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二十三章 服软
    “轰!”

    气浪阵阵,若海啸般席卷山林。

    转眼,两者已经交手了数百招,不过奇兽的体型实在是太过庞大,即便赢煊在其身上开了几道血洞,但终究是难伤其根本。

    突然,一股恐怖的波动自奇兽身上散发出来,血红色的气息弥漫开来。

    “法相!”

    赢煊当即悚然,毛发竖起,脊梁骨发冷。

    气海秘境有四个小境界,炼气,夺灵,灵体,法天。

    首先开辟气海,吞食天地灵气,让其逐渐壮大起来,而后摄夺天地之‘灵’,于气海之内凝聚灵性,可幻化为器物,亦可作为兵器。

    ‘灵’性纳身,方才能施展出‘术’,具有莫测的威能。

    若要再进一步,则需要‘灵’与体合一,不分彼此,届时可驭‘灵’飞行,演化‘术’的法理,能施展的精妙玄法无数。

    而到了气海秘境的最后一步,肉身蜕变,‘灵’体升华,于天地之中借‘法’,演化属于自己的法相。

    借天演法,是为——法天!

    血红气息于高空弥漫,内中一朵血莲横空,绽放出徇烂鲜红的光华,最终演变成一股血色的风暴,向着赢煊席卷而来。

    赢煊身形横移,迅速躲避。

    以法相施展‘术’,威能会大幅上涨。

    能清晰的见到,那片血色的光华风暴席卷山林,山壁,地面顿时一片坑坑洼洼,出现一个又一个坑洞。

    赢煊速度虽快,但却不能飞行,血色风暴横空,截断了他的前路。

    “嗡~”

    前路已断,赢煊紧绷着心神,周身神符真文流转,形成一道无形护壁。

    “砰!!”

    两者碰撞在一起,迅速交融,血色风暴从四面八方带给赢煊极大的压力,让他不得不以全部的心神应对。

    突然,几道血光闪过,突破了无形护壁,将赢煊身体洞穿,留下了几个透亮的血洞。

    好在最后一刻赢煊察觉并反应迅速,以双手交叉格挡,不然定会伤及到心脏,头颅。

    在地面上,几枚晶莹剔透泛着血光的莲子迅速扎根,眨眼间便演化成血莲,绽放光华,与血色风暴相连,无形护壁被进一步压缩。

    虽遭受重创,但赢煊却很冷静,这点小伤他还不放在眼里,毕竟他可是开局就被雷劈的只剩白骨的男人。

    血色风暴铺天盖地,若漫天星辰坠落,将他淹没。

    这种攻击很可怕,无孔不入,血色莲子时不时的就会穿过无形护壁,给他身上留下一个透亮的血洞。

    同时,在地面迅速生根发芽,形成了一片小莲海,与血色风暴有着莫名的联系,也使得赢煊的压力愈发的大。

    最终,赢煊收缩无形护壁的范围,只将全身笼罩,展开了很被动的防御。

    “嗤~嗤~嗤~”

    血色风暴倾泻而下,若九天银河砸落,欲要将赢煊碾压成肉泥。

    奇兽的面目看上去有些狰狞,眼前的这一幕,让他稍稍放下了一些心神。

    即便是再天才,气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结果在他看来已经注定了。

    突然,就在他心安的刹那,一股金色的光芒爆发开来,血色风暴被炸开,震向四面八方。

    而后,只听得嗖的一声,赢煊整个人快若闪电,来到了奇兽的跟前,右拳紧握,双眸微微发光,对准了奇兽的气海。

    “轰!!”

    五指变成金色,流转着金色的血气,炽盛无比,正正击中奇兽气海。

    哗的一声,四散的血色风暴径直消失,奇兽一头倒再在地面。

    太突然了,赢煊明明处于下风,这突来的凌厉一击出乎奇兽的预料,以至于放松了心神,被寻到了破绽所在,几乎让他陨落。

    他当年气海秘境圆满,突破下一境时,遭受突变,破境失败,留下暗伤。

    身体也因为功法的缘故变成了这般凄惨,法相都无法维持成形,需得借助‘灵’性才能勉强施展。

    平时他的法相都是被他留在气海之内,镇压暗伤,轻易不会调用。

    没想到,今日竟栽在了这莽荒小子手中。

    奇兽暴怒,没有法相镇压,暗伤发作,加之赢煊的那一拳,他的身体受创极重,有一股腐臭味散发开来。

    “嗯?”赢煊嗅了嗅鼻,感觉这股腐臭味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又想不起来,这种关键时刻也容不得他瞎想,此时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时间。

    “砰!!”

    赢煊竭尽自己所能,爆发出恐怖的神力,一双拳头如同打桩机一般疯狂的抡动,全部落在奇兽身上。

    奇兽庞大的身躯剧烈晃动,脱落大片血肉,甚至都露出了白骨。

    “吼!!”

