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十三章 不讲武德
    接下来,赢煊在这片原始山脉中上演了一幕‘绝地求生’的戏码。

    遇到了太多凶险,甚至冒着生命危险斩杀了一头猛兽。

    没有办法,他在这片原始山脉中,处在食物链底端,在肉食凶兽的眼中,就是食物。

    不拼命,就会沦为其他生灵的盘中餐。

    三个月后,他整个模样都有了巨大的变化。

    原先宽大的衣服早已破烂的不成样子,被他做成一个小背包,将记载着《负岳法》的青铜书卷包紧。

    他自己则用蛮力剥了一张兽皮裹身,那枚玉佩贴身存放。

    唯一算得上好消息的是,赢煊发现越往前走,危险的程度也开始慢慢减弱。

    至少,像那头突破天际的石头人那般高的生灵是没再见到了。

    而他也不再是处于食物链底端,一头吃草的兔子被他成功捕猎到,用火行之力,烤了半天勉强熟了后。

    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次开荤!

    o(* ̄▽ ̄*)o

    两个字,幸福。

    现在他最烦的就是,那种很强,但又要不了他命的生灵对他有着很大的兴趣,往往要穷追不舍几天几夜无果后方才罢手。

    当然,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顺利的逃脱。

    有一次,他在歇息吃食物的时候,一条水桶粗的巨蟒从地里钻出,将他死死地缠住,要把他活活勒死。

    赢煊一眼就将这条巨蟒认出了,几天前他被其追杀时候,找了个机会狠狠给它来了一记重击,蛇首差点就被开瓢了,这是来寻仇了啊。

    又一次面临生死,赢煊没有慌张,很冷静的运转负岳法。

    登时,一股重力降临在巨蟒身上。

    “砰!!”

    突然加深的重力让巨蟒猝不及防,蛇首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赢煊则单臂挥动,在蛇身上轰出了一个血洞,蛇血染红了大片泥土。

