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永夜黄庭丹主 > 第二十九章 炼制疾病天赋丹
    “加点石灰粉,加点楠木根,放入断手,再来十毫升的水,然后两块压缩饼干,灵丹火保持七百度文火……”

    伤了人的陈今并没有逃跑,他反而在宿舍内炼制丹药。

    目前丹方次数x4。

    他使用了一张丹方,获得了一颗极其特殊的丹药。

    ……

    疾病天赋丹:食用获得疾病之体,可掌控疾病。

    “是否升级?”

    当前经验值514/640。

    刑也的断臂里面蕴含有他的血液,但是陈今用其血液炼丹,竟然琢磨出这种可怕的丹药!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整个庇护所都会疯狂,一枚丹药就能让人获得特殊觉醒能力。

    这小小一枚丹药,不知道能改变多少人的命运!

    可惜刑也的断臂只有一只,要是再来一只他又能提炼出一颗疾病天赋丹,如果是整个人他就能……

    “我这想法,是不是有点危险?”

    陈今摸着自己的下巴沉吟,他只是提炼出其中的血脉……应该没问题吧。

    正沉思着,宿舍门忽然被打开了。

    “砰!”

    冰冷的铁门从外打开,一队身穿已经泛黄衣服的战士们鱼贯而入,枪口精准对着陈今。

    “陈今,辅助系特殊能力者,今早于C大区十三宿舍区发生斗殴事件,影响极其恶劣蔑视庇护所法律,现在抓捕!”

    该来的,始终会来。

    陈今很淡定,他直接站起身道:“不用你们抓捕,我自己走。”

    “带上手铐!”一名战士拿来手铐给陈今带上,却不想陈今微微用力,手铐就被扯断。

    执法战士们一愣,看了看陈今的铭牌:“你不是辅助能力者吗?”

    “辅助能力者力气就不能大点了?”陈今嗤笑,他可以确定这些战士都是普通人,这么近的距离他完全可以秒杀他们。

    但他并没有这么做,当陈今听到艳姐威胁说要被发配去地面搜寻物资时,他就决定了。

    基地的物资不再足以供养他的成长,他需要更多,更多。

    光是每天领取的物资已经不够他的成长。

    一想到“上面”这类人,陈今就知道自己的渺小,还得提升实力,必须尽快强大起来。

    此时的外面不知道温度到底有多低?

    庇护所陈今已经轻车熟路,他被挟持着弯弯绕绕来到一间破败的室内。

    中途没有碰到任何熟人,很遗憾。

    这破败室内要冷得多,空调倒是没坏,主要是室内瓷砖被打破,看到有斑驳干涸的血迹,还有裸露被冰冻的墙面。

    墙面后方就是隔热层与冻土。

    冰冷冷的铁栏杆缝缝补补,看得出经历过严重破坏。

    审讯室!

    战士押解陈今来到这里,让他进去。

    至于推是推不动的,只有枪杆子才最管用。

    审讯室内,隔着铁栏杆对面坐着三个人,另一边还坐着燕姐等人。

    那三个人一个看书一个闭目养神,只有最中间的那人在审视陈今。

    扫视两圈陈今发现刑也不在,或许还在救治当中吧。

    “就是他,就是他打得我们!”

    艳姐等人看见他后叫嚣:“陈今,你废了我们的手,这辈子我和你不共戴天!”

    “陈今啊陈今,你够狠,但是你敢在这里狠吗?有种再废了我一只手啊!”

    “肃静。”

    铁栏对面中间那人开口,顿时艳姐等人偃旗息鼓不敢叫嚣。

    她们很怕这个人,这位可是庇护所内的实权人物,一旦动怒杀了你都没有扔管。

    陈今懒得看她们,惹急了通通拿去炼丹!

    中间那人翻阅着陈今的文件,仔细查看,然后抬起头道:

    “你是黑暗天幕几天后来的庇护所,特殊能力是炼丹。”

    看似询问,但语气已经是确定无疑:“我们掌握到你会炼制稻香丹,食用一枚能增加一个人十分之一的力气,一正常人的标准来算。”

    陈今面无表情:“这些你们都知道,金一书他们也知道,你不用卖关子可以直接说。”

    “让我说完,我是审讯官,这些是必要的定罪流程。”

    “况且,你以为金一书能吓到我?他也只是个小角色而已,呵呵。”

    陈今不作声,看来金一书的分量不够重。

    “根据资料显示,你现在的力气比艳姐等人都要大,速度更是远超一般肉体系特殊能力者,怀疑吃下大量的稻香丹与另外一种丹药。”

    “而这些炼丹的材料你都没有,只能是从庇护所贪腐出来。”

    “再根据今早的斗殴事件,我们现在判定你有两条罪状:

    一:贪腐罪,贪墨庇护所粮食,谋取私利。

    二:斗殴伤人罪,导致艳姐等人受到重度伤害。”

    “你有没有异议?”审讯官询问。

    陈今摇了摇头:“一般来说是没有异议,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身审讯官王锋一怔,反问自己?现在是他在询问陈今,还是陈今在审讯他?

    这样的特殊能力者王锋还是第一次见,非但不害怕,反而还要反问自己还怎么审判他。

    要知道以前来的特殊能力者哪个不是千万般不愿意,还要反抗,最后哪怕嘴上服了心里也不服。

    从这间审讯室的伤痕累累就能看得出来。

    现在,他要怎么审判陈今呢?

    这个人好像还获得了一个炼丹大师的称号,暗地里售卖了不少稻香丹,哪怕是自己也略有耳闻。

    无他,稻香丹丹如其名,真香!

    他突然对这个年轻人感兴趣了。

    王锋轻笑问道:“那么你以为我要怎么处罚你呢?”

    他把这个皮球踢还给陈今,想看看他怎么回答。

    此时,王锋左边看书的那人慢慢抬起头,他眼睛好像有些发白。

    就像……一个死人的眼眸似得。

    “王锋,得按规章办事,放水得多了上面会不满意的。”

    “我会怕他们呵呵,谁后面没有人?”王锋呵斥一句,继续盯着陈今。

    而那人脸上闪过一丝僵硬的无奈表情,重新闭上了眼睛假寐。

    按照陈今的罪行,最低都是要发配去挖一辈子地下通道背土渣的。

    但是考虑到对方特殊能力是炼丹,那么稍稍减轻罪名,可以减刑至三年。

    从一辈子到三年,就是他审判官一个心情一个念头的事,可王锋表示高兴,任性。

    谁知,陈今语气不变的说:“听说严重的罪名是派遣去地面搜寻物资,这是哪一级别?”

    正在进假寐的那人陡然睁开眼,而正在看书的人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你想去地面?”王锋双手交叉凝视陈今,目光里仿佛有刀子要刺入人心。

    “为什么?”

    他目光闪烁:“庇护所内有食物,有水,有温暖的住所,你不待在庇护所,反而想去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