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二十一章 复刻宝术
    “砰!”

    碎石乱飞,九头黄金狮子被赢煊抡动着使劲的砸向山壁。

    石壁四裂,山石滚滚,甚是惊人。

    赢煊掌心中有符文闪烁,将九头黄金狮子高高举起。

    这是很惊人的一幕,一个小小的身影将一头法理演化的巨兽举起,通体灿烂发光,周身流转着神辉,散发出一股恐怖的气息,如同一尊幼小的神灵般。

    “轰!!”

    九头黄金狮子被赢煊狠狠的砸在地面上,通体龟裂,金色符文闪烁,而后砰的一声裂开了。

    “噗~”

    少年脸色一白,口中喷血不止,九头黄金狮子是他以法理演化,可以说就是他的化身,两者之间是通感的。

    能忍到现在,已经是少年意志坚定了。

    “呼~”

    赢煊迈开步伐,径直冲到了少年近前,巴掌就朝着脸上招呼。

    “啊!”

    少年大叫,身子横飞了出去,撞断许多树桩。

    而赢煊则继续跟进,抓起旁边一根数百斤重的石条,照着少年的头就是一阵乱拍。

    少年大声惨叫,被一根数百斤重的石条拍击在脸上,这种滋味,他头一次体验,苦不堪言,难以忍受。

    “噗~”

    他喷出一口血沫,几颗断牙亦在其中,整张脸都在剧痛,惨叫不断。

    赢煊控制了力道,并没有取这少年的性命。

    不然,那个一直与村长对峙的羽衣老人不会善罢甘休,也许会给羊村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你再敢出手,我便血洗了这十万里莽荒!”见着赢煊拎着石条捶打着自家侄子,中年人怒斥,迈步向前,杀气冲天。

    “砰!”

    赢煊看了他一眼,随后眼睛都没眨一下,直接将石条往少年脸上招呼,力道也更大了一些。

    少年想要站起来,赢煊直接一脚踏在他的胸口上,眸光深冷的俯视着他。

    轰的一声,地面都跟着轻颤了一下,没人怀疑赢煊这一脚的力量。

    中年人身后一众人弯弓搭箭,径直瞄准赢煊。

    羊村众人也不甘示弱,都张开巨弓,兽矛高举,随时都能投射过去。

    赢煊扔掉石条,一把揪住少年的衣领,拖着他向着羊村众人这边走去。

    少年大怒,被这么一个毛小子这样抓着,真比杀了他还难受,奋力挣扎,挥拳打向赢煊。

    只可惜,他伤势太重,这一拳打在赢煊身上,就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

    甚至因为反震之力使得身体剧震,口中鲜血又一次不要钱似的涌出,在地面上淌出了一条血路。

    “呼~”

    一拳重重的打在少年的脑袋上,将其扔向村人们。

    “二福叔,看好他。”赢煊拍了拍手,这个少年显然是一个重要人物,先捏在手里。

    二福叔与王大福是亲兄弟,见着已经昏了过去的少年,想起大兄身上的毒以及今后的苦难日子。

    不管不顾,迈开大步,一脚就踢了上去。

    即便处于昏迷中,少年也是闷哼了几声,胸膛剧烈起伏,脸上有冷汗冒出。

    “年轻人,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中年人面色阴冷,眸中杀意肆虐。

    “为什么要用钩吻毒!”赢煊反问,既然你做初一,就别怪我也不客气,谁也不比谁高贵。

    中年人不语,不愿回应这个问题。

    “无话可说了是吗?使用钩吻毒这么阴毒的东西,我必杀你!”赢煊大声喝道,立在原地,缓缓做出了一个弯弓拉箭的动作。

    “嗡~~~”

    点点辉光浮现,若星河璀璨、夺目,一副完全由辉光形成的弓与箭出现在赢煊的手中,泛着金属光泽,让人完全无法想象这不是实物。

    “哧~”

    粗大的箭芒直冲云霄,璀璨无比,宛若一片星河,斩向那神色惊愕的中年人。

    “我族的‘术’,为什么会出现在你手上?”

    中年人很惊愕,吃惊,不敢相信,族中的宝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莽荒小子手中,总不成现学现卖吧?

    “很难吗?”赢煊神色淡然,他的这双眼睛,能看到事物的本质,山石、草木、生灵、气……

    那少年在演化法理之时,一切本质都被他看在眼里,并被他很轻易的就吸收了。

    箭芒如海,茫茫一片,当中有星辰坠落的恐怖景象,令人敬畏,感到阵阵心悸。

    “不好!”

    中年人及身后一众人迅速倒退,族中宝术的威能他们最清楚不过了,被这莽荒小子演化到这种程度,这一箭,不可硬撼。

    所有人都冲向两旁,巨大的箭芒斩落而下,轰隆一声,如同银河倾落。

    可以清晰的见到,星辰坠落,星辉如剑气,斩出了一条沟壑。

    “咔~~”

    地中,一块又一块的山石出现裂纹,随即化成碎块。

    “杀!”

    中年人大喝,眼神阴鹫,面色铁青一片,杀意汹涌如潮。

    不管这个莽荒小子用什么法子掌握了族中宝术,今日必须将其扼杀,以免族中宝术泄露。

    所有人都一起动手,密密麻麻的符文,全都对准了一个方向。

    “一对一,不然他就没命了。”赢煊迅速指向那少年,二福叔也是直接就把铁剑抵在少年的脑袋上,剑上寒光闪烁,可见符文流转。

    他再头铁,也不会一个打这么多,那不是头铁,是蠢。

    赢煊相信自己眼睛中所看到的,中年人身上有着一处很大的破绽,他有把握给大福叔报那一箭之仇!

    “你……”中年人面色阴晴不定,有些拿捏不准。

    一边是族中天骄,一边是族中宝术,两者之间,他很难做出抉择。

    就在这时,他脑海里响起了声音,让他做出了决定。

    “既然想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中年人声音很冷,话一完双手便猛地一挥,一只光化的巨爪横空而去,抓向赢煊。

    雷鸣阵阵,符文弥漫虚空。

    赢煊一声轻喝,再度弯弓拉箭,浑身发光,一道道金色的光出现,如一枝枝神箭般,密密麻麻,射向虚空。

    “锵!!!”

    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长空中金色的光交织成一片闪电般的雷网,发出剧烈的碰撞声,当空炸开,化成一片灿烂的光雨。

    这种景象很美,也很震撼,赢煊背后一片金色的神辉,将其衬托的如同一尊幼小的天神般。

    对面,中年人脸色阴沉,被人用族中宝术来对付自己,没有什么比这更难受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