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七十四章 此恨绵绵无绝期
    2013年12月14日,嫦娥三号在太空中航行了十二天,终于成功着陆月球,成为了成为37年内再次访问月球的人类使者。它不仅携带了中国第一个月球车玉兔号,还携带了人类首个月球上使用的光学望远镜,这这一天,国人终于实现了嫦娥和玉兔奔月的梦想。

    这一整天,不仅仅是新闻联播在大幅度报道这条新闻,网络上各个角落都被刷屏,江城理工这所工科类学校的师生们更是热血沸腾,论坛贴吧里面大多数都是“嫦娥玉兔”的新闻和科普贴,陈询的热度已经开始慢慢消退。

    而陈询对此并不失望,他的声望值这两天又重新回到了一万两千点,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就希望网友们赶快忘掉自己,不要再纠着财产来源和“炒作”这些话题不放了。

    从金陵市回来之后,陈询把锻炼的时间改成了早上。

    现在他已经能很娴熟的做完预备节的三个动作,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陈询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了很大的进步。

    最明显的效果就是精神好,他从晚上十一点睡到早上六点,醒来之后立刻精神百倍,一点都不困,就算强行闭眼也无济于事,反而越来越清醒。

    除此之外,耐力和爆发力也有增加,之前跑个五公里就累的跟死狗一样,现在跑十公里都不算吃力,并且在五十分钟以内就可以跑完。

    只是每次锻炼完,陈询都会产生强烈的饥饿感,所以只要一下“文华阁”就会直奔食堂,直接来一大碗热干面和两笼包子,顺便还能喝一碗豆浆和米糊。

    有些起得早的学生看到陈询大冬天穿着薄薄的运动装,面前大碗小碗一堆,心里也啧啧称奇。

    而402的室友们看陈询就跟怪物一样,他们完全不能理解这种“自虐”般的行为。

    自从陈询开始早起之后,宋文华也跟着一起起床,不过他起床不是为了锻炼,而是一个人来到宿舍楼顶背英语单词,看这样子他是准备将学霸之路进行到底了。

    “呼……呼……”

    小山坡上,萧瑟的树木林里,陈询练完预备节之后站在原地,双脚不丁不八,闭着眼睛呼吸吐气,整个人完全放空,似乎进入了一种空冥状态,感受不到身体的存在。

    这个是“广播体操”的最后一节,叫做“调整节”,它比“预备节”要简单太多,只需要放空脑袋,把自己想象成一条河水,然后铭记呼气吐气的节奏就行了。

    陈询之前做完预备节之后就直接瘫软,根本没有耐心和精力再去练习“调整节”。

    这段时间身体素质大大加强之后,他才有精力去练习这一小节的内容。

    “广播体操”效果拔群,让陈询乐得合不拢嘴,这意味着那两万点声望值没有打水漂,完全花得值得。

    他现在越来越觉得这套“广播体操”有点像小说中的描写的“武功秘籍”了,虽然不能飞檐走壁,也无法控鹤擒龙,但好歹能够延年益寿啊!照这个样子长此以往锻炼下去,说不定还真能多活个几十年,成为下一个张真人!

    嘿,张真人!

    想到这里,他的心不由得重重的跳了一下,对从小就酷爱武侠的陈询来说,就仿佛一个小孩突然现美丽的童话世界居然真实存在,虽然没有想象中神奇,却是触手可及,这是一件令人非常值得开心的事情。

    锻炼完之后,陈询收拾了东西顺着蜿蜒的小路下山,走了几十步,路过山坡半腰的亭子,亭子里有一个头发花白身穿练功服的老者正在站桩,看着像是哪位退休的大学老师。

    老头的站桩的方式和陈询在电视上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他双脚一踮一落,身体有韵律的抖动着,嘴里还发出“嘿嘿嘿”的声音。

    陈询对老者练的这个完全不感兴趣,他自己有“秘籍”傍身,看这个身体瘦弱的老头总感觉像是电视上被人打假的“大师”。

    他只是瞥了一眼,就继续前行。

    待陈询离开之后,头发花白的老者睁开了双眼,看着消失在拐角的身影,也是撇了撇嘴。

    “不知道是哪个师父教的,乱七八糟!把这么多拳法融合在一起是为了什么?煮佛跳墙吗?”

    几天前,老者遇到了正在亭子里练习“广播”体操的陈询,他当时粗略看了一会儿,感觉糟心的很,竟然有人想把太极、形意、八卦融为一体……哦对了,好像还有瑜伽和一些不知道的拳种。

    他看着就想吃了苍蝇一样,于是把陈询赶到了其他地方去,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你就这么练吧,早晚有天要栽个大跟头!”

