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七十章 瘸腿兔(求一下推荐)
    陈询暂时猜不到对方买水军黑他的目的是什么,但想来应该是和投票平台有关系,无非就是利用舆论的压力逼迫自己让步或者彻底离开这个行业。

    他一点也不慌,甚至还想抽个空锻炼一下身体。

    现在正值傍晚时分,落日余晖未散,趁着天还没黑,陈询在寝室里换上运动服和跑鞋,继续自己的健身大计。

    和昨天一样,陈询先绕着内湖跑一圈,然后到“文华阁”山顶的亭子里继续练习“大学生广播体操”。经过了剧烈运动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四肢依然无比酸痛,他刚刚把预备节几式做完,人就彻底瘫软,比上一次还不如。

    陈询知道这是正常的,长时间未锻炼,又忽然进行大量运动,身体得起码一个星期的时间来适应,只要度过这最艰难的几天,后面就会渐渐习惯。

    休息了半个小时,陈询从打开随身带着的功能性饮料,喝了大半瓶,这才起身离开亭子。

    下山的小路都比较平缓,但在转弯的地方有一个大幅度的斜坡,陈询不敢走太快,单手扶着栏杆慢慢下行。

    不远处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伴随着轻微的踹气声……

    “最后……最后一圈了,马上跑完……”

    “这个时候……不能泄气!”

    这个时候竟然也有人跑步吗?听声音好像还是个妹子。

    陈询心里一乐,这人一边跑步一边加油打气,也太中二了吧?

    他又走了十几步,正到拐弯处,听到声音越来越近,于是主动让开身体,站在小路一侧让对方先过。

    他避让了,但对方像没长眼睛似的,从拐弯处忽然出现,直愣愣撞在陈询身上。

    只听“哎哟”一声,对方直接摔倒在地上,脑袋好像还在旁边的树干上磕了一下,发出一声轻轻的闷响。

    “好听……就是好头。”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迅心里竟然还吐槽了一下。

    他也不好意思站在旁边幸灾乐祸,赶紧走上去扶对方一把。

    “你没事吧?”

    路灯下,一个短头发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妹子捂着脑袋,眼泪汪汪,身上沾了许多泥土和碎叶,脏兮兮的。

    陈询看不太清楚她长什么样,只瞧见这名女生小臂和手腕的皮肤很白。

    “你……你说没有没有事?”赵子沫疼得直抽冷气,扶着旁边的树干想要站起来,但脚踝却传来针刺一样的疼痛感,于是又座在了地上。

    完蛋,肯定是脚崴了。

    这次得输给室友好几顿火锅。

    想到这里,赵子沫感觉疼痛又加深了几分,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落下。

    虽然很想发脾气,可她也知道肇事者是自己,怪不得别人。

    “先别急,应该是脚崴了,不要紧的。”陈询看她这样子就知道怎么回事,在一旁安慰,“你先看看伤的严不严重,不严重的话咱们自己去医务室。”

    陈询说着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

    赵子沫忍着剧痛,脱掉厚重的鞋子,把袜子褪下一半,只见脚踝青紫了一大块,看样子伤的还有点严重。

    陈询见她的脚裸细腻白皙,似玉凝脂,心里微微一动,然后话风一转,沉声道:“说不好是脚崴了还是骨裂,如果是骨裂的话你最好自己不要动,不然很有可能加重伤势。”

    “啊?那怎么办?”赵子沫听他这样,也一下子紧张起来。

    “我先背你去医务室吧,你给室友打个电话,让她们去医务室接你。”陈询说道。

    “可是……我还是等室友们来接我吧。”赵子沫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她和陈询又不熟,哪好意思让人家背?

    “事急从权,咱们都是新时代的大学生,又不是旧社会的酸秀才,哪讲那么多繁文缛节?”陈询正气凛然,“再说你这伤势拖不得,等你室友找到文华阁山顶来怕不是得小半个小时?”

    “那,那好吧。”赵子沫讷讷的说。

    “鞋子先不要穿了,免得造成二次伤害。”陈询蹲下身子,扶着赵子沫爬到背上来,“我尽量快一点到医务室,你可以通知室友了。”

    赵子沫很轻,背在身上没有太大感觉,陈询双臂托着她的大腿,迈开步子下山。

    夜已经全黑了,这段路程很安静,气氛有些尴尬。

    “我叫陈询,管理系大三,你呢?”

