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二十九章 玉灵蛇
    武台这里,此时已经成了墟市最热闹的一点,所有人都在关注着,亦或是期待着什么。

    近来紫岳商牟一族的发展势头实在是太好了,俨然有独霸这片地域的苗头。

    一家独大,没有哪家势力愿意看到这种局面。

    若能在这个关键时刻,看见商牟一族惹到一尊疑似‘巫’的神秘强者,简直就是喜闻乐见,巴不得两方现在就打个头破血流。

    最好,结局同千年前的那个大族一般,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过,让他们侧目的是,商牟晟琦居然忍下了这口气,面上始终挂着笑脸,言语中也很‘诚恳’,这是当面服软了。

    这一幕真的很让人吃惊,作为隐隐有成为这片地域霸主的顶级势力,商牟一族行事向来强硬,还从未有人见过他们‘服软’。

    “这一趟倒是没白来。”有人如此说道。

    手里拿着赔礼,看着商牟晟琦远去的背影,赢煊跟在村长的后边,低声道:“村长,有些麻烦了。”

    刚才吃瓜群众你一言我一语,已经足够让赢煊了解商牟一族的地位。

    他可不认为这事已经结束了。

    或许,这仅仅只是开端。

    “莽荒,可不是这么容易进来的。”村长给了赢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小胖子,姐姐走了,日后有缘见哦。”小姑娘挥着纤柔的小手,与赢煊告别。

    “嗯,日后再见。”赢煊眯着双眼,挥了挥手。

    “看上了?”村长凑了上来,冷不丁的就来了这么一句。

    “我喜欢大的。”赢煊翻了翻白眼,特意在‘大’上面加重了语气,小丫头虽然是个美人坯子,但现在还不是啊,看着也就养养眼罢了。

    “就你?”村长上下扫视了一遍赢煊。

    动作不大,侮辱性却极强。

    当场就给赢煊整破防了。

    整整三个时辰,墟市都快结束了,赢煊都还打不起精神来,一个劲的想着怎么解决这个人身大难题。

    直到一个人的路过,才引起了他的注意力。

    还是熟人,正是之前赢煊想套话没成反被闷了一口气的老人。

    嗯,确切的说,赢煊其实是对他腰上的那个袋子里的东西有了兴趣。

    “老爷子。”赢煊上前拦路,摆出一副笑脸,热情极了。

    “你倒是眼尖,看出了这是宝贝。”虽然赢煊极力掩饰自己瞥向他腰间袋子的行为,但老人还是看出来了。

    “您老开个价。”赢煊也不掩饰了,直言直语。

    其实,在第一次见到这老者时,他就注意到老者袋子里的东西了。

    那是一条筷子粗细,大约食指长短的蛇,通体碧绿,像是由玉石构成,一动不动的,赢煊刚开始以为还是一件死物,为雕塑品。

    但现在,在他眼中,却是一条活泼乱动的小蛇,一直在袋子里翻腾。

    同时,给他一种极大的……诱惑。

    让赢煊有一种不顾一切,吞下肚的冲动。

    身心内外,无一处不在散发着‘饥饿’感,如狂涌般冲击着赢煊的心神,吞掉碧绿小蛇。

    “你太胖了,无缘此物!”老人轻飘飘的一句话,却给赢煊造成了成吨成吨的精神伤害。

    一时间,他竟无言以对,呆愣愣的站在原地。

    似乎是有些不忍心,老人难得的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拍了拍赢煊的肩膀。

    “免费送你一个信息,商牟一族的嫡脉子弟会因为一个长相并不出众的荒村丫头如此大动干戈?”

    闻言,赢煊心中一震,立马将自己从‘悲伤’的心境中拉出来。

    老人的话也是他心里的疑惑,按理说那小子出身如此不凡,也用不着对一个荒村丫头这般急切,不惜亲自下场以势压人。

    “那丫头,在一些修炼了特殊功法的人眼中,可是一道绝美佳肴。”老人笑呵呵的语气中,却透出一股血淋淋的味道。

    赢煊整个人都僵硬了片刻,用了好一会儿工夫才平静下来。

    “您是说……吃人?!”这句话,赢煊说的很艰难。

    老人没有回答,而是抬头看了看即将落下的太阳,说了一句‘晚上不要离开你们村长的身边’,便远远走去,喧嚣的墟市中,映在赢煊眼眸中的却是一个略显萧瑟的背影。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啊!”村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感慨道。

    “今晚不要乱跑!”留下这句话,村长又消失不见,对于这一幕,赢煊已经见怪不怪,甚至都习惯了。

    ……

    墟市,一处院落中。

    “查清这羊村的底细了吗?”一个青衣中年男子躺在摇椅上,眼中精光闪动。

    “已经查明,这羊村于百年前设立,村长一直就是那位疑似‘巫’的强者,行事很神秘,至今都无人知晓其具体位置所在。”旁边一个年轻人说道。

    “与老祖所言的那波人,样貌完全合得上!”青衣男子起身,喃喃自语。

    族中对于此次老祖受创极为重视,连多年闭关不出的族主都亲自动身,他奉命前来这片山域搜查,原本是没抱太大希望。

    没想到,一个墟市,竟完全得来不费功夫。

    “唔,对了,有那副画的消息了吗?”青衣男子回过神来,问旁边的年轻人。

    “还没有,自从三年前有过一次闪动,便再也没有动静了。”年轻人回应。

    “这幅画是上国那边的大人派下来的任务,多加注意,一有消息立刻上报。”青衣男子神色很严肃。

    “是,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属下立刻禀告。”年轻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他不想这一生都在这偏僻的莽荒度过,只有立下大功,才能抵消族中的责罚,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一微胖男子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点头哈腰的同时,口中也没停下。

    “大人,下边收了一件宝贝,似乎与族中‘奇物谱’上所载‘玉灵蛇’相似!”

    “玉灵蛇?!!”青衣男子双眸一怔,心绪不定,一股庞大的气息向四周散去,在这片院落中刮起了大风。

    好在青衣男子最终反应过来,收敛好心神,大步朝外走去。

    “在哪?”

    在所有人都离开这片院落后,一股残余的风流吹开了一扇大门,借着夕阳的余晖,能看见一副画挂在墙壁上。

    画上的,是一个三岁左右的男童,画师技艺高超,很传神,栩栩如生,眉心上一枚金黄符文将其衬托的如同一尊幼年的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