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十六章 扼杀
    时间流逝,一晃就是三年。

    小不点重新学会了走路、说话,乌黑的眼睛,肥嘟嘟的小脸蛋,成功的将赢煊村宠的地位夺了过去,很受村民的喜爱。

    一切都很美好,唯有一点让村长很是恼火。

    关于小不点的名字的问题上,赢煊跟他缠了三年!

    整整三年!!

    他认为自己一村之长的地位受到了严重挑衅,因为现在只要看到赢煊这个‘逆贼’,他甚至都有下意识避开的念头。

    “村长。”

    说赢煊,赢煊就到。

    门外响起了赢煊的声音,熟悉的奶香透过门墙钻到村长的鼻子中。

    “呀,小煊哥来了。”

    还在熟睡的小不点一个鲤鱼打挺,翻坐了起来,快速的翕动了几下小鼻子,刚睡醒还有些迷茫的大眼睛立刻就有了精神,麻溜的翻身下床。

    打开门,没有见到村长,赢煊也不以为意,最近村长有些神出鬼没,老是看不到影子,估摸着又到哪捡东西去了。

    这一点,只要在羊村待个几年,也就习惯村长不在了。

    看着接过陶罐,吃得香甜的小不点,赢煊有些犯愁。

    对于小不点,他是很喜爱的,毕竟他的遭遇实在是太可怜了,能活下来,除了他的那滴血,也算有几分运气在里头。

    给小不点喂兽奶,也只是他的一点恶趣味,但没想到这都三年了,愣是给喂出瘾了。

    每天没有一罐兽奶,他能在你耳边唠叨一整天。

    这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小不点已经朝着‘宽阔’的方向进化了。

    村长对他说了一大通,按照赢煊的理解,就是营养过剩。

    看看,都有小肚腩了。

    原本是英俊小生的成长路线,硬是给他喂成了胖嘟嘟的成长路线。

    好在,他还有最后一手。

    带着肚皮喝的圆鼓鼓的小不点,在村里走了走,消消食。

    然后,赢煊掏出了一本青铜书卷。

    《负岳法》

    这部经文很神异,也很随缘。

    羊村的收留,让他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危险的大荒中有了一个家,能平稳的成长。

    可以说,若没有羊村,没有村长,他现在还是不是活着都是两说。

    赢煊不是白眼狼,《负岳法》在他眼中也并不比羊村收留之恩大得多。

    只是在他给羊村讲解这部经文时,奇异的一幕出现了,没有一个听懂的。

    即便是羊村文化程度最高的村长,也是一脸‘懵’的看着赢煊。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赢煊给他们说了一大通的‘胡言乱语’,差点就被他们给当成了神经病。

    这让赢煊认知到了这部经文的神异,听之不存,视之无物,听不得,也下意识的‘看’不见这青铜书卷。

    直到有一天,赢煊在翻看完《负岳法》后,将其放到一边,一旁玩耍的小不点好奇之下一把抓住,一口乳牙咬了下去。

    还好赢煊反应快,救回了小不点的乳牙。

    这也让赢煊很高兴,开始手把手的教小不点《负岳法》。

    只是,小孩子心性不定,让赢煊体会到了为人师到底有多么的不易。

    最近,这段‘折磨时间’总算是快要结束了。

    小不点已经成功的把《负岳法》一共一万九千六百字牢牢记住,接下来便是进行第一次的修行。

    赢煊已经将小黑棺给他讲解的《负岳法》要点全都塞进了小不点的脑袋里,以小不点的悟性,应该也就在这几天了。

    主要还是小孩子心思不定,尤其是小不点,总爱胡乱问个不停,简直就是十万个为什么附身,让赢煊脑阔都大了。

    太阳高挂,柔和的霞光洒落,将处于雾气中的羊村染上了一层色彩,缓缓流淌。

    一群青壮男子集结在一起,大包小包的背着,还牵着善于山地行走的驼兽,这是要前往百里外的墟市去交易物资。

    羊村所在的区域在大荒中都是极为偏僻的一带,百里内也只有这么一个墟市能够提供诸村交易的平台。

    “阿叔。”

    小不点被赢煊带着遛食,看见即将出发的众人,屁颠屁颠额跑了过来,挨个问好。

    一群青壮哈哈大笑,捏了捏小不点圆润的小脸,便骑上驼兽出发了。

    “小蛋蛋,看见阿叔怎么不打招呼啊?”

    一位在最后的壮汉回过头来,嗓门大的整个羊村都能听见,引得一群青壮哈哈大笑。

    赢煊面色如常,每天都要面对来自阿叔们的‘问候’,他已经习惯了。

    只是在碰见一位膀大腰圆的壮妇时,仰着头,用很无辜的语气问道:“夏婶,窑子是什么地方啊?”

    “你这孩子,听谁说的?”壮妇夏婶皱着眉头,赢煊一直以来‘乖宝宝’的人设,让夏婶认为他这么小的年纪是不可能懂这些的。

    “就刚才,大福叔说的,很高兴,到底是什么地方啊?”赢煊一脸好奇。

    讲真,这还真不是他无中生有,他是真的听到了,只是将对象换了下。

    刚开始他也是很懵,这个世界是越来越奇怪了,连窑子这种场所都能在这莽莽大荒中开设,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

    话归正题,让大福叔一人而让全村成年男子记个教训,赢煊认为很值。

    色是刮骨刀,他最近已经频繁听到这两个字了。

    能让一个男人即便是隔上百里之远,也这么迷恋的,这得长的有多销魂啊。

    “或许,村长就是去处理这件事的吧。”

    赢煊若有所思,村长在他的眼里,一直都是一个很神秘的存在,知道他体内血液不凡这一点就先不说了,能把他安然无恙的从原始山脉里将他带回羊村,所需要的实力,在赢煊眼中,只有四个字。

    深不可测。

    坐在那块熟悉的青石上,屁股上传来的冰凉让他将心思放在了现下。

    “来,看看,还有哪些不懂的。”

    拿出《负岳法》,赢煊一个字一个字的讲解最后一段。

    主要并不是理解,而是将这神符真文牢牢记在心里,皆是自会有符文真意自然而然浮现心头。

    小不点眼睛瞪得大大的,模样很专注。

    不敢不专注,赢煊已经很严肃的通知了他,再要十万个为什么,就把兽奶停了。

    就这样,赢煊很‘残忍’的扼杀了一位大荒少年的丰富想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