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十二章 莽荒血路
    苍穹万丈,群峰耸立,一片原始景象。

    山林茂密,阴气弥漫,时有毒虫出没,兽吼声沉闷如雷,令人头皮发麻。

    “吼~~”

    群山深处传来雷鸣般的兽吼,即便是隔这么远,吼声的余波还是使得山石滚落,回音阵阵,林木剧烈摇摆,树叶乱飞。

    赢煊脸色很不好看,他来到这‘光明世界’已经有一阵了。

    刚开始,他还是很开心的,毕竟看着这些花花草草,青红翠绿什么的,压抑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许多。

    只是,接下来的经历让他不禁开始怀疑人生。

    见过成人拳头那么大的蚂蚁吗,密密麻麻的一片,所过之处,凡是有血有肉的,全被啃食的干干净净。

    要不是小黑棺提醒的早,且施法屏蔽了赢煊的气息,结果难料。

    正当他坐下喘口气的时候,好巧不巧的,坐在了一尊超巨大石头人的头上。

    或许是被赢煊的气息刺激到了,又或许是因为其他之类的原因。

    总之,这个高大的离谱的石头人从横卧的姿态站立起来,直接就将赢煊送到了万丈高空之上。

    要不是小黑棺,赢煊就要被石头人的巨掌给当做‘鸟屎’处理了。

    而在被小黑棺带离这万丈高空之上时,赢煊隐约看见了一头通体金光闪闪的巨禽挥动着双翅,朝石头人抓去。

    “我这是来到了洪荒大陆吗!!”赢煊面色发白,极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了传说中的洪荒。

    回到现在,此刻他所在的这里,大山一座接着一座,通体皆呈灰色,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表面光秃秃的,看不见丁点植被。

    “绕过去。”话变得很少的小黑棺出言提醒。

    赢煊很听话的照做了,奔行数十里,在稍微有些靠近这荒芜的荒山时,忽然便一阵通体发凉,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

    他睁大眼睛,努力的想要发现些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直到彻底远离后,才不在感到心底发凉,周围的山地郁郁葱葱,与刚才的荒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回首望去,那片灰色山脉死气沉沉,植被不生,更有朦胧雾霭弥漫,像是尘封了无数岁月。

    “究竟是什么危险?”赢煊好奇问道。

    只是小黑棺没有任何回应,赢煊也习以为常了。

    小黑棺现在变得越来越‘高冷’了,除了给他指明规避路线,其余时间压根就不怎么说话。

    “咔~咔~咔~”

    这时,那片荒山传出奇怪的声音,像是地面有什么东西在挣脱,山石滚落,紧接着一阵沉闷的哀鸣响了起来。

    突然,砰的一声,突然间,整片山脉崩塌。

    毫无征兆的,冒出一大片雾霭,景象极其诡异。

    “那是……”赢煊睁大了眼睛,感到很震惊。

    山脉崩塌,露出一道巨大的裂缝,一只被赤金铁链箍得死死的巨手探了出来。

    “好大!”

    赢煊一脸呆滞,这只巨手,以他观测,比他旁边这几座大山加起来都还要巨大。

    雾霭涌动,烟尘弥漫,巨手向上探出,用力挣扎,像是要挣脱禁锢他[海棠书屋 www.lvshuw.com]的赤金铁链。

    巨手很用力,赤金铁链哗啦啦作响,刺耳的声音即便是隔得远远的,赢煊也感到一阵不舒服。

    “砰!”

    最终,巨手还是没有成功,重重的跌回了地底,激起滚滚烟尘千丈。

    一切恢复平静,雾霭也消散,只留下一地的残石断山。

    这时候,赢煊也知道了这片荒山是怎么形成的了。

    想来,在他之前不知道多少岁月里,这只巨手就已经挣脱过多次。

    这片荒山,应该就是在一次次的挣脱过程中形成的。

    过了很久,再没有任何动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赢煊好长时间没有说话,他的这个开局怕是地狱难度吧。

    要是没有小黑棺,他铁定死翘翘了。

    这才半天不到,看看都遇到了些什么可怕生物!

    怀揣着对未来的担忧,赢煊继续按照小黑棺的指示奔行在原始山脉之中,再不做任何停留。

    他现在唯一的期盼就是,找到文明存在的痕迹,哪怕是原始部族时期他也认了。

    ……

    数日后,正值清晨,赢煊睁开眼睛,朝霞璀璨,沐浴在人身上暖洋洋。

    在一处山泉洗漱后,吃着路上摘下的不知名的果子,五官登时变得扭曲,涕泪横流。

    太酸了!

    开局已是如此艰难,赢煊万万没想到的是,就连吃的也成了问题。

    他原以为,以自己的能力,搞定一只形似兔子的凶兽是没问题的。

    只是现在都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左眼,让他明白了。

    自己,或许是这片原始山脉食物链的最底端。

    简称,战五渣。

    这几天的历程说出来都是泪啊,他向来是无肉不欢的。

    现如今却连吃了几天的素,还酸的要命。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

    理解并背诵一遍名言后,赢煊握紧拳头,为自己打气,再次上路。

    一路上,穿山越岭,避过了不少凶兽,危地。

    只是小黑棺的越来越沉默了,直到最后讲了句‘沉睡’后,任赢煊怎么喊叫,都没见回应。

    没有了小黑棺指路,赢煊在这原始山脉中的存活率登时直线下降。

    比如现在,他就被一头三层楼高的野猪给追杀了整整两天两夜。

    也不知道是什么仇什么怨,导致它这般锲而不舍。

    只要赢煊稍有停顿,就会被它循着气味追上,纠缠不休。

    这野猪,浑身皮糙肉厚,兼之一双獠牙坚硬无比,一路横冲直撞,有好几次都差点被追上。

    “没完了是吧。”

    刚摆脱了追杀,还没等踹上几口气,听到后面传来的一阵阵轰隆声,以及山石破碎,古木倾倒的声音,赢煊熟练的躲过一记‘野蛮冲撞’。

    “轰隆隆!!!”

    他刚避过去,一片烟尘散开来,蒙蒙一片。

    刚才他依靠的山壁,被撞出了一个坑坑洼洼的大洞,大野猪后蹄反动,激起大片泥土,正在努力的将猪脑抽出来。

    这就是赢煊能在这头大野猪两天两夜的追杀活过来的原因。

    它太笨了,也太专一了。

    就只会这么一手‘野蛮冲撞’,赢煊已经摸清其中的规律,很轻松的就能避开。

    突然,蒙蒙烟尘之中,传来了大野猪凄厉的惨叫声。

    赢煊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转身就跑,直到确认安全后,方才停了下来。

    刚才他匆匆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大野猪所在的地方悄然化作了一片泥潭,任由其如何挣扎,缓缓将其吞噬。

    这里,就是原始世界,到处是可怕的凶兽,到处都是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命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