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变强从吞噬万物开始 > 第30章 一切都完了
    “威胁?”

    曹老师一时间愣住了。

    他喝了一口茶,回想着刚才自己说的话,似乎没什么不对呀。

    怎么就威胁了。

    这不是事实?

    他们这些老师辛辛苦苦不就是为了职称,为了工资,为了贡献点。

    “我没有威胁你,我说的是一个事实,我们当老师的,职称就是全部。

    老师我今年岁数不小了,已经过了去星界战场杀敌赚贡献点的年纪。

    没了职称,我的工资至少缩减三分之一,而且没有贡献点补助,这就等于断了我的前程。

    豆小天,老师知道以前对不住你,没有重视你。

    可你以前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天赋。

    这事不能怪我。”

    豆小天眉头紧皱,淡淡回道:“老师我没有怪你。”

    “所以,你写我的名字,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损失,但是对我来说,却是一个机会。

    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和时间。

    你是天才,你也不缺这点资源,但是我依旧愿意补偿你。

    这是互赢,否则你就是断我前程,就是结仇。”

    “停。”

    豆小天摆了摆手,打断曹老师的话,冷冷开口道:“我说了,我已经答应过李老师了,他是我的启蒙老师,我不会违背他的意愿。

    老师你说的轻松,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名字。

    可你是否想过,这件事以后,我是什么?别人会怎么看我?

    背信弃义之徒?

    为了一点利益,就抛弃自己的老师?

    说句不好听的话,以后谁还敢收我?

    老师你让我这样做,其实也是断我自己的前程。

    至于你说的结仇,如果老师真要这样想,那我也没有办法。”

    这话一出,曹老师陷入了沉默。

    “你当真不妥协?”

    豆小天继续摇头。

    曹老师不再多说什么,将手中茶杯放下,就此离去。

    忽然来了这么一出,豆小天也没有心情去大夏商行了。

    他拿出小本本,翻开,将第一行的豆蔻后面打了一个叉,另外一行又重新写了一个名字--曹老师。

    “认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抛你祖坟,我不是什么烂好人。

    不能满足所有人的想法。

    让我损失自己的名声去给你评职称,我做不到,我也不会去做。

    你要愿意记恨,那就做个仇人,我不在乎。

    我有自己的未来,我有自己的追求,我不会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自断前程。

    曹老师,你太小看我了。

    我也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如果相安无事自然最好。

    招惹了我,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豆小天再次喃喃自语了几句,当下不再多想,嘴角上扬,重新给了自己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就此出门。

    同一时间。

    豆蔻家。

    豆母和豆父坐在电脑面前,正在反复观看一段视频。

    视频很短,只有短短几秒钟,但是这两人却看了不知多少次。

    视频的上方有一个醒目的标题--战神回家,发现自己父亲留下的财产被霸占,一怒之下……

    标题很醒目,还配合了一张图片。

    图片中是一名少年,身穿练功服,手中拿着一柄匕首,神色清冷,正是豆小天本人。

    “他真的融合了天赋技,他不是不能开脉吗?为何会融合天赋技?”

    豆母神色清冷,泪水顺着她脸上的肥肉蜿蜒流下。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不是他能不能,而是他已经融合了。

    “豆小天,你隐藏的好深呀,就为了给我们表现这一幕吗?”

    豆父同样神色阴沉。

    豆小天杀了豆蔻,他们都没地方说理去。

    这是公平约战,豆蔻都没有认输的机会,就被豆小天一招致命。

    儿子死了,他们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这小杂种和他爹一样,都是阴损之人,之前一直隐藏,就是为了报复豆蔻,我真是看走眼了。”

    豆母恶狠狠的说了一句,豆父却忽然呵斥道:“闭上你的臭嘴。”

    瞧得平时在面前若软无力的男人忽然发飙,豆母也是一脸愕然,失神道:“你敢凶我?”

    随后,失神转变成咆哮,声音极大道:“你特莫敢凶老娘?”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八婆。”

    豆父一个耳光抽到豆母脸上,直接将其抽飞,怒吼道:“儿子死了,以前我为了儿子,一直隐忍,否则你以为你还敢骑在我头上作威作福?

    都是你,要不是你,豆蔻怎么会成这样。

    你特莫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豆夫情绪失控,此刻同样咆哮出声。

    他早就看不惯这个女人了,以前对她唯唯诺诺,那是因为豆蔻的母亲的确有些手段。

    他能接手天永公司,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豆蔻的母亲。

    但是现在豆蔻死了,他再无什么顾忌。

    两人之间早就没了感情,也不可能再生一个二胎,积压多年的怨气和愤怒在这一刻全部爆发。

    豆父觉得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量。

    “豆之谷,你特莫敢打老娘,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要不是老娘,你现在就是一个穷打工的,当初是谁死乞白赖的非要追我?

    现在嫌弃我了?

    你信不信老娘还能让你一无所有?”

    豆母声音尖利,宛若一只被割了尾巴的老鼠。

    “哼,你以为我怕你?实话告诉你,就是豆蔻不出事,我也打算过段时间休了你。

    你那些小把戏,我早就学会了。

    说起来也要感谢你,教了我很多。”

    豆父冷哼了一句,却是根本不在意。

    而就在两人之间就快要爆发大战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

    豆父也不啰嗦,打开房门。

    “你好,请问你是豆之谷吗?我们是大夏王朝征办署的。”

    门口站着四人,当中两人身穿大夏王朝官方制服,说话的同时拿出证件给豆父看了一下。

    后面两人,穿着大夏王朝制式军服,手里拿着武器。

    “请问你们来找我有事吗?进来坐,进来坐。”

    豆父心中一惊,此刻却是强行将心头的不安压下,脸上急忙挤出一丝笑容,开口问道。

    “不必了,我们是来办正事的,有人检举你偷税漏税,非法融资,欺诈威胁投资者。

    现在你们两人跟我们走一趟,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不得离开是征办署。”

    这两人说完,后面两名手持武器的人上前,一左一右,夹住了豆父的胳膊。

    “完了,这下一切都完了……”

    豆母瘫坐在沙发上,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