    为了缓解这略微尴尬的气氛,陈询主动开口问道。

    “艺术学院大一,赵子沫。”她双手勾着陈询肩膀,闻着他身上略带汗味的气息,有些害羞的说道。

    “原来是学妹啊,我看你挺瘦的,怎么想着晚上出来锻炼?”

    “因为早上起不来。”赵子沫老老实实的说。

    “对对对!”陈询连忙点头,颇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我也是早上起不来才挪到晚上的,这个天气早上起来锻炼不是遭罪吗?”

    “是呀,我认识一个学姐,经常每天早上起来练舞,雷打不动,真是够狠的……嘶。”

    下台阶的时候陈询身体晃了晃,赵子沫的脚也跟着甩了一下,不禁抽了一口冷气。

    “弄疼你了吗,我尽量轻一点。”陈询放慢了脚步说道。

    “没事……”

    这样一路走着,两人聊了会儿天,算是熟络了一些。

    又走了七八分之后,刚刚走下“文华阁”的台阶,陈询就感觉有些顶不住了。

    赵子沫再轻也有八九十斤,刚刚背着没什么感觉,但越走越吃力,而他刚刚在亭子里练习了“广播体操”,四肢酸痛的很,这会儿更是感觉两腿战战无力。

    “男人怎么能说不行?”陈询咬着牙继续坚持,现在已经走下山坡了来到了大马路上面,离医务室不远了,爬也得爬到。

    赵子沫听着他喘息声越来越重,也反应过来这位学长应该是坚持不住了,连忙说道:“陈询学长你放我下来吧,我们到旁边的奶茶店休息一下,我室友马上过来。”

    “文华阁”旁边有一片仿古建筑,是学校专门用来招待来宾的餐厅酒店,大门隔壁还开了一家奶茶店,正对着湖边,风景很好,许多学生都愿意来这边喝茶观湖景。

    “这样吗?那好吧。”

    陈询听到这话顿时如释重负,他把赵子沫背进奶茶店,扶着她坐在椅子上。

    奶茶店里开了暖气,天花板上吊这几盏暖色吊灯,在这温馨的灯光下,陈询这才看清了赵子沫的容貌。

    可能是刚刚流了泪的缘故,赵子沫长长的睫毛上带着一丝湿润,额头上也红了一小块,却将她的脸蛋衬的犹如羊脂白玉,肤如初雪,栗色的齐耳短发沾了些许碎叶,一缕弯弯的发丝勾在晶莹剔透的耳垂上。

    陈询看的眼睛发直,单论容貌的精致,赵子沫和苏韵相比应该是不分上下,也就是年纪太小还未长开缘故,所以脸上带了点婴儿肥,这样便少了几分气质,却多了几分可爱。

    陈询心说,谁说江城理工是工科学校?咱们学校妹子的质量真是一个比一个顶。

    感受到陈询的目光有些炙热,赵子沫害羞的侧过头,借着旁边的玻璃清理头发上的叶子泥土,她的目光悄悄地看着玻璃反光,心说学长的人真好,又体贴又帅气,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

    只是看他的样子,总感觉在哪见过?

    “你先坐一下,我去买杯卖茶,坐人家店里不点两杯总觉得不好意思。”陈询笑问:“你喝什么?”

    “我正减肥呢,不喝甜的。”

    “那就喝不加糖的果茶。”陈询没给她拒绝的机会,起身去前台点单。

    赵子沫看着陈询的背影,越看越觉得熟悉。

    “给,你的果茶。”

    不一会儿,陈询拿回两杯热腾腾的奶茶,递给赵子沫一杯。

    “学长,咱们是不是咱哪里见过呀?”她接过果茶喝了一口,略带疑惑的问道。

    “你不刷微博和贴吧吗?”

    赵子沫一愣,摇摇头说道:“这段时间准备复习考试,都没时间上网了……”

    难道这位陈询学长还名人?

    “噢噢,那咱们应该没见过。”陈询摇头道。

    “是嘛……”

    赵子沫忽然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道:“学长你认识一位叫柳依依的学姐吗?”

    “认识啊,噢对,她也是你们设计学院的。”陈询心里一喜,没想到还是个拐弯抹角的熟人。

    “陈学长是不是有辆车,黑色的……”

    “对啊,怎么了?”

    “原来是你!我就说怎么这么面熟!”赵子沫忽然气愤地说道,捏着奶茶就想泼他一脸。

    但看到陈询人高马大的样子,奶茶举到一半又怂了。

    这是渣男,还是个有暴力倾向的渣男,说不定会恼羞成怒打自己一顿!

