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永夜黄庭丹主 > 第六章 黑暗天幕真的这么简单?
    大杂丹整体属性并不是很好,但它有个特别的效果,那就是短暂提升一倍综合属性。

    陈今挑眉,吃下这颗大杂丹他的身体属性会暴增一倍,那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那简直是……

    一加一那么简单……

    开个玩笑,陈今并没有被零点二的力气诱惑,他把这枚丹药小心的贴身放好,以保证随时都能吃到。

    关键时刻,它可以救命!

    接下来,陈今点击了经验值之后的升级。

    “嗯?”他眼睛先是迷惑,随后便是震撼!

    “获得一次自创单方机会。”

    当前经验值:一品丹徒:1/20

    苦于现在没有材料验证,否则陈今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换了衣服背上背包,另一边张老爷子一家也准备好了,除了火气符之外,老爷子硬是失败很多次后又画了一张神兵符出来。

    “张老爷子,小今,好了没有?”

    门外有人敲门时陈今就把堵在门上的不少重物全部移开,楼道里灯光一闪。

    这是刘叔在确认人数。

    借着这一闪,陈今看到刘叔身后还有不少人都挤在楼道当中,粗略一算有十几二十人。

    并且这些人陈今大部分都认识。

    有四楼的李叔一家四口和笑笑姐,有五楼的两家三口子,他家对门的黄叔叔,二楼做面点的陈师傅三口子。

    甚至还有六楼租出去屋子的两个小年轻,二十多个人挤在楼道就显得十分拥挤了。

    这几乎是一整栋老楼里面的住户,显然没有人愿意继续守在人去楼空的大楼中。

    他们裹着厚厚的棉袄与保暖衣,有的拿着铁棍,有的拿着砍刀,各式各样的武器。

    像是陈今这样拿着菜刀的也不少。

    只是别人可没有拿着他这样厚重的宰骨菜刀,都是平时切菜用的而已。

    “走了,走了,大家出发了,大人看好自己的孩子,记住,谁都不要开灯,会害死所有人!”

    刘叔再三告诫:“两三天了,大家也都知道那些怪物会被灯光吸引,我希望大家不要犯错!”

    “知道了刘叔。”有人应和。

    “刘叔快走吧,我感觉出来这么几分钟就快要冷死了。”

    “我刚才看温度检测仪,竟然显示外面已经零下九度了。”

    人们众说纷纭,但很快由刘叔带头,大家一起下楼离开。

    呼……

    一阵冷风吹来,楼下一颗长青的松树发出卡擦咔嚓崩裂的声音,掉下不少冻得坚硬的松针。

    “哎哟。”

    有人摔了一跤,然后一边骂着一边用脚丈量是什么,“哪里来的死狗,冻得梆硬。”

    大自然的生物可没有人类那么好运,它们没有庇护所,也不会使用火焰取暖,不知道多少生命在这三天内被冻死。

    而植物除了少数之外恐怕已经快死绝了。

    “我们怎么辨别方向?”有人担忧:“现在什么都看不到,顺着这条路走也得知道路在哪里啊。”

    “我有办法。”

    刘叔嘿嘿一笑找来个不透光的袋子,然后掏出指南针在袋子里查看。

    “青山大道在南边,我们就顺着指南针一直走总不会错的。”

    办法永远都要比困难多。

    虽然看不见,可人类的智慧并不是一无是处,起码现在就有了极大的发挥。

    一行人摸着黑,拿着拐杖,由刘叔带路往前走。

    呼……

    又是一阵风吹来,不过这次的风带着冰雹的颗粒,不大,打在脸上却有些疼。

    “不妙啊。”张老婆子喃喃:“这个天气下冰雹,要是越来越大不是要砸死人?”

    老一辈的见识多,张老婆子悄声跟张暇说着:

    “我们这里啊,当年还没有发展起来的时候就下过一次大冰雹,鸡蛋大小的冰雹从天上掉下来哟,那年不知道砸死了多少人,造孽哟……”

    “张奶奶,别说了。”

    刘叔在前面喊了句:“你这不是降低大家的士气嘛,俗话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这路上这么多的汽车,真要是有冰雹我们钻车里去就没事了。”

    “刘叔说得有道理。”陈今赞同,黑暗天幕来袭时正是堵车高峰期,很多人连车都不要就逃了,倒是给了他们庇护的空间。

    ……

    摸黑前进的速度,太慢了。

    有人偷偷捂住衣服看手机,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三个小时。

    “我们走多远了?”

    一人在黑暗里询问。

    “差不多一公里了吧,我的手机算着距离的。”

    “才一公里?我感觉我们走好远了啊。”

    没有视野如今就连走路都是奢侈。

    陈今手指被冻得发凉,可他依然死死捏住宰骨刀,没有丝毫放弃。

    但说实在的,其余人有点绝望了。

    在黑暗中前进本就是一件考验人心脏的事情,还不能开灯,让人时时刻刻面对着对未知的恐惧。

    又走了一段距离,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提议道:“大家伙,要不我们开个灯吧?看看这到哪里了也好啊,万一走错路了怎么办?”

