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其他小说 > 从斗罗开始做女神 > 第一百八十四章 切磋 墨冰(白子画)的震惊
    “千骨姑娘但说无妨。”墨冰听到花千骨有求于他很爽快的说道。

    “就是我也练习了很多年的剑法,但是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怎么样,爹爹和弟弟和我对练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们一直在对我放水,所以墨大哥你能不能和我对练一下。”

    “放心,点到为止的那种我不会下死手的。”花千骨害怕墨冰听后反悔,有特异说了一下,这不说不要紧,一说出这话把墨想要对练的心给激起来了,自己堂堂长留上仙虽然被封住法力,可是自己却被一个女子担心实力不足,这怎么能忍。

    “小骨姑娘不必担心我,全力而为就好!”墨冰拔出自己的剑对着花千骨说道。

    “那好吧,墨大哥请多多指教!”花千骨看着对方“战意满满”的样子也不扭捏,右手手指上碧蓝的戒指发出亮光一把通身雪白的长剑出现在花千骨的手中,墨冰惊讶了一下但随即又释然了,看样子应该是储物袋。

    花千骨手持长剑,右脚踏出手中长剑顺势而去,转眼之间便来到了墨冰的面前,碰!墨冰有点惊讶,没想到看上去非常瘦弱的女子,居然有这样的速度,但是墨冰冷静了下来,在千骨马上刺向他的时候用剑横在身前挡住了千骨的攻击。

    “不愧是墨大哥,但是真正的比试现在才开始!”随着花千骨的声音落下,千骨手腕发力手中的剑从墨冰剑身划开,从另一个角度砍向墨冰。

    “如此刁钻的方向,千骨姑娘到底是学的什么样的剑法,剑路如此的诡异!”墨冰心里暗道,心里已经收起了轻敌之意,开始放手迎击,小骨看着自己一次次的攻击都被墨冰轻松化解,自己却被墨冰这以守为攻弄得节奏都乱了。

    “可恶,墨大哥小心了,冰雪剑法第一式——寒气斩!”小骨借助院子旁边的树,一步踏到半空中,浑身散发着微弱的寒气,小骨调动自身寒气凝聚在剑刃上,朝着墨冰挥出,一道由寒气凝结而成的剑气袭向墨冰。

    “没想到千骨姑娘如此年轻便修炼出了法力,但是你的经验还是太浅了。”墨冰说完便消失在原地,寒气斩打在地面上掀起一阵尘烟,小骨落了下来,四处寻找着墨冰的身影,但正当她寻找的时候,一个身影出现在她身后,举起剑架在了花千骨的脖子上。

    “墨大哥我输了~!但是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花千骨知道身后的就是墨冰,便举起手认输道。

    “千骨姑娘的实力已经非常优秀,但是经验还是不够,姑娘你一共犯了两个错误。”墨冰听见花千骨问他,便说道。

    “什么错误,墨大哥但说无妨!”花千骨虚心问道,毕竟人家的实力明显比自己高啊,爹爹说过遇到自己不会的就要虚心求学。

    “第一:是千骨姑娘在施展剑诀的时候太过于......夸张,再施展坚决的时候不必大声喊出招式的名字,这样只会让敌人知道你的要攻击了,非常好躲避。”墨冰说出来的时候有点不知道怎么形容。

    “啊?!可是爹爹和娘亲说招式喊出来可以显得霸气一点,而且很帅气啊?难道这不对吗?”小骨有点纠结地问道,到底是爹爹娘亲说的对还是墨大哥说的对啊,两方好像都有一点道理的样子。

    “咳咳咳~千骨姑娘我也不好妄自揣评令尊,但是论常识来说,喊出招式的名字也是不对的。”就算是墨冰这样的冰山脸,也有点开始冒出吸汗来。

    “哦!知道了墨大哥,以后我尽量控制一下。”小骨略加思索了只会回答道,可是这怎么肯能是一朝一夕能改掉的习惯,这也怪唐念银和雪帝,两个人都是厨二病晚期了,竟然还教坏了小骨。

    “第二个就是方向问题,小骨姑娘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你认为在释放远程法术的时候从高处攻击效果会很好。”墨冰有说道。

    “对啊,难道不是吗?”小骨疑问道、

    “的确,从高处释放很有可能击中对手,但如果对方有一些经验,就可以从多个方向进行躲避,甚至趁机近身击败你。”墨冰又说道。

    “啊.....居然是这样,那墨大哥这样的时候应该怎么办才好?”花千骨又问道。

    “应该这样...................”就这样两个人一直聊了很久,终于担心姐姐的唐洛白忍不住,直接冲进屋内把自家姐姐拎了出来,再不出来一会儿天都亮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成何体统。

    花千骨看着弟弟稚嫩的脸上流露出那一丝不爽,笑着跟墨冰到了个别,就去哄着生气的弟弟了,毕竟自家弟弟那么可爱的,要是惹生气了以后想要捏捏那张非常有手感的脸不是没机会了,毕竟收到唐念银的影响也是一个轻微的弟控了。

    -------------分界线---------------

    “相公,你说我们直接走会不会让小骨和小白生咱们的气啊?”正当唐念银和唐洛白睡觉的时候,唐念银和雪帝行为偷偷摸摸的走出了家门。

    “没事的,要是走的时候和他们说,我怕你又舍不得了。”雪帝摸着唐念银的头说道,从雪帝手心传来的温度让唐念银感到安心,心里那一点担心也消失的无形无踪,牵着雪帝的手两个人救消失在了门口。

    这一切房子里的三人都不知道,唐念银和雪帝就在几个人睡觉的时候默默地走了,两个人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鬼知道两个人等这一天等了多少年吗,终于可以放开手好好玩一玩了。

    --------------------------------------

    中午,三个人都醒了过来,围绕在一个桌子旁边,上边又一封信。

    唐洛白首先拿起信封从下边拆开,并看了起来。

    “亲爱的小骨小白,之前我们就和你们说过要去游玩了,因为害怕你们第一次离开我们会不舍,所以我们还是决定提前出发,原谅我们的不辞而别,还有就是小骨的救命恩人,如果可以的话请帮忙照顾几天我们家这两个不成器的孩子。”

    “当然这枚戒指里除了小骨的生日礼物之外,这个储物戒指就当是我们照顾的费用,可以的话就拜托了,小骨和小白等到了蜀山学艺的时候要好好照顾自己哦,还有一件事,提前3天祝我们的小骨生日快乐!——爱你们的爹爹娘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