    他藉此机会,单臂就像打桩机一般,轰击血洞。

    巨蟒吃痛,放弃了缠身,一头扎进了地底,留下一滩血池。

    强忍着身上的剧痛,赢煊也离开了此处。

    大荒中,血腥味会引来猎食者的注意,待在此处,会有生命危险。

    说来也是幸运,这负岳法他一直没有忘记修习。

    一个月下来,小有成就。

    前几天更是有了小小的突破,将一枚神符真文印刻在手臂上。

    除了能御使一股重力外,还将他的防御大大增加了,这才得以在巨蟒的袭杀之下反击成功。

    此后数天里,那巨蟒始终跟在赢煊的身后。

    冷不丁的就趁他不备,袭杀而来,无果后就钻入地下,让赢煊一阵干瞪眼。

    烦不胜烦之下,赢煊以身为饵,以左臂骨折的代价,这才将其活生生锤死。

    左臂骨折,赢煊需要尽快回复伤势,单靠自身的恢复还是太慢了。

    因为在这危险丛丛的原始山脉中,没有那么时间给他回复伤势,现在战斗力下降的他存活率可谓是直线下降。

    因此,他盯上了一窝鸟蛋。

    那是一头浑身金羽的巨禽产下的,一双金翅展开有近二十米,这种可怕的生灵所产的蛋,蕴含着极为丰富的‘营养’。

    赢煊有一次就无意间吃到了一颗,那时还在原始山脉深处的他,遇上了两只巨禽开战。

    在绕路的途中,一颗蛋好巧不巧的就滚落在了他脚下。

    蛋碎了,流出来的蛋液让许久没开荤的赢煊饱餐了一顿。

    也是借着这蛋液,他的负岳法才能在这三个月内仅仅只是每天修行一次,就能有小突破。

    总之,鸟蛋是他唯一能想到的补充身体‘营养’的东西了。

    其余如草药之类的,他一个都不认识,根本就不敢用。

    赢煊观察了好几天,这头金羽巨禽的伴侣似乎出了什么问题,久久不见回来,它已经有些焦急了,开始频频往外展望。

    最终,在赢煊欣喜的目光中,振翅飞走了,临走时还在四周飞了一圈,留下了它的气机,震慑不怀好意的生灵。

    赢煊没有急急忙忙的就去取鸟蛋,而是一直追着金羽巨禽,直到看不见它的身影后,这才急忙转身。

    机会转瞬即逝,金羽巨禽随时都有可能回来,耽搁不得。

    一路上,他见到了很多骸骨,都是原始山脉中的猛兽与巨禽,被生生撕咬吃掉后所遗,导致这里死气沉沉,兼之金羽巨禽的气机震慑,使得这里变得寂静一片。

    到了,一座陡峭的山崖上,有着一个巨大的巢,即便隔着很远,赢煊也看得很清晰。

    左臂骨折,让赢煊费了好些功夫才爬了上去。

    “呼……终于上来了。”

    甩了甩有些酸痛的右臂,赢煊将目光扫向鸟巢。

    近距离观看,格外的震撼,鸟巢足有十多米长,占据了大半的崖顶,都赶得上一座两层小楼了。

    纵起一跃,来到巢上,顿时感到一阵阵的森寒气机袭来,浑身一阵发凉。

    巢内,铺着一层黑色泥土,几枚晶莹如玉的蛋静静的呈现在那里,蛋壳上还有着一些纹络,点点辉光闪耀。

    “好冷!”

    赢煊打了个冷颤,知道金羽巨禽在这鸟巢中留了保护鸟蛋的手段。

    “嘶~~”

    越来越冷了,赢煊收起了贪恋,只拿了一枚鸟蛋,就赶紧开溜。

    不久,就出了金羽巨禽的活动范围。

    “呼~”

    一切顺利,赢煊提着的心也放了下来,稍稍歇息了一番后,寻到了一处天然形成的小洞,用石块将其封住,只留下通风口。

    接下来,赢煊握紧拳头,先是试探性的打在蛋壳上,随后慢慢加力,直到有了裂缝后,这才收手。

    抱起鸟蛋,赢煊就往嘴里倒,咕咚咕咚喝个没完。

    才一会功夫,他的身上就冒起一层淡淡的血气,一股暖流自内而生,由经脉流向左臂,修复损伤的筋骨。

    而在数里外,一座孤峰上,有一道人影静静的望向赢煊所在的方向。

    这是一个长相很和善的老者,慈眉善目,他的须发均已斑白,眼睛笑眯成一条缝儿,红润的面庞上散发着光华,流露着老农喜逢丰年般的笑容。

    “好料子啊。”

    ……

    赢煊喝蛋液喝上瘾了,既营养又好喝,还有助于他修行负岳法。

    是以其所过之处,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

    能被他瞧上的,虽不是所在区域的霸主,但至少也是中层阶级。

    被偷了蛋自然是怒火冲天,看谁都像偷蛋贼,见面就是干。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只有地上跑的,赢煊没去下毒手。

    这一天,又是一个丰收日。

    赢煊抱着一颗晶莹如碧玉般的蛋就是一阵狂吸。

    “咕咚~咕咚~咕咚~”

    片刻功夫,有磨盘这么大的蛋就变得空空如也。

    放下蛋壳,赢煊连运行负岳法,‘嗡’的一声,通体晶莹,有玄异符文若隐若现,将蛋液中的能量汲取。

    这一刻,赢煊每一寸血肉都在发光。

    突然,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赢煊的背后,是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

    只见他掏出一根通体黝黑的铁棒,就这么静静的站在赢煊身后,竟是毫无察觉。

    没过多久,赢煊便结束了这次修行,正当他准备站起来的时候。

    “砰!”

    一根铁棒抽在了赢煊的后脑勺上,没有丝毫防备的他,就这么直挺挺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