    奇兽怒吼连连,发出惊天动地的咆哮,怒视着赢煊,露出滔天的杀意。

    赢煊神色坦然,手中依旧不停,十指间金色血气暴涨。

    “轰!!”

    奇兽的身躯变得鲜血淋淋,凄惨无比。

    “死!”

    奇兽口中发光,吐出一枚光球,炽盛无比,打向赢煊。

    他拼命了,不再理会暗伤,即便与赢煊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这是什么?”

    赢煊看着那个光球。

    近了,光球携带着十分可怕的冰寒,地面上已经起了冰层,乱飞的树叶被冻住。

    赢煊感到了一股死亡的威胁,这种力量,就是‘借天演法’么,很可怕,他没有硬撼,而是迅速躲避开来。

    光球撞击在地面上,一股森寒冷气弥漫,赢煊都没能忍住打了个冷颤。

    太冷了!

    难以想象,若是他被砸中,估计会掉层皮吧。

    奇兽发狂,不断的吐出光球,欲要砸中赢煊。

    赢煊很冷静,不断挪移身体,等待着给其致命一击。

    显然,这种攻势,奇兽不能一直维持,只是几次便停了下来,暗伤发作,甚至都差点再次倒在地上。

    他很愤怒,若不是因为暗伤,他也不会一直停在法天境,不得寸进,甚至实力都在慢慢衰弱。

    这次进入莽荒,他明面上是陪着自家的天才侄子,实际是为了寻找能根治自己暗伤的宝物。

    莽荒无尽,珍藏着无数奇物,有时候在一个小村落里都能寻到天珍地宝。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惹到了有‘巫’存在的村子,族老也被牵制,他自己也落到了这个地步,栽在一个莽荒小子手里。

    “嗤啦~~”

    远处,赢煊再度演化宝术,辉光形成弓箭,射向奇兽的另一只血眸。

    “噗~”

    血眸破碎,奇兽彻底成了瞎子。

    赢煊得势不饶人,欺身上前,准备最后一击绝杀。

    然而,不等他出手,奇兽自身发出惨叫,通体龟裂,砰的一声炸开,化成人身,中年人栽倒在血泊上,双眸流血,非常的不甘。

    “想我修行半生,没想到竟落得如此境地。”

    他很愤懑,不甘,对于自己的结局不愿接受。

    “为什么要用钩吻毒!”赢煊又问了一句,手中弓箭变作黄金战矛,指在中年人的眉心上。

    “那个人对你很重要?”中年人面色似笑非笑,竟是有着几分得意。

    “废话真多!”

    赢煊直接一矛捅进了中年人的气海,废了他的一生修行。

    “噗~~”

    中年人口中鲜血不要钱似得涌出,赢煊没有选择杀他,而是废了他的气海,让他今后都无法修行。

    至于修复气海的宝物,听村长说,即便是无尽的莽荒,也难以寻找。

    此时,羊村众人冲了过来,围住了赢煊,丝毫不吝啬赞扬。

    连他们都没有想到,赢煊会这般厉害,正面击败一位法天境的高手。

    “这小子怎么处理?”二福叔提着昏迷的少年,铁剑架在脖子上,神情欲欲跃试。

    “这……”赢煊有些犯难,目光不由得看向了村长。

    “小娃娃,出够气了吗?”这时,一道声音在赢煊的心里响起。

    “嗡~~”

    一股无形的波动四散,羽衣老者的身形显现,不含丝毫情感的双目漠然的盯着赢煊。

    “哈哈,好小子,干得漂亮!”村长走了过来,一把拍在赢煊的肩膀上,一股能量涌入赢煊的体内,身体上的血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直到这一刻,赢煊的心神才彻底松弛了下来,发出痛哼声。

    这次大战虽算不上他经历的最惊险的,但却是第一次与人交手,经验缺乏,完全靠着在原始山脉深处磨炼出来的本能应对。

    “谈谈?”

    村长从王二福手里接过少年,一屁股坐在他的身上,看得羽衣老者眼角都跳了跳。

    只是在刚才的比拼中他落入下风,技不如人,不得不低头。

    “钩吻毒没有解药,一株万年血果,足够他轻松活过余生。”羽衣老者拿出一枚血红色的果子,有小不点拳头那么大小,即便隔着很远,也能闻到一阵芬香。

    村长则是一摆手,道:“别说废话,这本就是应得的,来点实际的。”

    羽衣老者皱了皱眉,“外加百钧元石。”

    “这小崽子只值百钧元石?”村长拍了拍少年,一脸的‘不可置信’。

    “五千钧,外加十株万年血果,三百石紫灵玉剑米。”羽衣老者取出一个灰色袋子,将血果收了进去后,扔给了村长。

    “这还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