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四十五章 天雷破极
    “咕噜~~~”

    沸腾的火炉内,赢煊体内的血液不断顺着毛孔流出,同时又新生出带有光华的血液,有淡淡的金色在闪烁,骨骼也在‘嘎嘣’声中破裂,再度生长。

    这种景象,一如当初他初次觉醒体质的时候,只是动静不再那般令人震撼。

    即便如此,如此景象也令人不禁心颤。

    原本清澈见底的药液被流淌出的血液染红,一股股火焰将赢煊包裹,似若铁匠锤炼神铁一般,每一块骨头,每一寸血肉,每一丝毛发,都在被锤炼,在新生。

    这是一种极为残酷的锻体,将人体当做一块神铁一般置入神火之中锻锤,其中之痛苦从羊村上空那回荡不绝的惨中便能明晓一二。

    当然,这种‘痛苦’,很多人都很乐意承受。

    火炉之中,沸腾的药液洗礼赢煊的肉身,骨血在不断的重生,肌体带上了一抹晶莹琉璃之色,血液流动之间闪烁淡淡的金色,极度强大,他觉醒了自己体质的一丝威能。

    “噗!”

    突然,赢煊身体剧震,张口喷出一口带着淡淡金色的血液,火炉壁上传出的神圣而庄严的诵经声戛然而止,原本正在进行的‘洗礼’也为之暂停。

    “小煊吐血了!”

    停留在远处观望的村人们心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们看天上!”这时,有人惊呼出声。

    只见,原本还是繁星点点的天空陡然变黑,一股沉闷压抑在村人们心中。

    好在,这种情况只维持了几息时间,便再度恢复原样,点点星辉重新倾洒在大地上。

    “真是一点空子都不给啊!”村长昂首观天,一双眸子闪烁着深邃的光。

    “不过,事在人为!”

    村长取出一枚金色符篆,纹络繁复,有一股神圣而威严的气息流转。

    “敕令:雷来。”

    “轰!!!”

    天空之中,一道天雷凭空浮现,向赢煊劈来。

    “村长……这是……”村人们惊呼,有些看不懂村长为什么招雷来劈赢煊。

    不仅村人们茫然,赢煊也是一脸懵逼,脑海里回荡着村长刚刚的传音。

    “别抵抗,挨得越多好处越大。”

    赢煊:“???”

    轰!

    天雷落下,赢煊到底还是信了村长,没有抵抗,生生抗了下来,且没有伤到分毫。

    这种感觉?

    赢煊登时就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量自虚空浮现,没入体内,延续着刚刚的‘洗礼’。

    骨骼上那抹晶莹琉璃之色也浓郁了一丝,血液之中那淡淡的金色光华亦有所凝实。

    这时,第二道天雷劈下!

    是一道染了色的天雷,半紫半蓝,比第一道亦要粗大些许。

    “轰!!!”

    雷声几乎要打穿远处村人们的耳鼓,粉碎人的灵魂。

    这一次,赢煊没有毫发无损,身体一片焦黑,皮开肉绽,闪烁着淡淡金色的血液流淌而出,承受了难以想象的伤害。

    不过,火炉内的药液蕴含着极为可怕的生命精气,转瞬间便恢复了伤势。

    就是,太痛了!

    原本这‘洗礼’便已经让他承受非常之痛苦,现在又加上被雷劈,痛上加痛。

    回荡在羊村上空的惨叫声简直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村长爷爷好可怕!”小不点站在村长的旁边,这时听着回荡天空的惨叫,一张嫩白的小脸顿时绷得紧紧的,悄悄的与村长拉开了距离。

    “轰!!!”

    第三道天雷落下,为全紫色,无比炽烈。

    打在赢煊的身上,淡金色的血液四溅,浑身骨骼嘎嘣作响,再度增添痛感。

    “看来第四道便已是极限了。”村长暗暗道。

    事实上,他的这种做法若是传到外界,定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以天雷锤炼体魄,这种做法并不是没有人想到,但放在一个气海都还没有打开的人身上,就有些离谱了。

    即便是最弱的天雷,那也是蕴含了一丝天地秩序之力,没有人敢轻易的接触。

    只能说,赢煊所拥有的体质确实是不凡。

    “轰!!”

    第四道天雷落下,深紫色的雷光贯穿天上地下,让深夜的天空亮如白昼,璀璨夺目。

    “嗡~”

    最终,万丈紫芒消散,天地再复夜色,彻底平静了下来,像是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

    “体天法象,太空一气……”微弱的诵经声传出,打破了这种宁静。

    炽盛的火焰,沸腾的炉里,一具浑身漆黑的人影,一动不动。

    “噗~”

    一声轻响,那具焦黑如木炭一般的躯体动弹了一下。

    赢煊缓缓站了起来,虽然通体焦黑,但是一双眸子却无比的清澈,金光闪烁。

    紧接着,破裂的声响传出,焦黑的体表龟裂,露出晶莹闪烁的肌体。

    “这种感觉……”

    赢煊捏了捏拳头,莹白的肌体上不时闪过一抹琉璃光华,金色的血液滚滚流动,使得这具躯体充满了强大的力量。

    差一点,让赢煊以为自己回到了几年前,初遇到小黑棺之时。

    觉醒的体质,带给他无穷无尽的力量,磅礴的血气、头顶上的大鼎、可怕的生命力……

    刚刚在面临天雷时,他真真切切感知到了在自己的体内,有着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

    只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干扰,陷入沉睡,无法调用。

    如今,他只是拿回了属于自己的力量,虽说连一丝都算不上,但也得以让他在锻体极限之上再破极限。

    现在的他,至少能打十个以前的他。

    “早晚有一天,我会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赢煊轻声自语,攥紧拳头,明明自己有一身可怕的神力,却被无缘无故的‘沉睡’,还得费尽千辛万苦才能拿回一丝。

    这种事,搁谁身上都不能接受。

    这时,赢煊的耳边响起了一阵怪语,耳尖的他细细一听,顿时脸色涨红的无地自容,身体迅速沉入炉内。

    “你看啊,小煊这皮肤咋白的像个女子。”

    “嗯,白的晃眼啊。”

    “咳,二女,看什么呢,转过去!”

    四道天雷打下来,赢煊的衣物自然保不住,原本躺在炉里还好,偏偏他站了起来,赤溜溜的,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哦,小煊哥光屁股咯……”小不点稚嫩的声音响起,顿时引得一群大人们哄笑起来。

    赢煊脸色顿时一黑,只后悔白天怎么不多抢一罐兽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