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无限垂钓系统 > 第28章 深海几日游
    蹭了一顿晚饭,吃饱喝足的李昊,驾车回到李家村。

    站着混元桩的他,一边琢磨医经上册,一边和张雅欣聊天。

    洗澡睡觉,凌晨五点,再次来到江边晨练。

    换了一身衣服,驾车来到海棠别墅区。

    “走吧。”张雅欣将旅行袋放在后排。

    李昊开车回到李家村,驾驶战鱼号出海。

    张卫东和周慧早就不反对他们在一起了。

    “这船好像变大了一点。”张雅欣诧异道。

    “怎么可能?”李昊装傻充愣。

    “可能是我看错了。”张雅欣摇了摇头。

    “我教你开船。”李昊笑道。

    “嗯。”张雅欣坐在驾驶位。

    淡雅的幽香扑鼻而入,气血充盈的李昊,手把手的教她开船。

    来到水深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战鱼号,有说有笑的钓着鱼。

    临近中午的时候,张雅欣走进厨房做饭。

    有一个厨艺精湛的母亲,她的厨艺同样很好。

    看着厨房里的绝美厨娘,李昊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成就感。

    鱼饵的附加属性,并没有多少,上午钓到的鱼不多。

    吃了午饭,二人坐在甲板上休息。

    “给我擦一下防晒霜。”张雅欣笑道。

    “嗯。”李昊求之不得。

    钓了一下午的鱼,郎情妾意的吃了顿晚饭。

    “我去洗澡。”张雅欣说道。

    “一起。”李昊话音一落,拦腰抱起对方,直奔浴室而去。

    ......

    一觉睡醒,晨练一番,吃了早饭,坐在一起钓鱼。

    “笑什么?”张雅欣白了他一眼。

    看着肤若凝脂、貌若天仙、洁白无暇、丰盈苗条的对方,李昊赞道:“真美!”

    “哼,流氓。”张雅欣心有余悸的冷哼一声。

    上调附加属性,鱼虾蟹汇聚成群。

    “我没力气了。”张雅欣放下鱼竿。

    精力充沛的李昊,依旧狂拉不断。

    或许是运气太差,钓到的鱼,价值都不高。

    “是鲨鱼,快切线。”张雅欣叫道。

    李昊连忙放线,等看不到鲨鱼的时候,直接回收成炎黄币。

    “脱钩了?”张雅欣问道。

    “嗯。”李昊点了点头。

    钓到的鲨鱼大约一千斤,系统回收价只有一万多。

    鲨鱼最贵的是鱼翅? 每斤鲨鱼肉大概十块。

    以为钓到值钱大货的李昊,发现自己空欢喜一场。

    鲨鱼肉的价格不贵? 鱼翅数量太少,整体价格贵不起来。

    一个个鱼鳍穿破海面,在不远处转来转去。

    张雅欣急道:“鲨鱼群来了,我们快走。”

