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垂钓系统 > 第30章 完整版阴阳五行针法
    跟张卫东他们聊了几分钟,李昊和张雅欣结伴离去。

    “早点回来吃午饭。”周慧笑道。

    “知道了。”张雅欣点了点头。

    漫步海棠别墅区,李昊问道:“这里的房价多少?”

    “刚建好的房子,听说每平方米涨到两万八了。”张雅欣回答道。

    “我们去买一栋,怎么样?”李昊提议道。

    在这里买房子,以后也方便一点。

    有时喝了酒,也有地方住。

    晚上住在张雅欣家,明显不太方便。

    在海棠别墅区买了房子,锻炼身体的机会更多。

    村里自建的别墅,他已经拿到房产证。

    现在买房免契税,能省不少钱。

    “你还有多少钱?”张雅欣诧异的问道。

    “八百多万。”李昊笑道。

    来到售楼中心,看了看一栋栋别墅。

    李昊买了一栋占地面积两百七十五平方米的别墅。

    讨价还价一番,买房只用了七百五十几万。

    “地砖和墙面都装好了,买些家具和电器,就能入住了。”张雅欣笑道。

    趁热打铁之下,他们又去买了家具电器、锅碗瓢盆等物。

    去十八号楼吃了午饭,李昊和张雅欣回到一百三十五号楼。

    尽情锻炼了一阵身体,身心俱爽的李昊,驾车回到李家村。

    看了看时间,他没有驾船出海,瞧了瞧正在装修的房子。

    “只剩五十几万了,装房子还要二十几万。”

    拿着鱼竿来到海边,李昊刷了一阵钓鱼数。

    禁渔期结束之后,到处都是渔船,近海的鱼虾蟹快速减少。

    海边那些杂乱的礁石之中,还有不少逃过网捕的鱼虾蟹。

    回收钓鱼数,与鱼虾蟹的大小重量没有关系,指头大小的鱼虾蟹,是一点钓鱼数,几百上千斤的大鱼,同样是一点钓鱼数。

    从海边钓到江边,前后三个多小时,李昊赚了四千多钓鱼数。

    有人靠近的时候? 他刷钓鱼数的速度,也就慢了下来。

    若非如此? 以他现在的能力,一个小时就能赚一千八百多钓鱼数。

    “一万三千多钓鱼数,周围也没什么人。”

    确认四周无人,李昊开启无限垂钓。

    “这是什么鱼?好像不是当前世界的。”

    “回收成钓鱼数只有一点,不如回收成炎黄币。”

    不认识的东西? 最好不要吃。

    没有万毒不侵的能力? 李昊不想为了口腹之欲,去测试未知鱼是否有毒。

    一念之间? 十几斤的陌生鱼,就被转化成炎黄币。

    “二十几万? 这也太值钱了。”

    平复心情,继续无限垂钓。

    “半斤多的石九公,二十几块钱。”

    “一斤多的青斑? 不到三十块钱。”

    “二两多的赤甲红? 卖不了几块钱。”

    突然间? 李昊钓到一个拳头大小的青色光球。

    欣喜不已的他? 伸手抓向光球。

    光球化为一股信息,出现在他脑海之中。

    “阴阳五行针法?上下两册? 运气来了? 挡都挡不住。”

    医经上册为诊? 下册为治? 阴阳五行针法属于治的范畴。

    “针法上册治疗普通人? 下册可以治疗修炼者?”

    “使用下册的针法,需要掌握阴阳五行之力?”

    “领悟医经上册和阴阳五行针法上册......”

    摇了摇头? 不再瞎想的李昊,关掉无限垂钓。

    运气不可能一直都好,剩下的三千多钓鱼数? 他打算留着。

    “二十七立方米的储物仓库,暂时够我用了。”

    储物仓库是一个长宽高三米的空间? 首次使用一万钓鱼数可以将长宽高增加一米,第二次将长宽高增加一米,需要十万钓鱼数......

    一直钓到五点,李昊拿着东西回村。

    “怎么只有这么点?”李洪书问道。

    “今天没出海。”李昊说道。

    “也是,你一年的代言费,就能收到五百万。”李洪书笑道。

    “五爷爷,交了税,只有两百多万。”李昊说道。

    “要交两百多万的税?”李洪书愣了愣神,称重算账,又道:“一共两百二十九,给你两百三。”

    “月收入五千免税,年收入超过六万不到九万六,超过六万的部分,交税百分之三......”李昊说道。

    “现在越来越严,逃税只要被抓到了,就没有好下场。”李洪书叹息道。

    顺了一罐火牛,李昊几口喝完,空罐入桶,快步回到家里。

    晚辈占长辈便宜,那是天经地义的事。

    多的不说,隔房五爷爷这几个月,在他身上至少赚了两万多。

    鱼获多的时候,李洪书一次就能‘剥削’李昊几百。

    口渴的时候,拿罐饮料,又算得了什么?

    隔房五爷爷多次喊他要喝水自己拿,他自然不会假客气。

    “吃饭了。”魏颖喊道。

    李昊走进厨房,左手端着腊肉,右手端着空心菜。

    上次去千山府的时候,大舅和二舅都给了他们不少腊肉和风吹肉。

    二师兄的肉,用盐水腌制,风干之后,就是风吹肉。

    把盐水腌制过的猪肉,晾干一段时间,再用烟熏一番,就是所谓的腊肉。

    一荤一素一个汤,都是李昊喜欢吃的。

    李昊想了想后,没告诉父母,他在三江城买了房子的事。

    首先,父母他们不会去三江城住。

    其次,不告诉父母,能减少一些麻烦。

    李昌全问道:“你问雅欣没有?”

    “问了,她说等两年。”李昊回答道。

    他今年二十四,两年之后,也才二十六。

    张雅欣今年二十三,等两年也只有二十五。

    “那就等两年吧。”李昌全点了点头。

    吃了饭,李昊洗了碗,上楼站桩,继续琢磨医经上册的内容。

    医经上册没有研究透彻之前,他不想揣测阴阳五行针法上册,至于针法的下册,他都没有阴阳五行之力,自然是练不成的。

    治病救人,诊在前,治在后。

    诊断都没练好,就去学习治疗,极有可能出现意外。

    比如,同样都是发热,别人的病因是消化不良,你当成病毒感染,能治好吗?

    能够引起发热的疾病有很多,消化不良、细菌感染......中暑。

    李昊觉得先把医经上册悟透了,再学阴阳五行针法上册也不迟。

    下楼洗了澡,回到房间,躺在床上的他,又和张雅欣聊了起来。

    “明天有空吗?”李昊问道。

    “有。”张雅欣回道。

    “我们出去海钓几天,怎么样?”李昊问道。

    “又想做坏事了。”张雅欣没好气的说道。

    “明早我去接你。”李昊说道。

    “嗯。”张雅欣应了一声。

    凌晨五点,李昊来到江边练武。

    七点回家,洗澡换衣服,驾车前往海棠别墅区。

    接了张雅欣,一起吃了早饭,买了一些食材。

    临近九点半的时候,他们开着战鱼号出海。

    来到四处无人的海域,挥汗如雨的锻炼了一阵身体。

    夫唱妇随的做了几道菜,郎情妾意的吃了午饭。

    晒了晒太阳,拿出渔具,有说有笑的钓鱼。

    下午运气不咋样,钓到一百多斤不值钱的鱼。

    吃了晚饭后,休息片刻,一起练习易筋经。

    练了十几遍易筋经,李昊转修锻骨经......洗髓经。

    打了几十遍八极拳,拦腰抱起张雅欣,直奔船上的浴室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