    再说这个人今晚也没惹到自己,反而还帮了一个不大不小忙,这么做不是恩将仇报吗?

    “渣男!”赵子沫脸蛋憋的通红,骂了一句,起身便走。

    然而刚刚起身,脚下就是一痛,又坐到了椅子上。

    “你别乱动。”

    陈询站起来扶她,却被赵子沫一把推开。

    她挣扎着站起身,刚要转身离开,又想到了什么,于是从荷包里掏出一个皮卡丘的小钱包,拿出五十元钱拍在桌上,“奶茶我请了,不欠你的!”

    赵子沫狠狠瞪了陈询一眼,拿着自己那杯没喝完的奶茶,跛着腿,一跳一跳的蹦出奶茶店,像一只瘸了腿的兔子。

    “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地忽然发脾气?”

    陈询坐在椅子上,看着愤怒的赵子沫,又好气又好笑。

    完全搞不懂她为什么发脾气。

    渣男?我那渣了?

    我都还没开始渣好吗?

    赵子沫没蹦出几步远,就遇到了三名女生,她被人扶着往宿舍走,嘴里还在BB个不停,估计说的也不是什么好话。

    陈询哑然失笑,却没有对这个可爱的学妹生出什么恶感,把这张五十元钞票收进兜里,他也起身离开了奶茶店,回到了寝室。

    打完水洗了个澡,那股令人心慌的饥饿感再次从腹中传来。

    陈询拿出手机点了一大堆外卖,全是油腻的肉食。

    这次都不用招呼了,402的室友们十分自觉,铺桌子的铺桌子,拿椅子的拿椅子,许原还很贴心的把几个垃圾桶套上袋子,在他们脚边一人放了一个。

    吃饱喝足后,大家挺着肚子坐在下铺吹牛。

    “天天这么胡吃海塞也不叫个事儿啊。”周凯吃撑了,摸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脸纠结。

    “又没人强行拉着你吃?”

    “可你们这样在寝室里吃东西,谁忍得住?”周凯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十分怀疑老陈根本就是居心不良,他自己每天锻炼却把我们当猪养……老陈,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嫉妒我们英俊的容颜,所以用这样下流肮脏的手段坑害我们?”

    “是啊,你们又帅又有钱,个个都买得起奔驰开的起公司……我怎么会不嫉妒呢。”陈询吹了一下刘海,十分欠揍的说。

    “老陈,人身攻击就没意思了啊……”

    “对啊,说归说闹归闹,别拿我周凯开玩笑。”周凯拍了一下大腿,指着陈询说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行了行了,别bb,现在时间还早,咱们要不来两把?”王志恒看他又来劲了,连忙提议道。

    “也行……”周凯马上忘记了“莫欺少年穷”,回到椅子上打开电脑。

    陈询却没什么心思开黑,他打开了微薄,扫了一眼热搜榜。

    “抢车英雄‘炒作’”这条热搜还挂在榜单上。

    还真是舍得下本钱,陈询皱了皱眉,准备给孙逸安打个电话商量一下。

    刚刚解锁手机,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是金陵市的号码。

    陈询按了接听键,将听筒放在耳边。

    电话里沉默了几秒,传来一声轻笑,“陈询同学,这几天过得还开心不?”

    陈询问:“你是谁?”

    “我是你惹不起的人,你现在应该尝到红遍全国的滋味了吧?想不想再……”

    陈询直接打断了对方想要装逼的想法,嗤笑一声,“别跟我在这儿玩这一套,我给你一点时间想一想,该怎么说人话。”

    说罢,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的另一头,唐玉国听着“嘟嘟嘟”的忙音,有些发愣。

    这话不应该是我的台词吗?

    他十分气愤,又将电话拨了过去,发出阴恻恻地威胁:“年轻人,别赚了点钱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看来你还是没有学会。”陈询叹道:“什么时候你学会了,咱们再沟通好吗?”

    然后……

    又挂了电话。

    唐玉国一口老血堵在喉咙里,差点没喷出来。

    这家怎么不按套路来?

    他强行压着火气,播出第三个电话,“我给你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想不想把这次事件压下去,如果你想,我们就有的谈。”

    “这就对了,看来你的学习能力很不错嘛。”陈询在电话里夸道。

    他不许别人装,自己装起来倒是一个顶俩。

    ……

    ……

    二合一,这次是真二合一。

    求一下推荐票。

    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