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八章 一滴血换无上古经
    “呼~”

    赢煊松了口气。

    然而,小黑棺却是抛下他,嗖的一下就冲进了巨坟中。

    冷风飘荡下,仅留他一人,风中凌乱了。

    “没义气啊!”

    赢煊心中大骂,连忙迈着小短腿,追了上去。

    情急之下,双足用力一蹬,踏碎了大地,整个人像是箭羽般冲天而去。

    “啊~~~~砰!”

    没想到这一变化的赢煊控制不住体内的神力,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啊呸~呸~”

    大片烟尘中,赢煊从坑里爬出,将口中的尘土吐掉,看着眼前的坑洞,陷入了片刻沉思。

    旋即便走到了一块脸盘大小的石头前,小拳头碰了碰,心一狠,径直砸了过去。

    “砰!”

    石头化作齑粉,一阵风吹过,糊了赢煊一脸。

    “欧耶!”

    满不在乎的将脸上的粉尘擦掉,赢煊一脸兴奋的跳向青铜巨坟。

    砰砰之声不绝,留下一个个坑洞。

    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巨坟跟前。

    入口处,赢煊有点犹豫,但看着没有发光的金手指,还是狠下心,进了入口。

    内部,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一口口巨棺早已烂掉,看样子原本是青铜所制,现在却早已在悠悠岁月中风化。

    “没道理啊,怎么说都得留点东西啊!”小黑棺不甘的声音回荡。

    赢煊很快便锁定了声音来源,不远处,小黑棺在一座尚还保存完好的巨棺前喃喃自语,棺盖早已掀开,但很显然小黑棺没有丝毫收获。

    来到一处没被打开,保存完好的巨棺前,赢煊举着金手指,看见没有发光,正准备跳上去,一个幽幽的声音便在耳旁响起。

    “坟中事物对你无用,只对我有效。”

    赢煊茫然,旋即便看到一道黑影没入巨棺中,没多久,便从中飞出,来到赢煊的眼前。

    “走吧,没想到还是你小子运气好啊,一眼便寻到了这墓中唯一剩下的好东西。”

    赢煊很想对着眼前这口小黑棺捶上一拳,太特么气人了。

    心中狠狠的问候了一遍小黑棺的亲属好友,以泻心头之恨。

    闷闷不乐的跟着小黑棺,赢煊垮着脸,看着小黑棺时不时进入一些大坟中,不再跟去。

    不过让赢煊心情变好的是接下来小黑棺并没有多少收获,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的,让他心中很是好受了些。

    不得不说,这片区域很大,巨坟横陈,巨碑矗立,迷雾遮掩。

    小黑棺在连续没有任何收获后,便‘强制’性的带着赢煊入坟。

    可惜的是,比之先前还有所不如,所有的古墓都是空荡荡的,没有棺椁,更无生灵骸骨。

    这很诡异,不过小黑棺似乎猜到了些什么,不在强制带着赢煊,自己也不在扫荡。

    接下来的路,似乎是到了尽头,又好似到了宇宙边缘,一条一条可怕的缝隙在虚空上,不断蔓延。

    似乎,只需要一个人大吼一声,这里就会崩塌。

    不过,在这蔓延不绝的缝隙中,赢煊看到了一座祭坛,呈五彩之色,与他眼中所观天地五行之色一模一样。

    祭坛很古老,闪动着暗淡的光泽,那群遮天蔽日的异兽簇拥着青铜巨棺飞过祭坛上方,旋即五色光彩一闪,就这么消失了。

    小黑棺带着赢煊迅速跟进,五色光彩闪烁,下一刻,他们出现在一处荒地上,周围同样被一片迷雾笼罩。

    在不远处,矗立着一座祭坛。

    最后一排异兽从祭坛上方消失。

    “这是要去哪里?”赢煊问道,有些担忧,觉得最后的目的地有不好的事物存在。

    不过,他没有选择,小黑棺带着他,继续上路。

    这一次,从祭坛上出来后,他发现处在一片红褐色的花海中,其连绵不绝,似乎没有尽头。

    红色的花朵的模样,让赢煊想起了一种传说中的花种。

    彼岸花!

    相传,彼岸花只开于黄泉,被认为是三途河边、忘川彼岸的接引之花,其如血一样徇烂鲜红,有花无叶,花香能唤起死者生前的记忆。

    “快走!!”

    小黑棺的语气无比的凝重,带着赢煊迅速离开了此处。

    这让赢煊怀疑,刚才那里很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地狱,或者至少与地狱有关。

    心头惊悚之余,也不觉有些后怕,他可是还准备摘几朵,看看是不是什么宝贝。

    就这样,他们接连横渡,每次出来,都能看见一座祭坛。

    在连着横渡一百多次后,赢煊都有些麻木了,才发现到了目的地。

    或者说,没有路了,那群异兽也停了下来。

    “这是哪里?”

    赢煊打量四周,极为空旷,灰蒙蒙,如同是来到了传说中的天地初开之时。

    万物不显,生灵不存,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混沌,原始。

    在前方,一扇门矗立,宛若一座大山,青铜色质,在悠久岁月冲洗之下布满了斑驳。

    令赢煊有些惊讶的是,那群异兽是径直没入青铜大门,那扇大门就好像透明似的。

    “小子,该到用你的时候了。”

    小黑棺语气阴森森的,让赢煊有点慌。

    他可不认为这口棺材是什么大善人,一路上都带着他,肯定是自己身上有什么对他有用的。

    “有什么能帮到您的。”赢煊用上了敬称,同时漫不经心的用右手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小脑袋,一副憨态可掬的样子。

    小黑棺噌的一声悬停在赢煊眼前,距离不过三寸,满满的恶意都快溢出棺材盖了。

    “一部无上古经,换你一滴血。”

    赢煊心里松了口气,还好还好,只是一滴血,不是什么大事。

    至于这什么无上古经,听听也就罢了,指不定拿的什么地摊货来忽悠他这个萌新。

    “砰!”

    正当心中琢磨这小黑棺会不会拿假经文来蒙骗他的时候,他遭受了重击。

    这黑了心的棺材狠狠的在他的眉心上给他来了一下。

    登时,赢煊只觉四周模糊,双眼迷离,还没待他反应过来,胸口又受了一击。

    “噗~”

    一粒圆滚滚,金黄色的血珠吐出,被小黑棺取走。

    而赢煊,此刻只觉四肢乏力,身体像是被掏空,红润的面色都变苍白了。

    “啪~”

    一块青铜色质的书卷砸在了赢煊的眉心。

    他刚好受一些,能看清四周,受此一击,却又是倒回了原来的情况。

    “妈的,这黑了心的棺材。”

    赢煊气急,真想将它拆了当柴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