    ……

    ……

    陈询的身体素质正在一天天增强,他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精力,有事没事总想跑两圈。

    与陈询正好相反,赵子沫这几天简直是痛不欲生。

    她的脚扭的比较严重,校医给她绑上弹力绷带后特意嘱咐她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能用热水泡脚,这样会让损伤处正在出血的小血管扩张,出更多的血,渗出更多的组织液,从而肿胀越来越明显。

    如果想要快点好的话,只能用冰敷——冷水或者冰块能够一定程度上减少出血和肿胀,也可以让伤处周围麻木,从而发挥镇痛作用。

    所以……

    每到晚上睡觉之前,赵子沫都会拿冰块冷敷脚踝,这大冬天的真是一种酷刑。

    “来,渣男,起床吃东西了。”

    又是一天的清晨,赵子沫艰难的从床上爬下来,穿好了厚重的羽绒服,看了一眼书桌上的铁笼子,蠢蠢的仓鼠睡的四仰八叉,她拿一根胡萝卜戳了一下仓鼠的屁股,叫它起床。

    没错,这只被赵子沫喂养了两年的仓鼠现在拥有了新名字——渣男。

    赵子沫希望有一天这世界上所有的渣男都被判刑后关进笼子里,这样他们就没有机会到处害人,更不会有时间晚上跑到山上溜达。

    仓鼠睁开睛,小眼睛充满了呆滞,它并不知道自己身上被寄托了一位人类美好的期望,只是下意识的翻身往笼子里面躲藏。

    “渣男你很不礼貌噢!”

    赵子沫拿胡萝卜继续戳“渣男”的屁股,心里很得意。

    “沫沫别玩仓鼠了,赶紧去洗脸刷牙,时间快来不及了!”室友赵琳一边擦香香一边朝赵子沫喊。

    “知道啦,马上就好!”

    赵子沫把整根胡萝卜全丢进了笼子里,拿起盆子和毛巾,一瘸一拐走进厕所。

    “沫沫,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赵琳说道。

    “什么建议?”

    “建议你教会仓鼠种地,让它自食其力。”赵琳摇头道:“这样你连胡萝卜都不用买了,全部都由它自己搞定。”

    “……”

    “反正你最近是越来越懒了,刚开始的时候我还看到你给它买瓜子花生,后来买胡萝卜一次吃好多天,现在竟然一整根塞进去……你干脆让它自己种地得了。”

    “……Q#$@#$”

    赵子沫嘴里含着牙膏泡沫,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洗漱完之后,两名室友架着她下楼。

    经过长长的马路,上课的学生们成群结队,赵子沫拉下帽子,戴好口罩,将自己的小脸蛋遮好。

    她不想让引起旁人好奇或者同情的目光,这是她最后的倔强。

    一上午的课很快就上完了,下午还要去画室上课,赵子沫腿脚不便,不想来回跑,就让室友们帮忙买了中午的食物,将就着在教室里对付一餐。

    她饭还没来得及吃几口,就接到了室友的电话。

    “沫沫,你的仓鼠好像不见了!”

    “不见了?去哪了?”赵子沫还没反应过来。

    “好像……好像被猫叼走了……”

    “啊?”

    赵子沫如遭雷击,筷子掉落在桌上。

    她立马起身,跛着腿就往寝室走。

    可哪里还来得及?

    等她回到宿舍的时候,只看到了空荡荡的笼子,笼子旁边有一撮黑色猫毛和点点血迹。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当时仓鼠死的一定很悲壮。

    “呜呜呜……”赵子沫呆呆的坐在椅子上,不禁悲从中来,失声痛哭,一边哭着一边用袖子擦眼泪。

    “沫沫你别太难过了,这‘鼠’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吧……”室友邱小雪在旁边安慰。

    “我太难了……呜呜呜……跑个步还被人撞瘸了腿,还要请你们吃火锅……呜呜。”赵子沫啪嗒啪嗒的往下面掉,抽泣着说道:“这只仓鼠我养了两年……两年……呜呜,就这么被猫给吃了!”

    “要不……就别请三顿了,请两顿火锅吧。”赵琳提议道:“别哭了,少一顿还不成吗?”

    “就少一顿吗?可不可以再少点?”赵子沫愣了一下,竟然忘记了哭泣。

    “不行。”赵琳断然拒绝。

    “你……我的仓鼠只值一顿火锅吗?”赵子沫感觉很委屈。

    “不然呢……”赵琳耸了耸肩,“那你继续哭吧,不过我有个小小的建议,你哭的时候可以在前面加‘渣男’两个字,应该会开心一点。”

    “是吗?”赵子沫想了想,“我试试。”

    “渣男……你死的好惨啊,呜呜呜……”

    “真的哎!”她吸了吸鼻子,抹着眼泪说道:“强了一点,但也没有很开心。”

    “那你看这里!”赵琳忽然凑到赵子沫跟前,做了一个十分滑稽的鬼脸。

    “噗……哈哈哈,你可不可以不逗我笑,我现在很严肃的在哭好吗!”赵子沫噗嗤笑出声来,这一笑竟然吹出了一个鼻涕泡,鼻子一吸,“啪”的一声泡泡破裂。

    “哈哈哈!”

    “哈哈哈……”

    赵琳和邱晓雪捂着肚子狂笑,一时间寝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熟归熟,但赵子沫这么丢人的一幕展现在室友面前,还是感到无的比尴尬和害羞。

    “你们就是故意的!”赵子沫又气又羞,拿起皮卡丘的抱枕盖在自己脑袋上,趴在桌上当鸵鸟,皮卡丘耳朵一颤一颤的,可以看出她有多么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