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二十七章 侯爵
    “你可能记错了。”少年的神色很‘和蔼’,而在武台上,那名随从则是突然出手袭向于山,招招不离人体要害。

    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的于山只能被动防守。

    这名随从实战经验远不是于山能比的,很快便落入了下风,口中有血溢出。

    周围人鸦雀无声,在这喧闹的墟市竟形成了一片静区。

    “你可以在重说一遍。”少年神色依旧很‘和蔼’,只是那双锐利的眼眸,却让人感到极度的冰寒。

    “说你大爷!!”

    就在这时,一道如闪电般的身影冲了过来,越过少年身边的时候,大声的问候了一句,旋即出现在武台上。

    一脚,便将那名随从踢下了武台。

    砰的一声,落在了少年的面前,此时,他还尚维持着那副‘和蔼’的神色。

    “大山哥。”赢煊扶着于山,双眸扫视,查看伤势。

    情况不是很好,肋骨断了几根,五脏六腑皆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下手真够黑的。

    也是这里的武台距离他们有点远,等到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

    “哪来的野娃子?!”看着被一脚踢下来的随从,少年眸光冷冽,射出两道可怕的光束,望向武台。

    “我这有伤药。”这时,有人上了武台,正是那位女子,一双眼眸中满是担忧。

    “谢了,能麻烦你帮我照顾下大山哥吗!”赢煊已经看到了远处奔来的村人,但还是如此说道。

    “找死!”少年大怒,眼神很阴沉,居然被无视了。

    “嗯。”女子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很小心的抱起于山,下了武台。

    “各位父老乡亲,烦请退一退,小子这里要解决一桩私事,打扰之处还请谅解。”赢煊拱了拱手,神色很严肃,只是一张带着婴儿肥的脸做出这副神情。

    嗯,怎么可以这么萌!

    “咯咯~”

    轻笑声传来,很动听,一个小姑娘笑的很欢乐,前仰后合,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瞟来瞟去非常水灵。

    年龄虽然不大,但明显是个美人胚子,肌肤莹白,美丽出尘,长的粉嫩可爱,在看到赢煊这副神情后,嘻嘻笑了起来。

    这时,那少年脸色已经阴沉的能滴水了,脚下一纵,若飞禽跃起,冲向武台,手掌一抬,雷音迸发,竟爆发出龙吟。

    “轰隆隆!!!”

    这一拳虽还未轰击在赢煊的身上,便见一条由灵气化作的雷龙缠绕在手臂上,尽管很淡,但却狰狞凶恶,无比霸道。

    赢煊硬接这一击,白嫩的手臂一震,竟有风雷之声发出,与少年的掌碰撞在一起。

    “轰!!”

    赢煊站在原地不动,而少年双臂见血,整个人如遭雷击,连连后退,武台被他踩得乱石崩飞,他摇摇晃晃,差一点栽倒在武台上。

    “嘶~”

    少年的手臂在微微颤抖,他感觉自己这一掌像是打在了一头莽龙的身上,他很确定有一块手骨折了。

    万万没有想到,一个莽荒的野娃子竟有如此蛮力。

    “哇,好厉害的小胖子!”小姑娘见着这一幕,双眼发光,若不是身后的女随从死死拉住,看那兴奋的样子似乎都想冲上武台。

    周围人石化,说不出话来,这一幕真的让他们吃惊。

    ‘小胖子’入耳,赢煊严肃的神色差点就被破功,转头看了一眼是哪个不开眼的。

    算了,年纪这么小,就原谅你了。

    “再来!”

    少年眼中发出两道可怕的光束,神色极其不善,双手陡然燃起火光,以手为刀,如同疯魔一般向赢煊砍去!

    “火焰刀!”

    赢煊双眸一亮,手臂一展,向前拍去,“接我一招六脉神剑!”

    “轰!”

    赢煊嘴里喊着‘六脉神剑’,双手动作却很简单,砰的一声,一把抓住了少年冒火的双手,看着神情有些错愣的少年,赢煊咧着嘴露出一口闪亮的白牙,而后用力狠狠向下一甩。

    “砰!”

    少年与地面来了一次狠狠的接触,发出痛哼,虎口裂开,鲜血淋淋,手臂在不断的抽搐。

    若非关键时刻,他的双臂上冒出虚淡的龙影,绕在他的双手上,非得被废了不可。

    这一刻,现场彻底寂静,落针可闻,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局。

    当然,赢煊明里喊出用剑,实际却动手的这操作,让所有人都看出了这是一个心黑的小胖子。

    “砰!”

    赢煊纵身一跃,来到了那少年的近前,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令他倒翻出去几个跟头,口鼻都在溢血。

    “啊……”少年发出惨叫。

    “公子!”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几名随从反应过来后,自家公子已经被赢煊打得快不成人样了。

    “放肆!”

    “大胆!”

    “住手!”

    他们慌了,护卫公子不力,使其遭受如此重辱,回去必有重罚,现在只期望擒下这个野小子,能让公子出些气。

    冷冽的杀气四溢,一道道法理演化的宝术锁定赢煊。

    “野娃子,你生活在这偏僻的莽荒里,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有多广阔,有些事不是你这个年龄能承担得起的。”随从的话语冰冷。

    赢煊没有理他,他向来信奉能动手就尽量不说话。

    一脚重重的踩在少年的手上,‘咔’的一声,骨折。

    “你……”随从大怒,但再不敢说出狠话,不然公子怕是真的要折在这不知轻重的野娃子手里。

    “小胖子,你快点走,他们家很厉害的,我帮你拦着。”那小姑娘终于挣脱了自家的女随从,一个提纵便来到了近前,一双亮闪闪的大眼睛发光。

    可怜她家的随从,脸都吓绿了。

    这要是那心黑的小胖子有什么歹想,伤着小殿下,他是百死莫赎。

    “有多厉害?”赢煊露出了一个很‘不屑’的眼神。

    反正,村长已经给他传音了,再大的事有他在,伤了羊村的人,就必须有个说法。

    此时,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墟市不少人的注意,有了解少年身份的人好心的给赢煊普及了一下。

    “小娃,紫岳商牟一族传世已有千年,族长被羽国敕封侯爵之位,治下巨城百座,领民亿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