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万灵薪火 > 第二章 几十层楼高的牛头
    黑暗,无尽的黑暗。

    赢煊已经醒来了有一会儿了,也从醒来后就一直保持着这一动不动的状态。

    有生之年第一次直面死亡,这是一种大恐怖,生命的本能使得他的身体进入了一种假死状态。

    想动弹,但仿佛与肉身失去了联系,如同有时睡醒后陷入的一种‘鬼压床’的状态。

    若是之前,他只会以为自己是得了睡眠瘫痪症。

    但现在,他心里有些发虚,联想到之前所发生的一幕,怕不是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了身。

    “怎么办?谁能来救救我?”

    面对这种情形,赢煊感觉很无助。

    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醒来时便身处这一片无尽的黑暗,被冰森的寒意所笼罩。

    刚开始他都近乎要崩溃了,内心充满惶恐、不安、害怕,神经绷得紧紧的,犹如一只惊弓之鸟。

    不敢大声的哭喊,只能拼命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甚至不敢小声言语。

    他竭力的保持着眼珠的转动,很害怕下一刻自己就昏睡过去,再也无法醒来。

    等过了一阵,他也不知道是多久,反正他已经无法大致的感知时间的流逝了。

    这无尽的黑暗似乎可以吞噬一切,时空亦不例外,赢煊有时觉得这里无限大,有时却又觉得无限小。

    这种矛盾、扭曲的错觉让他的精神已经处于频临崩溃的边缘。

    就在他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久的时候,陡然,一抹微弱的亮光映入赢煊的眼帘。

    很微弱,甚至几乎不可察。

    但在赢煊的视线里,却仿佛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朝阳,将他内心中充斥的不安,惶恐一扫而光。

    他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想要看得更具体一些。

    似乎是知晓了他的心思,那道微弱的亮光开始朝他接近,也越来越醒目。

    最终,一根金灿灿的手指映入他的眼帘。

    赢煊:“……”

    在这一瞬间,他的心路经历了好几程,先是茫然,然后是恍然,最后是了然。

    却是不知在何时,他身上的那种‘鬼压床’的状态已经消失了。

    只是他被这无尽的黑暗所影响,几乎快要被其同化,却是没有感觉到自己已经能够自由行动了。

    若非是这金手指,他恐怕是要保持着这种“不敢动弹”的状态一直到生命尽头。

    赢煊浑身冰凉,又一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虽侥幸避过,但现在他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浮现那恐怖的老者,看不进尽头的黑雾,闪烁着霞光的符文锁链,形似棺材的神秘事物……这些可怕画面一直徘徊在心头。

    他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但无论怎么看,自己现在所在的地方都不像是一个善地。

    伸手不见五指,四周尽是黑茫茫,比没有月亮的黑夜还要来的可怕,至少还有星光可见。

    而这里,就像是传说中的无间地狱,只有无尽的黑暗,是生命的绝望所在。

    借着金手指微弱的光芒,赢煊凝望前方。

    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这莫名其妙得来的金手指了。

    而这无尽的黑暗,也只有这金手指的微弱光芒能带给他一丝温暖,保有一丝希望。

    只是这里实在是太大了,赢煊感觉自己至少走了有好几个小时。

    但面前除了黑暗就是黑暗,甚至给他一种自己一直在原地走动的惊悚感。

    就在他努力将这想法从脑海中甩出时,他的面前终于不再是千篇一律的黑暗,一丝微弱的金光浮现在赢煊的眼中。

    初时还很微弱,但随着赢煊迈动脚步,愈发靠近,那金光也愈发明亮,到最后,一面好似由金光组成的光墙横亘在赢煊的面前。

    这光墙整体呈椭圆,整个看起来就是一面椭圆的镜子,嵌在这黑暗之中。

    只是靠得进了,赢煊便发现这光镜中间有一段间隔极为宽阔,将其一分为二,之前是因为这耀眼的金光,方才没能看出。

    继续迈进,金光也愈发耀眼,一时间赢煊整个视线中全被金光所充斥,再无他物。

    直到一段时间后,或许是双眼已经适应了,赢煊的视线中开始出现其他事物的模糊情形。

    当赢煊双眼彻底适应后,看着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他再一次陷入了呆滞。

    (⊙?⊙)

    见过几十层楼辣么高的牛头吗?

    赢煊现在见到了,那散发着耀眼金光的双眸宛若大日,弥漫而出的金光,遮蔽了它的本体。

    隐约能看见两根巨大的弯角,角尖冲天,一股惨烈的气息扑面而来,像是海啸一般在汹涌。

    尽管只是面对着这颗牛首,但是其所释放出的那股气势依旧让人无法承受,赢煊只觉自己整个人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这种感觉……”

    浑身止不住的在颤抖,赢煊心中亦是骇然,若是他没猜错的话,眼前这具牛尸应该就是那恐怖的老者了。

    虽然这种感觉有些扯淡,不合常理,但想想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常理什么的还是先扔到一边吧。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着这颗巨大的牛头,赢煊努力思索着自己之前昏过去时的画面。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灰蒙蒙的光芒自他的金手指中射出,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那牛首。

    瞬间,那颗牛首就这么突兀的消失了,黑暗亦随之笼罩而来。

    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赢煊只是眨了眨眼,金光就没了,黑暗重新充斥视线。

    下一刻,只听见一声气急败坏的大喝:“天杀的,我的牛头!!!”

    咻~~

    一团亮光陡然浮现在赢煊的身前,他被扑倒了。

    一只由亮光组成的手臂摁了下来,力气极大,他试图反抗,结果在挨了几拳后,便理智的放弃了。

    谁承想那光手居然在他的身上一阵乱摸,让他有点无言以对,额头青筋一阵跳动,却又对其无可奈何。

    好一会儿,那团亮光说话了:“天杀的混小子,还我牛头!”

    “没有。”赢煊也很纳闷,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其妙的就被揍,就很无辜。

    “我看到了!”

    “不知道……啊!!!”

    一顿乱拳,赢煊口齿含糊不清的说道:“窝……帧不资到。”

    赢煊觉得自己很无辜,他都没搞清发生了什么,就被这突来的光手一段乱拳。

    窝好难。

    “咦!你这手指……”

    那团亮光直到这时才发现了赢煊金手指的异常,光手不再招呼赢煊,伸向了金手指。

    下一刻,一声饱含了惊骇,恐惧,绝望的凄厉惨叫响彻在赢煊的耳边。

    “这是什么鬼东西,死小子,快放手!!”

    只见,那团亮光一阵急剧的震动,一丝丝灰白气息被抽出,流向金手指。

    见此一幕,赢煊大喜过望,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都不用三十年了,只三个呼吸,大爷我就翻身了。

    他坐起身来,看向那光团,发出一阵畅快至极的大笑,以泄方才被揍之恨,他能很清楚感知到面部传出的疼痛感。

    自己的脸,绝对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