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六章 神话凶兽,青铜巨棺
    似大道具现的巨掌,缓缓朝着赢煊压来,如泰山倾倒,压制一切。

    “这是什么!”

    赢煊心中震撼,不明所以,有恐惧于心头滋生,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压力,身躯都在微颤。

    “轰!!!”

    巨掌缓缓压下,将赢煊笼罩其中。

    生不如死是一种什么感受,赢煊于此刻又一次体验到了。

    一股莫大的压力似若泰山整体倾倒至蚂蚁身上,恐怖绝伦。

    他的体内骨骼噼啪响个不停,全都断掉了,自身在急剧缩小,像是时光在他身上倒流。

    恐怖的天劫巨掌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手段将时光从赢煊的身上抽走,或者说回溯了。

    “动啊,给老子动啊!!!”赢煊青筋崩起,一股股气血在体表流动,却始终无法突破,甚至都开始减弱。

    面对这种无解的攻击,赢煊毫无抵御手段,只能眼睁睁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不远处的小黑棺通体发光,在对抗着某种神秘的力量,处境很堪忧。

    很快,赢煊身体已经缩小到三四岁孩童大小,浑身都是血,血肉模糊,眼看就要不行了。

    “可惜啊!”小黑棺中传出幽幽一声叹息。

    轰!!!

    就在这时,一声剧震,整片黑暗都停滞了片刻,似乎碰上了什么。

    而在这瞬息之间,一股神秘力量笼罩一切,所有存在都停滞,天劫巨掌停顿,逆转时光的力量消散,小黑棺与赢煊都昏迷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中,隐约间,赢煊少许的意识听到了模模糊糊的声音,像是祭祀音,又像是某种神秘仪式的咒语。

    不知过了多久,赢煊醒来。

    他活了下来,但是很惨。

    浑身骨头断裂,血肉模糊,这些他都可以接受,但是这奇怪的视觉是怎么回事,我……貌似变矮了。

    刚好,旁边有一处小水洼,不顾身上不堪忍睹的伤势,赢煊走了过去,低头看了看。

    虽然有些模糊,满脸血糊糊的,不过赢煊依稀能看出这是一个大约三岁大小的幼童脸。

    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足足小了好几号,根本就不是一个成年人的手掌,身上的衣服宽松,完全不合身。

    “我变小了,返老还童了……好吧,天劫都有了,返老还童什么的也挺正常。”

    赢煊很快就静下心来,开始考虑自身安危,观察周围情况。

    这里究竟是哪里?

    空旷,没有一点声息,枯寂无边,大地像是被血水侵染过,呈现红褐色。

    天地间光线暗淡,一片昏沉,地面上零星的矗立着一些巨大的岩石。

    远远望去犹如一座座倾倒的墓碑,隐约间有某种悲恸的声音回荡,淡淡的黑雾缭绕周围。

    一阵微风划过,似有一双柔弱无骨的手抚过脸颊。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小黑棺,赢煊痛苦的蹲下,小手捂着胸膛,幼小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

    “人吓人吓死人啊,大哥!”

    赢煊很想表露自己的愤怒,但是稚嫩的童音将这份气氛破坏的七七八八。

    “我又不是人。”小黑棺的语气很傲然。

    “是哈,你不是人!”赢煊尽量将自己的童音压制,很平淡的说道。

    说完,不再理会这口棺材,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伤势似乎有了新的变化,不再有疼痛感,通体舒泰,甚至精神饱满,像是有无穷的精力。

    虽然跟之前那种可以匹敌天劫的力量无法相比,但能活下来,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

    “是因为你么!”

    赢煊举着自己右手食指,一丝丝微弱的金光闪烁,若不注意细看,很难发现。

    “小子,你的言语很有问题,是在嘲讽本座?”小黑棺语气森森,察觉出了赢煊话音中蕴含的“深意”。

    赢煊没搭理他,这口棺材来历不凡,不宜与其发生冲突,之前的那顿胖揍他已经牢记在心上。

    打不赢就得选择从心,这不丢人,他虽然性子有些莽,但并不傻。

    反正,牛头在我身上,想到这,他很大度的原谅了这口棺材。

    突然,远方有宏大的声音传来,像是无数人在恸哭,在祷告。

    “那是!!!”

    赢煊神情发呆,对出现在视线中的一幕感到很震撼。

    远处,看不清尽头的生灵密密麻麻的集结在一起,横渡虚空,整齐划一而来。

    有九个头的神鸟,有状如虎,白身犬首马尾的异兽,也有浑身长满闪烁寒光的硬刺毛的凶兽……

    其中有些凶兽赢煊认识,之前他为了写作,翻看过山海经,虽然记不全,但是如饕鬄,穷奇,梼杌这种出名的凶兽的概念图还是记得的。

    虽有些差错,但总体上相差不大。

    认出这些凶兽后,赢煊整个人当即被惊得发毛。

    神话传说中的凶兽扎堆出现,不提那些不认识的,光是饕鬄这类的,他就看到了好几排,怎么能不让他心惊肉跳的。

    更重要的是,在这些生灵的上方,悬浮着一个长方形物体,凝目看去,赢煊当即将目光看向一旁的小黑棺。

    那赫然是一口青铜巨棺,长达二十多米,宽也足有八米多,古朴而又暗淡,充满了岁月的风霜。

    这像是在祭祀神祇,无数可比肩神话传说中的凶兽的生灵在对着这口青铜巨棺祭祀,那恸哭正是他们所发出。

    虽然他变小了,但视力却变了,能看得很远。

    所以赢煊确信自己没有看错,内心很震撼,也很焦急。

    饕鬄啊,这等以前只在神话书本记载的凶兽,还一排一排的出现,赢煊焉能不焦急。

    就更别提那看不见尽头的无数生灵了,这画面实在不敢想象。

    若是扑杀而来,他怕是要死的连渣都剩不了。

    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生灵密密麻麻的充斥着他的视线,他很确定自己跑不掉,所以他向小黑棺求助了。

    “棺爷,可有妙计。”都是棺材,应该是有法子的吧。

    这生死一刻,赢煊甚至打算说出牛头在他身上的事实了。

    “太多了!”小黑棺语气很凝重,没有调侃赢煊从心的态度,一缕缕黑色气息溢出,严阵以待。

    见此一幕,赢煊心凉了半截,超强的视力,惊人的感知,让他感受这些生灵的可怕。

    有的鳞片上金色气息弥漫,有着一种大威严,全身缭绕闪电,与他之前交手的天劫气息极为相似。

    有的全身暗红色,像是被血浸泡过,双翅展动时,铿锵作响,极为可怖。

    有的全身为银白,闪烁着金属光泽,只是看一眼,赢煊就有种全身被冰封的感觉。

    仅仅只是合在一起,没有展开任何攻势,就已经是摄人心魄,令人为之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