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六十五章 我要做游戏(二合一求推荐)
    早上六点半,闹钟叮铃铃响起,把熟睡的陈询吵醒。

    昨天睡觉之前他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早早起床锻炼,毕竟那套广播体操是花了两万点声望值买来的,绝对不能浪费。

    再说健身锻炼也能锻炼人的意志力,规律的生活会让人在生活和工作中更有精力。

    正所谓生前何必多睡,死后必会长眠,年轻人就该朝气蓬勃!

    陈询爬起床,看了一眼灰蒙蒙的天色,脸上有些犹豫,他走到窗户旁边伸了一只手出去,寒风带着冰冷的细雨往袖子钻。

    emmmm……

    要不明天再锻炼吧,或者把时间挪到下午也行。

    “这么早起床锻炼的人一定不能深交,对自己都这么狠,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

    陈询吸了吸鼻子,又回到了温暖的被窝,睡了一个美美的回笼觉。

    这一觉睡到十点,在小区门口吃了一顿丰盛的早餐,这才开着车优哉游哉去公司。

    到了公司他也没去总经理办公室,直接来到孙逸安这儿,推开门,一股呛人的烟味扑鼻而来,陈询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你这么搞不怕得肺癌吗?”

    他走进办公室,把几扇窗户全部打开通风,任凭寒风灌进来。

    “我觉得还好吧,都习惯了。”孙逸安把手里的烟掐灭,说道:“开窗太冷了,还是去你屋里说吧。”

    “孙哥,不是我管得宽,你还是得注意一下身体,少抽点烟。”陈询摇摇头说道:“改天得带你去戒烟展览馆看看,那肺啊……”

    “行了行了。”孙逸安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不走,不走的话我把你办公室的茶叶全给祸害了你信不信?”

    “……”

    这段时间公司运营的情况孙逸安每天都有汇报,而且大多数事务他和苏韵两人就能自主做决定,只有一些设计到财务支出方面的单子需要他签字,其中最大的一笔支出就是囤积“维信号”的费用。

    “这次咱们买号量很大,价格我谈到了十五块一个,不过咱们准备的五百多万的资金可能用不上了,我问了一圈,市面上最多只有三十多万个号码,就算提高价格也收不上来。”

    孙逸安坐下来没说几句话,又下意识的掏烟盒,正准备拿出打火机点上,才想起来老板刚刚还叮嘱自己少抽烟,于是又把烟挂在耳朵上。

    “你还是抽吧,你这样子搞得我也难受。”陈询无奈道。

    孙逸安点点头,继续道:“我算了一下,只需要四百一十二万就够,就是不知道扫空了这些号码之后,那些工作室会不会有别的渠道能买到。”

    “这个不用担心,尽快搞定吧,争取一个号码也不给那些工作室留下。”陈询在支出单上签了字。

    “对了,‘石头科技’那边的同事给回复了,罗子熊这段时间很忙,怕是抽不出空来见你。不过他在这个月28号参加中海设计师会展,如果你真想见他的话,可以去会展上找个机会。”

    “行,我知道了。”

    陈询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石头科技”刚刚在国家会议中心发布了 Smartisan OS 操作系统,受到万人追捧,无数“石粉”正翘首盼望这个号称“东半球最好的手机”是什么样子。

    身为“石头科技”的设计总监,也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能拿见的。

    他自己也知道,想要说动罗子熊放弃现在的高管位置和自己一起创业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不过嘛,能不能成先放在一边,过些天去中海就当是旅游玩了一趟,也不亏什么。

    “孙哥你有没有想过以后?”陈询换了个话题,忽然问道。

    “以后?”

    “如果有一天‘巨浪平台’做不下去了,你有什么打算?”

    “想那么远做什么?”孙逸安摇头道:“以前我总喜欢把人规划得井井有条,什么事情都喜欢按部就班的来做,不过现实给了我一巴掌,它告诉我,所谓的‘人生规划’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最重要的是过好现在。先赚到钱再说吧,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你的想法也太消极了吧。”陈询“啧”了一声,“人不能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咱们也不能指望投票行业能做一辈子,这个行业受政策影响太大,哪天政策一缩紧或者淘宝那边直接严查虚拟交易,我们就只能被动等死。”

    “你想开展新项目?就是为了这个去找罗子熊?”孙逸安瞬间就反应过来了,诧异的问道。

    他当然知道陈询说的是实话,当初加入“众云科技”的时候他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但因为这个项目赚钱的效率太惊人,孙逸安也就暂时没有顾忌那么多。

    没想到陈询也有同样的想法,并且在投票行业还处于上升期的时候,便野心勃勃的想要开辟下一个“战场”。

    要知道,哪怕现在陈询什么都不做,年收入都稳稳过千万,在这个年纪能获得这种成就,并且还能不被胜利冲昏头脑,时刻保持清醒的认知……

    难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已经变得这么彪悍了吗?

    这让自己这些前辈们该怎么活?

