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十章 神秘小殿
    “这里很安全,你就在此处,不要走动,本座去去就回。”

    小黑棺说完这句话,便化作一道流光,激射向浮空岛屿,只留下赢煊一个人杵在原地。

    草(一种植物)

    留下一句优美的问候语,赢煊双脚一蹬,向着临近的湖泊奔去。

    显而易见,这里应该是个好地方,那些悬空岛屿八成有着什么宝贝。

    他也有自知之明,何况自己也够不着,所以还是老老实实选个地方,修习‘负岳法’才是正道。

    这里山势陡峭,并无什么路径,废了好一阵子功夫,赢煊才来到了一处湖泊边。

    湖泊澄净如蓝宝石,天地灵机的浓郁使得岸边生长着大片的植物,生机勃勃。

    巨大的古木矗立,枝桠伸展,像一座小山似的,粗大的藤蔓缠绕,如一条条蟒蛇爬的到处都是,更有阵阵花香扑鼻,姹紫嫣红一片。

    站在这里,都不用运转负岳法,天地灵机都自动的没入体内。

    赢煊四处打量,想寻一处修行之地。

    “嗯。”

    赢煊忽然有了发现。

    就在前方大约百米远处,几根粗藤环绕,中间形成一块空地,地面是草坪,有着一个小泉池,大小与他在老家的脚盆相同。

    泉水汩汩而流,其中生长着一颗一米多高的小树,叶片呈五彩之色,枝丫却呈黑白二色,挂着十几颗樱桃大小的果实。

    果实很奇特,颜色时时刻刻都在变化,上一秒还是红色,下一秒就变成绿色了,看得赢煊一阵称奇。

    好奇之下,赢煊穿过藤蔓,快步走了过去。

    距离还很远,便闻到了浓郁的果香,口水顿时就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

    “真香啊!”

    来到近前,果香更加芬芳了。

    “咕噜~”

    肚子响了起来,直到这时,赢煊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有好久没吃饭了。

    具体多久,他并不清楚,但想来肯定有段时日了。

    “会不会有毒?”看着颜色变幻不定的果实,赢煊有些不确定。

    颜色鲜艳的东西,往往也会藏着毒性。

    芬芳的果香不停的往他鼻口蔓延,勾引他的馋虫,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这果实一半可能是什么天材地宝之类的,也有一半可能是蕴藏毒性,他赌不起,也没必要。

    毕竟,命只有一条,得珍惜。

    用了极大的毅力将自己的视线从小树移开,赢煊忽然又有了发现。

    就在这密密麻麻的藤蔓空隙间,他发现了一座若隐若现的殿宇。

    就在几十米远处,被藤蔓遮住,不仔细看还很难发现。

    几十米的距离,赢煊几个蹬步,便来到了近前。

    殿宇很小,谈不上什么恢弘,但是一靠近,便让赢煊感受到了朦胧的时光流转,岁月的变迁,带给他无尽的宁静。

    赢煊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眼见所见的小殿如同一幅陈旧的历史画卷,有种岁月的气息在弥漫。

    “握草!!”

    就在这时,赢煊眼角余光不经意的一瞥,又双叒叕有了新发现。

    一具尸体,就直直的杵在他旁边。

    赢煊初时被这座小殿所吸引,并没有留意到周围的情况,或者说下意识的忽略。

    直到这时才发现一具栩栩如生的尸体就离他不到两米远。

    赢煊心中凛然,小心戒备,慢慢与这具尸体拉开距离,只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的心中再不能保持平静。

    他与尸体的距离很诡异的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仿佛他一直在原地走动。

    心中一沉,赢煊将目光凝望向尸体,这是一个很壮硕的男子,穿着有些原始。

    不知名的兽皮包裹着身躯,披散的头发,粗犷的面容,一看就给人一种豪爽的感觉。

    可是,仅仅就是在他注视的一瞬间,壮硕男子一下子就全身干瘪了下去。

    紧接着血肉枯败,化作一具骷髅,随风化作齑粉。

    “这……这??”

    赢煊小小的脑袋上,大大的问号浮现,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自己看一眼,就没了?

    “叮~”

    一声脆响,将赢煊的注意力转移,他看着约两米远处,原先那壮硕男子站立的地方,一枚晶莹玉佩悬空。

    玉佩碧绿通透,大如雀卵,内有虹光萦绕,五色花纹缠护于玉上。

    而在地面上,有着几个干涸的血字,黑红红的,有些模糊,给他一种黏稠的感觉。

    字,赢煊不认识,但那种不甘,遗恨,愤懑的情绪却是透字而出。

    “为什么我还是不能离开?!”

    赢煊现在也很不甘,他以为壮硕男子化灰后,自己就能离开此处了。

    但没想到还是如刚才那般,无论怎么走都还像是在原地走动。

    “不能坐以待毙……”

    赢煊静静思索,他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等小黑棺‘拾荒’完了回来,不过这太被动了,万一这黑了心的棺材久久不回或者抛下他,他不认为这黑了心的棺材做不出来。

    那就……他将目光望向那枚悬空玉佩。

    显而易见,他现在的状态跟这突然出现的玉佩有着很大的关联,或许破局的关键就在这枚玉佩上。

    “拼了!”

    咬咬牙,向前迈开步子。

    果然,距离产生了变化,不再是一成不变,能靠近。

    慢慢的,赢煊靠近了玉佩,颤抖的手伸向它。

    “好暖。”

    这是触碰到后,赢煊的第一感觉。

    在没有见到发生任何异样后,赢煊一把握住玉佩,掌心中一股股暖意融入体内。

    通体舒泰,感觉浑身都轻了少许。

    “宝贝啊!”

    赢煊磨挲着掌中的玉佩,仔细的盘着。

    就在这时,上方,一股让人心悸的恐怖气息铺天盖地而下,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着整片天空。

    赢煊难以承受,险些窒息,手中盘着的玉佩外表流动的光辉都瞬间熄灭。

    “这是……”

    赢煊抬头,神色惊疑不定,天空一片灰蒙蒙,像是有一个庞然大物路过,散发的气息如同一座大山压来,让人窒息。

    “咻~~”

    一道流光在赢煊视线中越来越大,最终,一口遍布裂纹的小黑棺出现在他的眼前。

    “你这是……”赢煊神色凝重,感觉很不妙,小黑棺的情形让他立马联想到了头顶上的阴影巨幕。

    “快……快进去~”

    小黑棺的语气很虚弱,跟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年人没什么差别。

    赢煊身不由己的被小黑棺带着,向着小殿奔去。

    莫名的,赢煊转过头向后看去,心头一跳。

    那片血字的地方,一片灰蒙,若隐若现间,一道人影浮现,全身皆被灰蒙气息覆盖,只露出一双淡漠无情的眼眸,注视着他。

    “是……什么时候!”

    赢煊心里一阵后怕,这要不是小黑棺来得及时,自己这条小命怕是就要交代在这了。

    又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