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二十六章 挑衅
    “好俊俏的娃娃!”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大黑镇里的人的注意,羊村一众人刚到不久,就被村长拉过来凑热闹了。

    村长的第一时间就瞄向了火鳞马上的俊秀少年和乖巧可爱的女童,又瞧了一眼身旁的赢煊,摇摇头,叹了一口气。

    赢煊:“……”

    这是嫌弃的眼神吧,一定是吧。

    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现在的赢煊是个什么形象。

    穿着兽皮,还露出了半截臂膀,身材‘稍稍’有些……丰满,脸上带着点‘婴儿肥’。

    嗯,一个字。

    胖。

    “我也想瘦下来啊。”

    对于自己‘丰满’的身材,赢煊也有些犯愁。

    气海打不开,实力又在一点点上涨,导致身材不受控制。

    谁能告诉他,这种情况该怎么解决。

    “你……还是很可爱的。”村长拍了拍赢煊,很违心的说出了这句话。

    别人家的娃终究是别人家的娃,自家的再怎么胖……那也是自家的。

    赢煊内心(* ̄︿ ̄)

    不说这句话,你还是我敬爱的好村长。

    “看,又来人了。”

    远处,传来一声声破空之响。

    “轰隆隆!!!”

    似有千军万马在奔腾,传来阵阵嘶吼声,云雾翻滚,数十头鳞甲森森的骑兽腾云驾雾而来,在背上皆载有一名铁甲骑士。

    打前排的那名骑士的背上插着一杆猎猎作响的大旗,上面书写两个大字:

    无渺!

    虽仅仅数十人而已,却像是如同千军万马般冲来。

    这一刻,天空都好似在颤抖,云雾翻滚激荡,煞气冲霄。

    “好大的排场。”旁边有人惊叹道。

    “嗯,确实‘大’。”赢煊点点头,双眼笑眯眯的,很是赞同,一双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群骑士的中间。

    五彩云烟弥漫,一头五色飞禽载着一个女子,穿着黄金甲胄,曲线优美,胸部饱满,双腿笔直修长,

    头盔露出的面部,肌肤洁白晶莹,双眼凌厉,一头秀发飞舞。

    “无渺金族百年来最耀眼的明珠,这点排场算什么?”旁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慢悠悠说道。

    “老爷子,无渺金族很厉害吗?”赢煊看了一眼老人缠在腰上的布袋,好奇的问道。

    “自然厉害。”

    “没了?”赢煊还想着从这位老人身上知道些外界的信息,正等着下文呢,居然就说了这么一句,心里那个郁闷。

    “老爷子,您也是来参加墟市的吗?”赢煊不想错过了解外界的机会,强行搭话。

    “你说呢!”老人瞅了一眼赢煊,那眼神,跟村长刚才的眼神像极了。

    赢煊:“我……”

    最终,赢煊还是没能从老人嘴里套出些什么信息,反倒被一口闷气堵在心间,就两个字:

    难受!

    没过多久,墟市开了。

    很热闹,人很多,因为在那无渺金族之后,又来了十几波人马,听那老人的口气,来头似乎都很了不得。

    同时,赢煊从村人口中得知,有了好些以往不曾见到的陌生人,似乎不是这片地域的。

    人多了,自然就热闹了起来。

    卖矿石的,卖异兽的,卖肉干的……林林种种,甚至还有买卖人口的。

    莽荒生存不易,像羊村这样的,终究是少数,为了能活下来,相邻的村子有时也会发生械斗,争抢狩猎的地方,输了的,自然就成了战利品,被拉到墟市卖掉。

    奴隶,以前赢煊只在书本影视上了解,如今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这是一个没有人权的世界,赢煊如此提醒自己。

    羊村在墟市有固定的位置,赢煊帮忙铺好摊位后,目光就被旁边热闹的一幕吸引了。

    两个壮汉在搭建好的高台上,你一拳我一拳,拳拳到肉,强健的肌肉碰撞,引来了周围人的喝彩声。

    以赢煊的视力,看见了好几处类似的高台。

    刚开始赢煊还以为是单纯的比武,不过在村人们的口中,才得知在比武的前边还得加上两字:

    相亲!

    墟市不仅是交易物资的平台,同时也为周围诸村的少年男女提供一个‘互相认识’的平台。

    这次来的村人中,就有几位刚成年,在村长的鼓励下,红着脸上了台。

    虽然都才刚成年,但羊村的食堂,村长的小学堂没白开,横推周围诸村同龄人无敌手,成功找到了另一半。

    事实上,自从有了羊村后,就牢牢霸占着‘比武相亲’的头把交椅,刚开始周围诸村还有些牢骚,最后这些声音都消失了。

    所以,对于这个结果,没有人有异议。

    不过今天,情况有些不同了。

    “慢着!”

    说话的是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身青衣,细长的眉毛,高挑的鼻梁,尖细的下颚,加上一双锐利如膺般的眼神,那种不将所有人放在眼里的傲慢模样,在人群中特别显著。

    身后跟着几个随从,无论男女皆带着一股肃杀之气,震慑周围的人。

    “这武台谁都能参加,是吧!”少年问询一位中年男子,他虽然没有任何举动,但单单身后的那几名明眼看就知道是身经百战的战士,散发出的那股杀伐之气,中年男子就感到心惊胆颤。

    嘴唇发抖,道:“……能……”

    “车彰。”少年回头吩咐了一句。

    顿时,有一名随从上前,上了武台。

    台上的,正是羊村的人,叫于山。

    他接连取得胜利,获得了一位女子的垂青,正值兴头上,就碰上这糟心事。

    很明显,这是来找事的。

    “你们想干什么!”他面色很不好看,任谁碰上这种事,都会如此。

    下面,那少年没有理会于山,而是又问了一句:“对了,是不是谁赢了就能得到她!”

    少年指了指武台的另一边,人们顿时明白了少年挑衅的原因。

    那里有一名女子,正是看上于山的那位。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她长的并不是多么的倾国倾城,却引来了这位一看就来头不小的少年郎。

    “……不是的……这种事……得人姑娘……愿意才行。”中年男子尽管很紧张,吐字都有些不清,但还是坚持着说完了。

    比武相亲,并不是赢了就能得到姑娘的垂青,还得人愿意才行。

    只能说赢了有更大的几率,但并不是像这位少年口中的那样,赢了就得到她,这已经算是强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