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武唐仙 > 第四九一章 交接韦九娘
    当然,萧业不会让太后看出自己的心思,立刻脸一沉道:“张大人,案子是我右肃政台经手,自当全始全终,况且大唐立国近百年,从无案件中途易手之先例!”

    张易之丝毫不让道:“萧业涉及此案,自当开此先例,请太后明鉴!”

    “嗯~~”

    太后沉吟道:“张卿言之有理,此案便交由左肃政台!”

    “臣领旨!”

    萧业内心暗喜,却是垂头丧气的拱了拱手。

    “萧大人!”

    这时,上官婉儿又道:“才气可否解去情蛊?”

    萧业道:“上回在汝州,那域外邪魔散布的是尸毒,而花间派下的蛊,是情蛊,直指本心,未曾试过,不敢妄言,但同为蛊毒,想必有共通之处!”

    张易之嘴角略一抽搐,萧业口口声声情蛊是花间派释放,别看太后不予表态,但是听多了未必不受影响。

    况且他也知道,萧业在朝廷的风评口碑都是一等一的,如今萧业一再提示情蛊与花间派有关,百官在潜移默化之下,必会敌视花间派。

    可是他也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嘴长萧业身上,总不能不让人讲话吧。

    上官婉儿又看向了太后。

    太后不置可否道:“情蛊之事,待周兴调查清楚再作决定,姚崇周谨,暂时居家自参,都退下罢!”

    “臣等告退!”

    众人施礼离去。

    出了殿,姚崇和周谨失魂落魄,走路都重心不稳,仿佛风一吹就要倒似的。

    他们也不是官场初哥了,听出了太后的意思。

    上官婉儿询问萧业能否拨除情蛊,存有让萧业出手救治之意,可太后没有表态,说明什么?

    显然,如果中了情蛊的只有几条小杂鱼,太后会毫不犹豫的清除,省心省力,一了百了,除非很多人都中了情蛊,全杀了会引致朝廷动荡,这时才会考虑让萧业出手。

    他们只能寄期望于大家都中了招,法不责众,才有机会活下来。

    “哎~~”

    二人双双叹了口气,相视一眼。

    是恨萧业多事,还是恨九娘使坏?

    又或者自己抵受不住诱惑,堕入温柔乡中着了道?

    没有答案!

    “走罢,居家待参!”

    姚崇连招呼都不打,与周谨离去。

    两条背景在秋日的阳光中,显得萧瑟落寞,如一对难兄难弟。

    “张大人,佩服!”

    萧业目送着二人渐渐消失,才转回头,向张易之拱了拱手,小声道:“张大人对九娘弃之如履,难道就不怕得罪庐陵王妃么?”

    张易之浑身一震,内心翻江蹈海,心里瞬间杀机大作,他感觉花间派的秘密几乎被萧业摸透了,此子断不能留!

    而且不能等到太后对萧业动手,他能看出来,太后恐怕存着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思,放任自己与萧业内斗,最终连同身后的素心宗与花间派,一起同归于尽。

    问题就出在自己恰到好处的赶来揭发素心宗,让太后起了猜疑,可是不来的话,谁知道太后会不会偏听偏信?

    他不后悔!

    指望不上太后,就自己动手,花间派也有不少元婴,找到机会,杀萧业不费吹灰之力。

    “萧大人切莫胡说,九娘明明是素心宗的妖女,与我花间派何干?”

    张易之冷冷一笑,快步离去。

    ……

    素心宗据点!

    苏小小、姒昭君与嬉阿妃高坐堂屋上首,姒彩儿与嬉莲儿侍立一旁,听着苏月儿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

    许久,苏小小道:“此计甚好,花间派毕竟被太宗重创过,几十年来,又能恢复多少?若能灭掉他一两个元婴,当让他元气大伤,为我宗死于花间派之手的门人先讨回些公道。”

    姒昭君与嬉阿妃也双双点头。

    这次的行动确实让她们意想不到,虽苍促,但思路是对的,确实是个重创花间派的好机会。

    再想到机会是萧业创造出来的,不禁心情复杂。

    嬉莲儿突然觉得自己很亏。

    姒彩儿献上了中阴妙玄经,山门里的元婴经有所获益,苏月儿也因萧业,为花间派布下陷阱,自己却寸功未立。

    “师姐,萧郎真是孝敬皇帝之子?”

    嬉莲儿忍不住问道。

    苏月儿道:“不好说,他自己不承认,试龙盘又没测出龙气,这些天来,我也没发现什么端倪,目前只是太后怀疑他,不过也可理解,太后嘛,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也许真是花间派放出的谣言呢!”

    姒彩儿美眸一转,便道。

    上首的苏小小、姒昭君与嬉阿妃相视一眼,均是暗暗摇头。

    三个弟子都在装。

    别看一个个对萧业是否龙种讳莫如深,实则心里早已认定了,很有可能炀帝龙气也被萧业夺了去。

    炀帝是真龙,当初死的突然,龙气没能回归,致使李唐龙气缺了一块,因此炀帝的龙气是真龙之气,绝非萧业本身蛟蟒之属所能比拟。

    如以素心宗特有的大接引决与萧业媾和,可以分享到真龙之气,好处极其巨大,三女必然会展开激烈的争夺。

    其实真龙之气连她们都动心,要不是辈份年龄上差距太大,她们都想把萧业抓来,与之酣畅淋漓的大战一场。

    弟子间的撕逼,作为长辈,不宜过多干涉,很快收回心绪。

    苏小小道:“我和月儿去那小子家里,我们随时联络。”

    “师尊,我们好久都没见到萧郎了,也想过去。”

    嬉莲儿与姒彩儿相视一眼,便道。

    “嗯,去吧!”

    姒昭君与嬉阿妃笑着点了点头,她们也不愿苏月儿与萧业单独相处,拨了头筹啊。

    几个女人收拾了番,去往萧业家。

    而萧业已经回了衙门,没过多久,周兴带人来了。

    “萧大人,太后有旨,本官也是没办法呐,不知萧大人准备好了没有?”

    周兴眯着眼阴笑。

    “无妨,差使谁办不是办,卷宗已经备好,来人,把韦九娘带来!”

    萧业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诺!”

    有吏员离去,不片刻,带了韦九娘。

    顿时,周兴眼珠子直了!

    虽然以他的身份地位,见识过的美人儿并不少,韦九娘也不是最漂亮的,可这女人就一个字,骚!

    媚骚入骨!

    “周大人,周大人!”

    萧业伸手,在周兴眼前晃了晃。

    “啊啊?”

    周兴回过神来。

    萧业把一份文件推过去道:“周大人,该有的流程还是要有,请!”

    周兴大略看了看,签名盖印。

    萧业又道:“韦九娘,你的案子,本官不再过问,望你去了左肃政台,好好配合周大人,或有机会重见天日!”

    “哼,妾的戒指呢,该还妾了吧?”

    韦九娘哼了声,摊出手掌。

    “谁拿了你的戒指?本官拿了么?”

    萧业理所当然道。

    是的,戒指是苏月儿拿的。

    韦九娘微怔,便妙眸含春,笑道:“萧大人不还也可以,妾曾说过,这枚戒指,是将来赠予良人的,如今落到了萧大人手里,难道不是天定的缘份?”

    “你可别瞎说,谁拿你的戒指你去找谁!”

    萧业可不吃这套,转头向周兴道:“周大人,本官好心提醒一句,这女人危险的很,还是莫要动歪心思,被吸成人干倒是小事,就怕出了差池,有再多的脑袋也不够太后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