    “是,但也不全是。”陈询说道:“有没有罗子熊我都会去做,区别在于……可能有罗子熊的存在我可以做的更好。”

    “什么项目这么需要罗子熊?”孙逸安问。

    “我想做一款游戏,需要组建一个开发团队,罗子熊很适合做‘主美’。”陈询说道。

    “做网页游戏?”孙逸安想到了这个可能,2012是页游全面爆发的一年,许多小开发公司赌对了市场前景,然后一夜暴富,老板们赚的盆满钵满。

    不过现在再入行有些晚了,想要从这片红海里厮杀出来,实在是有些艰难。

    但一款页游而已,需要罗子熊这个级别的设计师做主美吗?

    陈询摇头道:“不,我要做的是一款端游,主打主机和pc端,也许将来还会移植到手机端。”

    “……”孙逸安无言以对,万万没想到陈询说的下一个项目竟然是涉足游戏行业。

    他佩服陈询的商业头脑,可有商业头脑不代表做什么生意都能成功,那些身家上亿的老板们哪个没有商业头脑?

    一旦涉及到不熟悉的领域,该亏照样亏。

    孙逸安在“千度”公司干了好几年,对于游戏行业多少有些了解。

    他很清楚要开发一款游戏,不是找几个美工程序员搞一搞就能成功的,这样的游戏最多只能上4399赚点辛苦费。

    不谈3A大作,如果想做一款精美的端游,就必须招聘大量有经验的美术设计师、游戏开发,还有策划人员等等,这些人的薪资水平可不比“众云科技”的客服,远远不是几千块钱就能搞定的。

    除了薪资,还有按秒收费的音效和CG动画,再加上发行成本……算下来得多少钱?

    几百万?

    想屁吃!

    几百万就只够买个开发引擎!

    最关键的是,一款游戏的开发时间往往需要一年甚至更久,这段时间里是看不到任何收益的。

    有百分之九十的游戏产品都无法扛过这段时间,就算上线了,又有百分之九十的的游戏是赚不到钱的。

    ,游戏市场虽然看起来大,但大部分收入都被几款头部产品拿走了,一大半的钱都被巨头挣走了,剩下的小公司只能在地上捡捡渣子吃。甚至捡渣子都轮不到你。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所以现在大部分的游戏厂商都热衷于抄袭或者“换皮”,如果连抄袭都干不了的,就搞搞网页游戏恰烂钱。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陈询看孙逸安一脸无语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笑道:“你放心吧,如果不是有十足的把握,我不会想到去做游戏的。”

    “哪一个商人投资立项的时候没有把握呢,可谁又能保证自己的项目一定不会亏本?”

    这句话孙逸安终究没有说出口,说到底陈询还是他的老板,这些话不是他该说的。

    而且这是与“众云科技”无关的事情,他更加没有立场说这话。

    陈询看着孙逸安的沉默,心里也是叹了口气,相处半年的合作伙伴都无法相信自己能在游戏行业获得成功,罗子熊应该更加不会相信。

    但陈询自己坚信一定会成功。

    或者说,是“金手指”告诉他一定会成功。

    这是先知的力量。

    在这个时间段里,只要能将《糖豆人》这款游戏复制出来,一定会为他带来巨大的收益。

    不仅仅是《糖豆人》,还有《动物派对》,还有《绝地求生》,陈询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将这几款游戏成功开发出来。

    赚钱只是其中一个目的,陈询还想借这几款游戏赚来的资金和技术积累,去开发一款只属于国人的3A大作。

    暑假的时候因为空闲时间比较多,陈询在家里尝试了很多款游戏,国内的有,国外的也有。

    那些深受玩家追捧的3A大作,他虽然也喜欢玩,但总觉自己无法完全沉浸在游戏世界中,总有一种若隐若无的隔阂感。

    那天晚上他玩了《刺客信条》之后,看着游戏画面里波澜壮阔的罗马城,陈询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因为那是别人的文化,别人风俗,别人的故事……

    他在游戏里的世界里当埃及的刺客,当猎魔人,当召唤师,当骑士……什么都当了,就是没有当过一回饮血江湖的江湖儿女,没有当过一次御剑飞行的剑仙。

    所以后来他又去玩了《流星蝴蝶剑》和《仙剑》等上古年间的游戏,然而画面和动作已经跟不上时代了,更别提游戏体验了。

    现在流行的网游倒是有这些元素,可那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扒开那些看似精致的画面,背后只有两个字:氪金。

    受到家境影响,陈询小时候没有玩过小霸王学习机,长大后没有玩过网游,一直到二十岁这一年才拥有第一台电脑,也算不上一个资深的游戏玩家。

    可他心里就是有一股不平之气。

    如果还是那个没钱的屌丝,陈询大概也就只能在网上吐槽一下,顺便跟着广大玩家一起起骂骂“鹅厂猪场”没追求只会代理抄袭……

    可现在不是有钱了吗?

    不是有金手指了吗?

    不应该试着去承担一点点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