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十四章 羊村
    群山连绵,峰峦叠嶂。

    千沟万壑,山涧纵横,一座村落位于其间。

    深夜,苍穹之上,明月高挂。

    繁星熠熠闪烁,璀璨夺目,若银河横贯。

    赢煊仰躺在一块大青石上,望着深邃幽暗的星空,怔怔出神。

    距离他来到羊村,此时此刻,恰好整整一年。

    一年前,他被人从后面偷袭,带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如今天这般的夜景。

    刚开始,他有些忐忑、不安。

    语言不通,加上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极为热烈,这让他一度以为自己来到了食人部族。

    好在情况没那么糟糕,这是一座很‘正常’的原始村落。

    只是文明程度,让赢煊有些拿不准。

    你见过有学堂的原始村落吗?

    当老师的正是那位将赢煊打晕带回羊村的老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赢煊就一直盯着他,看着他极为宝贝似得拿出一本书,一本用纸制成的书籍。

    有文字,说明这个世界很有可能形成了文明,羊村或许就处于这个文明圈的边缘。

    老人教的字,与汉字相同,属于象形字,这让他学起来很轻松。

    识了字,语言不通也就不存在了,自然也就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

    比如,那位教识字的老人正是羊村的村长。

    这位村长很热衷于在外边捡孩子带回村里,据赢煊从某位村民口中得知,整个羊村都是村长捡着捡着就建起了,听起来就感觉很玄幻。

    又比如,羊村这个村名的由来。

    据说当初村长所在的村落被兽潮毁了,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一头羊,从此便一人一羊行走于茫茫群山之间,在建立羊村的时候,因感念羊的陪伴,特意取了这么个村名。

    如此感人励志,这要搁他之前待的那颗水球,妥妥的十大感动人物热门人选。

    “哎~”

    赢煊叹了口气,离开水球一年多了,想他。

    在这异界原始山林中,没有网络,没有手机,没有游戏,更没有动漫看,沧海横流也不知道流了没。

    不过,羊村也挺好的,这里的人都很热情,之前是他错把人家的热情当做了要吃人的热烈目光。

    住在村里的中央,这里一整排石屋都是给村长捡回来的孩子住的,很安全。

    由村民轮流负责给做饭,整个就一原始版的福利院。

    这也是羊村的传统了,因为羊村最先一代的村民都是从这原始版的福利院走出来的,也可以说是羊村的起源。

    时至今日,每年都有孩子成年,走出福利院,为羊村增添新鲜血液。

    “呜~~”

    突然,一阵狂风吹过,满天星辰被一片巨大的乌云遮蔽,使得山脉陡然变得无比黑暗。

    “唳!!!”

    一声凶戾的禽鸣自高天之上传来,穿金裂石。

    源头来自那片巨大的乌云,赢煊的视力很好,隐约间看见了一只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巨禽,遮天蔽月,一双翅膀长不知道多少里。

    两只眼睛泛着血光,若两轮血月在高天悬挂,凶戾的气息散发,群山一片死寂,飞禽猛兽尽皆瑟瑟发抖的蛰伏,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最终,这只巨大的凶禽飞向了山脉深处。

    “呼~”

    赢煊松了口气,这种可怕的生灵他当初在原始山脉最深处遇见过,动辄摧山裂地,改变地形,无比的可怕。

    “小蛋蛋。”

    突然的一句话,给赢煊吓个半死。

    等转过身看见是谁后,就更怒火烧心了。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从背后敲晕他的村长。

    说起来,赢煊其实是挺感激他的,将他带回羊村,让他在这个异界有个家,虽然方法有点……头痛,但不管怎么说,还是好的。

    只是这村长在他听不懂语言的那段时间,给他按上了一个小名,小蛋蛋。

    等他能交流的时候,羊村人已经习惯叫他小蛋蛋了,无论他怎么跟村民纠正,都没法改掉。

    而这,只是这村长做得不正经事之一。

    看着慈眉善目的,给人很亲和的感觉,实则腹黑到了极点。

    赢煊本来想回怼过去的,只是当他看到村长手里抱着的事物后,就说不出来话了。

    那是一个……幼婴?

    像一只小猫似的蜷缩在村长的怀里,只是状态实在是说不上好。

    苍白的小脸在不断的冒汗,身体在瑟瑟的哆嗦着,双眼紧闭,嘴唇青紫一片。

    “这孩子其实已经三岁了。”村长开口说道,“遭人算计,一身精血差点被吸干,能不能活就看老天成不成全了。”

    看着村长怀里小猫大小的幼婴,实在难以想象这会是三岁的模样,太可怜了。

    “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赢煊忍不住问道,实在是这幼婴的模样让他看着太揪心了,有心帮助,无能为力。

    “若是一年前,这孩子的伤势回天无力。”村长抱着幼婴,蹲下身来,望着赢煊,神情庄重,“孩子,能借你一滴血吗?”

    赢煊从没见过村长这么正经过,一时之间竟有些呆愣。

    “你放心,我不会白拿。”说着,一颗颗奇形怪状的草木凭空浮现,都被灵光包裹着,五颜六色的,很晃眼。

    “这是紫玉参,这是赤阳花,这是青灵草……这些都是滋养气血的宝药,这里还有……”

    “村长,一滴血够吗?”

    赢煊看得出来,村长是真的很想救怀里的小家伙,都在用恳求的语气了。

    事实上,他也很想救这可怜的小家伙。

    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这般凄惨的遭遇,真的很可怜。

    用一滴血,能换来小家伙的生机,值了。

    “这些,管够吗?”赢煊指了指散发着灵光的包药,笑的很灿烂。

    “管够,要多少有多少。”村长也笑了,摸了摸赢煊的脑袋,笑得很开心。

    “事不宜迟,这孩子撑不了多久。”

    既然赢煊答应了,村长便打算马上取血救人。

    “好。”

    点了点头,赢煊深吸了一口气,盘坐在地上,闭上眼睛。

    “村长,下手亲点啊。”

    “放心。”

    “村长,你怎么知道我的血能救人?”

    “秘密。”

    “村长,咱两都这么熟了,还什么秘……啊!”

    时隔一年多,那种虚弱感再度袭身,身体像是被掏空,大脑放空,不想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