    “你来开船。”李昊神情淡然,战鱼号整体强度增加了五倍? 强度已经远超航空母舰? 区区几十条鲨鱼,岂能伤到战鱼号分毫。

    张雅欣驾驶战鱼号? 速度如飞的远离鲨鱼群。

    看着眼前的佳人,李昊默默消化医经上册。

    前世的他? 痴迷练武,今生的他,喜欢中医。

    如果没有无限垂钓系统? 他肯定会医武双修。

    哪怕有了无限垂钓系统? 他也不会放弃武道和医道。

    亲人生病之时? 自己无能为力的感觉? 他不想继续体验了。

    医经上册的内容,都在脑海之中? 他可以一字不落的背诵下来。

    记不记得住是一回事? 能否理解又是另一回事。

    学以致用才是王道? 学了不会用? 无异于浪费脑容量。

    只要有空? 李昊就会琢磨医经上册的内容。

    “这位置怎么样?”张雅欣问道。

    “就这里吧。”李昊点了点头。

    张雅欣钓了大半小时,再次放下鱼竿。

    李昊一竿又一竿的钓个不停? 不时脱钩一次。

    “你不会累吗?”张雅欣好奇的问道。

    “我恢复力很强,早就恢复过来了。”李昊笑道。

    “你没擦防晒霜,怎么晒不黑?”张雅欣岔开话题。

    “可能是练武的原因。”李昊想了想后道? 他也不确定是因为练武,还是因为锻体丹? 对于想不通而又不重要的事,他都懒得去想。

    “你教我练武,怎么样?”张雅欣问道。

    “行。”李昊点了点头。

    放下鱼竿,他开始教她易筋经。

    练过瑜伽的张雅欣,轻易练成易筋经大部分动作。

    在李昊的帮助下,她的易筋经顺利入门。

    “感觉跟瑜伽差不多。”张雅欣笑道。

    “有什么差别,多练一段时间,你就知道了。”李昊没有细说。

    很多事与其解释,还不如让别人自己感受。

    不亲身感受一下,怎么知道有些什么差异。

    吃了晚饭,李昊练了练武,洗了一个热水澡。

    搂着张雅欣的纤腰,热血充盈的睡了一晚。

    一觉睡醒,晨炼一番,走进厨房煮了两碗面。

    “厨艺还不错。”张雅欣笑道。

    “比你差远了。”李昊有自知之明。

    “以后我给你煮饭。”张雅欣笑着说道。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李昊会心一笑。

    “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张雅欣似笑非笑。

    “我也没说要娶你。”李昊不甘示弱。

    “胆子不小,竟敢调戏我。”张雅欣怒道。

    “女王饶命。”李昊煞有介事的求饶。

    吃了饭,洗了碗,二人又开始钓鱼。

    按照战鱼号最初的油耗,前天亏了,昨天也亏了。

    算上那些‘脱钩’的鱼,昨天赚了两万多,前天赚了三万多。

    “那里有一艘油船,听说海上加油便宜,要不要去加点油?”张雅欣问道。

    看了看远处的油船、渔船,李昊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这次占了便宜,下次又想占便宜,时间长了,早晚都会被抓到。”

    回去加油,每升五块二,在海上加油,每升三块上下。

    按照每升五块二的价格,战鱼号加满一次油,需要三万七千多。

    在海上购买每升三块的油,战鱼号加满一次油,大概能省一万六千左右。

    账户余额还有四百六十几万的李昊,并不是很在乎一万多块钱。

    节约一万多油费,落个偷税漏税的帽子,他觉得划不来。

    强化之后的战鱼号,行驶一海里,油费九块多,已经足够便宜了。

    “在海上加油要被抓?”张雅欣神情疑惑。

    “海上的油之所以便宜,主要是没有上税......”李昊说道。

    “原来是这样。”张雅欣恍然若悟。

    半个小时后,战鱼号停了下来。

    体力恢复的张雅欣,再次拿着鱼竿垂钓。

    半个小时后,汇聚成群的小鱼,被一条条大鱼吓跑。

    “旗鱼。”张雅欣惊喜不已。

    “小心点,这东西很危险。”李昊说道。

    “危险?”张雅欣不解道。

    “旗鱼又名剑鱼,明白了吗?”李昊不知道她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

    “我钓到旗鱼了,怎么办?”张雅欣问道。

    “我来吧。”李昊接过鱼竿,附加系统之力。

    强劲的力道随之传来,体型庞大的旗鱼四处乱传。

    施展千斤坠的李昊,落地生根一般站在船上。

    几分钟后,旗鱼一跃而起,直奔甲板飞来。

    李昊拉着张雅欣避开,旗鱼狠狠地砸在甲板上。

    “咔嚓。”一声响起,旗鱼的长剑应声而断。

    “不是说它能刺穿钢板吗?”张雅欣疑惑道。

    “可能是它得了骨质疏松。”李昊随口说道。

    “骨质疏松?亏你想得出来。”张雅欣忍俊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