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十一章 重见天日
    “砰!”

    赢煊重重的坠落在地,此刻已是身在神秘小殿中。

    只是这无尽的空旷,渗人的寂静,像是来到了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

    没有一点生机,时间在这里都似乎停滞了,与其外在形态实在是相差甚远。

    “棺王,你怎么样了?”赢煊双手捧着破破烂烂的小黑棺,很担心。

    这密密麻麻的裂纹,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生怕一用力就将其给‘碎尸万段’了。

    现在他们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小黑棺要是没了,他也难逃一死。

    “死不了……”奄奄一息的语气,让赢煊心又提了起来,因为他看见小黑棺表面又多了好几道裂纹。

    “现在该怎么办。”

    小黑棺的遭遇,显然这里有什么恐怖的未知存在,且对他们有着莫大的敌意。

    “他们一时半会还进不来,这里应该是有传送台的,找到它,咱们就有救了。”

    小黑棺的伤势真的很重,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裂纹又增多了。

    “怎么找?”赢煊问道,没去问这一时半会究竟是多久,也没问万一要是没有传送台怎么办。

    很明显,他俩的命就要寄托于虚无缥缈的运气上了。

    “你随便找个方向吧。”

    赢煊:“……”

    这么随便的吗!

    没时间去吐槽,现在时间就是命。

    迎着不知从何而来的昏沉的暗光,赢煊踏上了赌命之路。

    这条路,成了命就保住了,不成则葬身此地。

    寂静的荒原上,一道小小的人影以极快的速度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留下一个个坑洞。

    “棺大爷,要顶住啊!”

    ……

    奔行在辽阔的荒原上,赢煊时不时就能看见几株古树扎堆,奇形怪状的枝干狰狞的向外伸展。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空气中开始浮动着一股腐败恶臭的气味,令人作呕。

    很快,赢煊便看见了这股难闻气味的源头。

    此刻,在他眼前,一条浓稠的乌黑大河流淌而过,一只破烂而空荡的小船孤零零的漂浮在黑河上。

    小船通体黝黑,木质烂损,一盏纸糊的破旧灯笼歪歪斜斜的挂在其上,灯火全无。

    岸边离他不远处,立着几颗枯树。

    一只怪鸟栖身树上,偶尔发出阵阵尖利和嘶哑的怪叫,令赢煊一阵毛发倒竖,胆寒心颤。

    这是一幕很诡异的情景。

    昏暗的天地之下,一条散发着腐臭的黑河不知流向何处,一只孤零零的小船在其上古怪、轻轻的荡漾着。

    赢煊只是看了几眼,远远地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感知到一股令人窒息的诡异气息。

    恍惚间,仿佛看到了一头纵横天地的远古荒兽,在仰天长啸,让人心神剧震,周身颤栗。

    赢煊转身就走,这种诡异的地方,多待一秒就是对自己的小命的不负责。

    “咔嚓!”

    碎裂的声响传出,让赢煊整个人都僵硬了片刻,这才将脚步移开,低头看去。

    一具雪白的骸骨,静静的趴在地面,而赢煊记得很清楚,也很确定,刚才绝对没有这副骸骨。

    “握草!”

    头皮一阵发麻,赢煊想起了在殿门之外死里逃生的那次。

    要不是小黑棺将他叫醒,怕是到死都还不知道身后有着一个人影。

    尤其是他又看到一幕极为眼熟的画面。

    在旁边地面上,有着几个干涸的血字,那种模糊、黏稠的感觉,以及传达的不甘、愤懑的情绪,跟之前他见到的一模一样!!

    “真他娘的是天才!!小子,跟着这副骸骨的方向走!”

    就在这时,小黑棺说话了,似乎对这骸骨的原身极为赞叹,接连说了好几句赞叹话语。

    赢煊将信将疑的走了几步,见没什么异常发生,这才把心稍稍放下,继续走下去。

    不久后,又发现一副白骨,仰面躺在地上,旁边照例有几个血字,这会儿传递的情绪似乎是……高兴?!!

    一脸懵逼的继续走下去,不出所料,他接连看到了十几副骸骨。

    而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越往前,骸骨旁边的血字传递的情绪就越高兴,小黑棺更是冒出了几句‘握草’。

    显然,这些骸骨的原身做出了什么让小黑棺都惊叹不已的事。

    就在这时,赢煊隐约见到前方一片起伏,等他走近一看,神情登时一滞。

    一片废墟映入眼帘,而出现在他眼前的不过是极小一部分。

    有更加浩大的废墟,横向贯通至他视线范围极限之外。

    断壁残垣,倾倒的石柱,遍地的瓦砾……似是在诉说着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

    在那遥远不可知的过去,这里应该是一片连绵不绝的宏伟宫殿群,极致辉煌。

    而如今,只留下这一副凄凉的景象,辉煌落幕。

    往里深入,就更见这片废墟的浩大。

    目之所及,皆是由巨石堆砌而成的地基。

    完全可以想象在当初,这里是多么的宏伟与辉煌。

    “嚓~嚓~嚓~”

    踩着瓦砾发出一阵阵响声,路过一座座倒塌的宫殿。

    就在这时,赢煊停下了脚步,在这一片断瓦残垣中,一座完好无缺的宫殿显然极为引目。

    就在前方大约一百米处,一座宫殿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而在殿门之外,一具尸体杵着,其原始的装扮,极为眼熟的背影。

    即便是不看正面,赢煊知道,这就是他在小殿之外见过的那具尸体。

    “脑阔痛!”赢煊捂着脑袋,表情很痛苦,这算什么,套娃么!

    突然,宫殿剧烈震动了起来,一片迷雾自四面八方淹没过来,呈摧枯拉朽之势,根本无法阻挡。

    这是一种很可怕的力量,像是天地未开之前,混混沌沌,势不可挡。

    要是被淹没,必死无疑。

    “我还不想死啊!”

    赢煊彻底心凉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我就想好好活下去,怎么就这么难!!

    这片迷雾来的太快,连小黑棺都不曾发觉……嗯?!!赢煊眯着眼看向左手掌心,一副‘小黑棺’纹身印在手心。

    而就在这时,他的右手食指,陡然大放光华,神圣无比,涌来的迷雾顿时一滞。

    而后,一块玉佩浮现在他的眼前,摇动了一下。

    眼前一亮,赢煊发觉自己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前方矗立着一扇门户。

    赢煊心中震动,这扇门户与小黑棺之前用他的血打开的那扇门户极为相似。

    甚至就只是大小的差别,其他的一模一样。

    想着自己左手上的太极图印,他有七成把握,这里就是他们的生机所在。

    不出他所料,太极图印自动从他的左手臂上飞出,落入门户的中央。

    “咔~咔~”

    一阵金属转动的声音,门户洞开,露出一个生机勃勃的光明世界。

    不再是阴暗昏沉,满目的苍凉,不再有坟墓,尸骨,断壁残垣,没有腐败恶臭的气味。

    清新的空气似乎透过门户迎面拂来,赢煊甚至感觉自己闻到了花草的芬芳。

    没有迟疑,赢煊快速向着门户冲去,向着许久不见的光明世界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