些人仓皇逃走的假象也属于操练的一种形式……   

    “小姐,重华会不会突然袭营?”

    楚泽担心重华沉不住气。

    

    “会。”

    凤卿点头。

    “这些残兵一逃,重华就会动手。”

    

    她怕就是在等西夏军最混乱的时候动手,彻底毁了她心底全部的沉着冷静。

    

    冷眸看着桌上的作战图,凤卿手指慢慢握紧。

    “重华没有作战经验,她刚愎自负不会听取别人的劝解,她的偷袭一定声势浩大。”

    

    “小姐,你打算如何应对?”

    

    凤卿摇了摇头。

    “做事作战,我从未惧怕过谁……可这次……”   

    这次,凤卿还是怕了。

    

    重华做了十足的准备,她这点准备不过是九牛一毛。

    “你可知,附近村落和部落都已经信奉神女,那些被愚昧蛊惑的村民游民若是上了战场,我要如何对他们?”

    

    杀了这些百姓,她将彻底失去天下人的心。

    

    没有人会知道那些都是被人愚弄的人,没有人知道重华将来的目的是为了压迫和奴役他们,彻底将他们踩在脚下。

    

    他们只知道,信神女得庇护,能保护他们的家人。

    

    若是凤卿对他们动了手,那天下百姓眼中,她便是魔,是杀人不眨眼的鬼。

    

    对此,她会彻底失去民心。

    

    “小姐……这种愚蠢之人,杀之也无妨。”

    楚泽握紧双手,他只是怕凤卿为难。

    “若是你不忍心,那便交给我。”

    

    让他杀。

    

    凤卿摇了摇头。

    “杀了他们简单,可这样的人有千千万,杀之不尽……”   

    “他们心甘情愿的被奴役,我们为了他们这种人拼搏努力,厮杀,值得吗?”

    楚泽觉得天下人不配。

    

    他们为了这些人不被奴役才与重华这般搏杀,可这些愚蠢的人……却受蛊惑,要与他们为敌,与他们敌对。

    

    “这些人也有家人,也有兄弟姐妹,他们顺势而为,甘做奴隶……”只为了寻求所谓的庇护。

    

    凤卿也是有怨言的,她不是圣人,又怎样做到毫无怨言。

    “可我们也有在乎的人,虽然只占少数,可如若重华得逞,我们,和我们在乎的人,都会被殃及。”

    

    为了自己在乎的少数人,不得已不去保护天下所谓的苍生。

    

    其实,苍生根本不需要他们保护。

    

    被奴役,被压迫,在大环境下他们毫无所知,他们以为神权之上,他们认为神权就是绝对的权利,是唯一。

    

    他们可以变得疯狂,变得没有人性,变得六亲不认……   

    只要,能有人满足他们的需求。

    

    有人祈祷平安,有人祈祷财富,有人祈求天下和平……   

    这些人的心愿便是执念,是欲望,是不可磨灭的黑暗。

    

    他们会无限蔓延,直到笼罩整个九州。

    

    而重华,将会成为可以满足他们全部欲望的,唯一的神。

    

    “想想,重华真的是个很疯狂,很可怕的女人。”

    凤卿垂眸,这样的女人……不择手段,杀戮成性。

    

    若是天下落在她手中,她身边的所有人,她在乎的一切,都将被重华赶尽杀绝。

    

    凤卿不敢想,不敢想若是战败……   

    这将意味着什么。

    

    她在乎的一切,全都烟消云散,她将无能为力,保护不了所有人。

    

    离墨,楚泽,她的孩子,西夏皇宫中等着他们回去的所有人……   

    已经为了这场战争牺牲的洛城和子婴公主……   

    还有千千万万的亡魂……   

    他们死不瞑目。

    

    手指早已经握紧到发颤,真正的战争来临,压力最大的人,是凤卿。

    

    在乎的多了,想要的多了,心所承受的重量就会越来越重。

    

    “小姐……无论如何,我都在你身边。”

    楚泽站在凤卿身后,无论发生什么,他与凤卿同生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