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 第246章 腰闪了
    先前苏莺被张余抱进房间,等张余出去,她就起来换了睡衣,躺在床上打算睡觉。

    这些天她睡觉的时候,房间内一直有小喜鹊陪伴,所以睡觉也踏实,睡的也快。今晚小喜鹊不在,就她自己躺在床上,结果翻来覆去,始终无法睡觉。

    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想要上卫生间。她的卧室没有卫生间,只能走出房间到客厅这边上,当时她并没有在客厅内发现张余,见到书房关着门,估计张余是在书房里。

    苏莺也没去打扰张余,自己要去方便,怎么可能去招呼个男人。自从在这里住下之后,最初两天上卫生间的时候还知道锁门,后来觉得有点多余,就不锁了。

    哪曾想,她才方便完,正起身提小裤裤的时候,卫生间的门会被拉开。这把她惊了一跳,一下子就跌坐回马桶上。好在看到是张余,面前让她松了口气,却是不住地大喘气,“呼……呼……呼……”

    其实,这也存在一个小小的误会,那就是张余现在走路的动静特别轻。这倒不是他故意的,纯是修炼之后,不自觉产生的。

    关于这一点,张余也没有如何注意。

    此刻看到苏莺窘迫的样子,他急忙说道:“我啥也没看见。”

    跟着就将卫生间的门推上,转过了身子,又向旁走了几步。

    卫生间并没有动静,张余料想,苏莺必然十分的尴尬。自己的脸皮还算厚,所以没啥大不了。

    又等了片刻,卫生间里还没有动静,这让张余多少有点担心。但估摸着,好像也不能有什么事。

    尤其是当下,张余自己也尿急,略一思量,他走向自己的卧室。

    卧室的门是开着的,里面还亮着灯呢,张余不难看到,小喜鹊躺在床上,似乎像是打盹。而那只老鹰,则是缩在墙角,一动都不敢动。

    这可是空中霸主,飞禽食物链的顶端,可现在哪有半点霸主的气魄,整个跟一条受气虫似的。

    张余都不禁有点同情起来这个家伙,你说你惹谁不好,竟然跑去惹我们家小喜鹊,这跟找死有什么区别?活着不好吗?

    他转身进到卫生间,方便之后,人也舒服多了。提上裤子,他隐约听到外面的门响,应该是卫生间的门被拉开了。

    张余琢磨着,要不要去见苏莺,见面的话,苏莺会不会尴尬。

    心里这么想,但他还是先出了卫生间,走到了门口,偷偷去看。

    这一瞧可好,见苏莺正双手扶着腰,慢吞吞的往她的卧室走。

    一看这个,张余急忙抢了过去,关切地说道:“你怎么了?”

    苏莺听到他的声音,直接扭头横了他一眼,气鼓鼓地说道:“还不都是被你害的!上卫生间也不敲门!”

    “我……我没想到,你会在里面……那个……你腰怎么了……”张余小心翼翼地说道。

    “刚刚……我坐下去的时候……一不小心……闪到了……”苏莺鼓着腮帮子说道。

    “我扶你……”

    张余立马一只手扶住苏莺的腰,一只手扶住苏莺的胳膊。

    苏莺斜了他一眼,没有出声,任由张余扶着她缓缓进到卧室,又由张余扶着她在床上躺下。

    张余站在床头,弯着腰说道:“是不是还挺疼……”

    “你说呢……走路都费劲……”苏莺委屈地说道。

    “那……我帮你揉揉……”张余说道。

    “你会吗?”苏莺扁着小嘴说道。

    “会!怎么不会……”张余连忙说道。

    “那你轻点揉,可别给我揉严重了,明天还得上班呢。”苏莺又是委屈地说道。

    “你放心!”张余自信地说道。

    嘴上这么说,其实张余根本不会按摩。

    他帮着苏莺翻了身,上床跪到苏莺的身边,苏莺身上的睡衣十分单薄,单薄到都能够看到里面的全貌。

    跟白天一样,苏莺里面啥也没穿,只有下面的一条白色小裤裤。

    张余的双手按到腰上,隔着睡衣开始给苏莺按揉起来。

    哪怕张余不会什么按摩手法,但人腰疼的时候,这么按上几下,仍然能够缓解疼痛,让人十分的受用。

    就这么按了一会,苏莺发出舒适的喘息声,说道:“按的还不错,真是想不到,连这个都会呢……”

    “还行,这不是艺多不压身么……上次都给你按过,你当时也觉得我手艺好呢……”张余毫不谦虚地说道。

    “你倒是一点也不低调……对对对,这里……稍微用点劲……不错、不错……”

    苏莺一边说,一边指挥起张余来。

    张余按照她说的,手上不住地按揉。

    今天的张余跟之前的张余可不一样,他已经有了一定的内力,哪怕不需要刻意用力,手上的劲道也是相当可以的。

    又按了一会,苏莺就有点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这……按的实在是太舒服了……我现在觉得,我腰上一点也不疼了……整个身子骨好像都轻了……”

    “那是必须的,我的手法,可是得到名师指点,一般人我都不稀罕按……”张余笑呵呵地说道。

    “德性……”

    若不是背对着张余,苏莺直接就能送给他一个白眼。

    她跟着低声说道:“让你按的,我还有点困了……我看这以后啊,得天天晚上让你来给我按按……”

    “没问题……为苏总服务,义不容辞……别说光是按腰了,浑身上下都按上几遍也没问题……”张余立马接茬。

    “想得美……”苏莺轻啐一声,“还浑身上下……”

    “我这不是要体现出我的服务态度么……肯定不是占便宜……你要是肩膀难受……腿不舒服……我其实都行……”张余笑呵呵地说道。

    “我原本肩膀还没不舒服,要你这么一说,还突然有点不得劲了……要不然,便宜你了,都给我按按吧……”苏莺得意地说道。

    “遵命!”

    张余这就上手,开始转移阵地,按揉起苏莺的肩膀来。他从上到下缓缓地按揉,过了能有二十分钟,苏莺就发出均匀的呼吸,似乎已经睡着了。张余又按了一会,同时故意跟苏莺说话,发现苏莺没有作答,看来确实是睡着了。

    既然这样,张余也没有继续按,拿过被子给苏莺盖上。哪怕是夏天,他也担心苏莺着凉,随后才出了卧室。

    张余先前就困了,到了客厅,人一躺到沙发上,很快就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