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变强从吞噬万物开始 > 第24章 是个狠人
    “呵呵,你不敢?”

    豆小天语气平淡,重新坐回到坐位上,拿出书本,边看边说道:“我以为你多厉害,原来也就是个色厉内敛的草包罢了。”

    瞧得豆小天这般淡然的态度,豆蔻脸色瞬间涨红。

    他挺起胸脯,一脸傲然道:“谁说我不敢,你要斗,那就斗,不过要有规矩,不能使用灵纹,我们就比武道,真刀真枪的比试一次,如何?”

    比武道?

    这话一出,班里其他人只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向豆蔻投去鄙夷的目光。

    谁都知道豆小天开脉很少,否则之前也不会被老师不重视了。

    他在战者道上是公认的废柴,人尽皆知。

    而豆蔻乃是星徒境五重的修为,虽然在战者道上不算最出众的,但是也不弱。

    星徒境五重,豆蔻很有可能已经融合了天赋技。

    现在你一个星徒境五重的武者,居然和一个开脉三条的废柴比武道?

    不要脸。

    就这还天才?

    丢人。

    他们虽然也嫉妒豆小天被李老头收下,但是却不会用这种龌龊的手段去证明自己。

    丢不起那人。

    大家能进武道班,虽然个人之间有所差距,但是每个人心中都是骄傲的。

    这样的事情,他们做不来。

    “好,就依你。”

    豆小天依旧轻笑,毫不在意。

    豆蔻脸色有些僵持,但是他现在已经答应下来,虽然心中对豆小天会如此痛快答应这件事也有些怀疑,对于自己实力的自信却很快将这点抛到了脑后。

    接下来。

    豆小天不再说话。

    他说的是约战,不是打架。

    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武者,本来就是一群拥有超凡力量的人。

    普通人有普通的律法约束,而武者之间,也有相应的律法。

    而且这个时代,武道纪元,是一个强者为尊的时代。

    人族的强者希望人族变得越来越强大,所以鼓励人族自己去争斗,当然,这其中有规矩。

    一切的争斗,只要在规矩之类,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武者双方如果有不能调节的矛盾,可以约战,直到一方认输为主。

    不过武者动手,刀剑无眼,伤残在所难免。

    你可以重伤对手,甚至一击将对方击杀,但是一旦对方认输,或者完全失去战斗力的情况下,则不能故意杀人,否则就是越规,会受到惩处。

    班里同学依旧议论纷纷。

    有鄙视豆蔻持强凌弱的。

    有说豆小天脑子被驴踢坏,想不通事情的。

    也有人猜测,豆小天以前可能是扮猪吃老虎,故意这样做的。

    大多数人都是觉得豆小天一定是脑子坏掉了,这都不是被驴踢了,这是被犀牛撞了,彻底傻了吧。

    大家态度不同。

    主要也是因为豆小天以前的确是弱势群体的一员。

    这才一个多月不见,就算他真的能开脉,又能开多少呢?

    豆蔻可是开脉五十条以上的武者。

    打一个开脉三条的武者?

    这已经不是揉虐,而是虐杀了。

    吵吵闹闹中,班主任进来。

    同学们都陷入了安静。

    班主任看到后面坐着的豆小天,显然也是愣了一下,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今天基本没有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填写一些资料。

    下午放学。

    何帆一人走在学校的路上。

    “哎,何帆,告诉你一件匪夷所思事情,你绝对想不到。”

    同班一名同学跑过来,搂着何帆的肩膀,神神秘秘的开口说道。

    “你女朋友怀孕了?”

    何帆看了一眼对方,并未在意,随口回了一句。

    “不是,这算什么匪夷所思。”

    对方摇了摇头。

    何帆顿了一下,随又问道:“孩子不是你的?”

    “不是,我女朋友怀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

    “难说。”

    何帆嗑着瓜子,砸吧着嘴,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不对,我说的根本就不是孩子的问题,而且我女朋友也没有怀孕。”

    对方摆了摆手,不等何帆发神经说一些有的没的,继续开口道:“豆小天是你朋友吧。”

    “不是。”

    何帆摇了摇头。

    对方一脸懵逼。

    “不是吗?我记得你们关系很好的,难道闹掰了?”

    “他是我兄弟。”

    何帆驻足,一脸凝重。

    对方脸黑,也没有纠结这个问题,继续开口道:“不管你们是什么,兄弟也好,基友也好,都没关系,我要说的是,豆小天和豆蔻约战了,你知道吗?”

    “什么?”

    何帆瞬间呆滞,随后眉头紧皱,嘟噜道:“这货脑子有病吧。”

    “对呀,我也觉得他脑子有病,而且你知道最离谱的是什么吗?

    他们两人居然不是用灵纹约战,而是比斗武道修为,拳拳相交的那种。”

    这人口中发出‘啧啧啧’的惊叹声,继续开口道:“一个是开脉三条的公认笑料,另外一个是开脉五十条的中阶武者,这怎么比?”

    何帆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汇聚道对方脸上,沉思道:“拳交?这是什么姿势?听起来咋还怪新奇的?”

    同学:??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对方看到何帆一脸无所谓的神色,再次问道。

    “怎么奇怪了?”

    “两人的实力呀,豆小天不是你兄弟?为何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反而还有点兴奋?你就不怕你的好兄弟被打死?或者打残?”

    “我为什么不能兴奋?这本来就是一出好戏。”

    何帆扬长而去。

    这名同学到这会儿都没搞懂何帆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出好戏?是兄弟就来砍我?”

    他摇了摇头,不再多想,很快离开。

    校门口,何帆终于等到了豆小天。

    “听说你和豆蔻约战了?”

    “恩。”

    豆小天点头,随后看着何帆,开口道:“帮我保密,我怕他怂。”

    “这你放心,我还没那么傻,小天你这次可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下他,你家里的事情我也听说了。

    这一家子,真是一个比一个恶心。”

    豆小天再次停下脚步,侧目看着何帆,声音有些缥缈:“你觉得,我是那种记仇的人吗?”

    额……

    何帆一时间愣住了。

    “小天你可不要太心软了,对付这种下三滥,不能留手,最好是将他重伤,让他再也不敢招惹你。”

    何帆以为豆小天心软,急忙劝解起来。

    “你放心,我这人不记仇。”

    豆小天走着,何帆还想说什么,豆小天另外一句话,忽然传入他的耳中:“死人是不值得当成仇人的。”

    额……

    何帆再次一愣,却忽然感觉一阵冷意席卷而来,让他莫名打了一个冷颤。

    好吧,的确是个狼灭。

    比狠人还狠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