    这声音,是李叔。

    李叔一个媳妇两个孩子,一家四口用绳子牵着紧紧跟随,但此时这个铁打的汉子开始犹豫,踟蹰不前。

    他不知道自己到哪里了,看不到一点光亮,甚至以为自己的眼睛已经失明了。

    开灯?

    大家沉默着,开灯就表明会引来怪物。

    可不开灯,不开灯的话……他们可是习惯光明的人类啊……

    不开灯怎么行呢?

    就开一小下下,就一下,让他们看看路对不对就行了,看看眼睛坏没有就行了,反正怪物也不可能瞬间出现的对吧?

    这样的想法,开始缭绕在每个人的脑海当中。

    终于,有人忍不住说道:“我们就开一下,闪一下灯光就关上,怪物反应不过来的。”

    这话一出,大家不再是沉默,四楼的笑笑姐接话了:

    “我觉得可以,昨天我看到有人出去找吃的了,那个人就是走一截路闪一下灯光,怪物都反应不过来呢。”

    “真的吗?”做面点的陈师傅媳妇回应:“是笑笑吧?你可得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啊。”

    “怎么可能骗你呢?”笑笑姐勉强的回了句,她没说那人闪了灯光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她安慰自己,可能那人找到了更好的地方吧,一定不可能是被怪物吃了的。

    “这我可以证实。”就在此时又有人说话,语音耳熟。

    “我也曾经闪过一次灯光,结果怪物根本就没有找到我,它们只对持续的光线敏感,关了灯之后它们跟我们一样也是瞎子。”

    这声音……是那天晚上破窗的那人?他竟然没死!

    陈今皱起眉头,他还以为这人被后面追来的怪物杀了呢。

    现在想来他一定是抓着绳子没有彻底掉下去,早知道就该把绳子割断才好。

    不管怎么说这人的话让大家更加的愿意开灯了。

    “刘叔,开灯不?”

    “刘叔,要不开一下灯吧,开一下就关。”

    “刘叔?”

    “刘叔……”

    “刘叔!”

    二十多号人,你一句我一句,可走在前面的刘叔却始终一言不发。

    陈今心狐疑,他们胆子就那么大吗?

    走着走着忽然他感觉黑暗里有一只手摸了过来。

    “小今……”

    是刘叔的声音,但很小声,几乎弱不可闻。

    刘叔身后还有几个脚步声,张老爷子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小今?”

    “是我。”

    陈今也压低了声音,刘叔和张老爷子说话声音这么小一定是有原因的。

    “跟着我走,别说话。”

    那头,刘叔伸过来一根绳子,陈今赶紧拽着绳子,渐渐偏离了航道。

    紧接着刘叔走前面,又把顶楼的两个小伙子拉走,还有黄叔。

    他们几人悄悄远离大部队,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说来奇怪,就在他们远离了之后,剩下那些嚷嚷着开一下灯的人脚步依然在移动,好像还有谁领着他们往前走一般。

    “别说话,手牵手赶紧离开这里!”

    刘叔声音又传了过来,紧接着陈今感觉自己左手就被一只温暖的手掌抓住。

    偏软,这触感应该是张暇。

    “跟紧,那边那些人有问题。”张暇悄悄说话,他们几人摸索着偏向另外一边。

    而另一边那些依然前进的人们还在讨论着如何开灯。

    忽的,那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一下吧。”

    陈今听到声音的刹那汗毛顿时倒立,一阵阵惊悚的麻意直冲脑门,这声音,竟然是刘叔的!

    可刘叔不就带着他们往前走吗?那这个刘叔是谁?

    不!不是这个刘叔,是那个刘叔,是谁!

    那个刘叔的声音多了那么丝丝的木讷,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

    此时天赋增加了足足三点的陈今都感觉大脑有些不够用了,他忽然想起末日开端出现在大家脑海里的那句话。

    “天幕会遮挡太阳,身体会被替代……”

    身体会被替代……

    身体被替代了,那领着他们走的,到底是……

    这一刻,陈今大有一种抛弃所有人独自一人逃离的冲动,这太恐怖了!

    “别想那么多。”

    张暇的声音又传来了,她或许是察觉到了陈今手臂的发抖,于是安慰道:

    “刘叔是可以相信的,爷爷说了刘叔身上有不一般的气场。”

    话虽然如此,可陈今此时却一个人也不敢相信了,甚至就连张老爷子都不一定可信。

    如果不不是张暇手掌的温度,他连张暇的手都不会去拉。

    难怪没有听到枪炮声,没有军队出动,一定是发生了不为人知的,更可怕的灾难。

    黑暗天幕下的危机远远不是那些怪物那么简单……

    “他们好像决定要开灯了。”

    悠忽,刘叔的声音传来,顿时陈今身躯紧绷。

    如果开灯这一刻他是有机会看清楚到底哪个刘叔才是真的。

    黑暗天幕阻隔光线,但陈今的身体素质早已不同以往,视力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