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六十一章 我非要住院不可
    面包车司机的衣服被陈询抓住,慌乱之中,一脚油门,车头向前猛然一冲。

    陈询一个趔趄,身体被拖着向前,却依然不肯放手,同时伸出另一只手与司机抢方向盘,两人扭打之下,面包车歪歪扭扭地撞向路边的小吃摊。

    一旁的食客像一群受惊的麻雀,呼呼啦啦的散开。面包车把小摊子撞的稀巴烂,势头不减,一直撞到了围墙才停下。

    陈询的后背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撞了一下,疼的他直抽冷气,倒在杂物从中,脑袋上也被划出一条口子,脸上渗出血迹。

    剧烈的疼痛没有让他丧失行动能力,反而激起了他心里的狠厉劲。

    陈询似乎和常人不同,在紧要关头,如果感受到了疼痛或者死亡威胁,反而会让他进入暴走模式。

    上次碰到苏越的时候是这样,这次一样如此。

    他强忍着剧痛,顺手在杂物从里抄起一根钢棍。

    恐惧中,司机想重新点火,然而手忙脚乱,怎么也点不燃。

    “草!你开车啊。”面包车后座上的人踹了一脚座椅,大声嘶吼:“你狗日的想害死我们?”

    司机急得满头大汗,手脚哆嗦,只知道拧钥匙,完全不知道要压离合器。

    “人贩子!抓人贩子!”周凯也从地上爬起来,边跑边吼。

    方才面包车撞向围墙的那一幕动静太大,商业街上的行人纷纷投来目光,又听到有人在喊“抓人贩子”,四周的人,不管是老的少的,男的女的,全都在往面包车那边移动。

    这世上的罪犯有很多种,但“人贩子”永远是最遭人恨的那一种!

    只要在犯罪过程中被群众们发现,下场真的会惨不忍睹!

    面包车的里的人贩子也知道这一点,他们看到人群还未围上来,车身旁边暂时只有寥寥数人,在车里骂了一句,几人打开车门跳下车,想翻过矮墙逃跑。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完全失去了搏命的勇气,只想逃得越远越好。

    然而不幸的是,这“寥寥数人”里,正好有陈询。

    几人刚刚下车,那个穿黑色皮夹克的男人还未迈开步子,陈询在一旁冷不防就是一击钢棍,敲男人的膝盖上。

    这一棍又准又狠,钢棍和骨头碰撞发出一声闷响,旁边围观的人似乎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反派人物-1……

    陈询干掉了一个还不满足,又追着人贩子的脚步往围墙那边跑,那两个人贩子正要翻过围墙,陈询就像个阴魂一样跟了上,又是一棍子狠狠敲在其中一人手指上。

    那人发出一声惨叫,从墙上滚落下来。

    反派人物-2……

    还有一人也从墙上掉了下来,这个不关陈询的事,他是被围观的热心群众给逮住了。

    “车里有个孩子!是老张家的儿子!”

    此时人群已经围了上来,凑近一看,有人发现了面包车后座上已经吓蒙的小男孩,瞬间群情激奋,大家摩拳擦掌,准备让这几个人贩子感受一下人民群众正义的铁拳——已经有人抄起了棍子和砖头。

    “你没事吧?”王志恒拉着陈询的衣服关切的问道。

    那一幕幕惊险刺激的场景看傻了王志恒,这个麻瓜现在才反应过来。

    “等会儿再说这个。”陈询疼得直抽抽,肾上腺素退去之后感觉手脚有些发软,他对王志恒低声说道:“用你手机拍张照片。”

    “什么?”王志恒没有反应过来。

    “拍照啊!”陈询扔下钢管,走到面包车旁边,抢先一步把小男孩抱在手里。

    王志恒醒悟过来,虽然不明白陈询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还是拿出手机打开摄像头拍照,小男孩惊惶未定,紧紧抓住陈询的衣领,把脑袋埋进他的肩膀上。

    陈询脸上全是血污,脸上却带着笑容不停地安抚小男孩。

    这幅画面被王志恒完美的记录下来。

    “你真没事吗?”他拍完照后把手机揣进兜里,看着满身狼狈的陈询,担忧问道。

    “要不你试试?”陈询感觉顶不住了,准备把小男孩递给王志恒,然后赶紧去医院看看。

    可小男孩的父亲收到消息后也赶了过来,穿过了层层人墙,这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眼泪汪汪,将小男孩搂在怀里,另一只手紧紧握住陈询千恩万谢,很不得给他磕个头。

    “先别说了,咱们得去医院看看。”王志恒看出了陈询的痛苦,赶紧出言阻止,扶着陈询往人群外面走去。

    “对对对!先去医院,小伙子你放心,所有医药费我全包了!”小男孩的父亲如梦方醒,忙不迭退开。

    人群中的学生们也自动让开一条道路,大家以一种无比崇敬眼光看着这位同校的“英雄”……从抢车到撞车,再到抓贼,陈询表现得太过于悍勇,就跟拍电影似的,视觉冲击力十足。

    王志恒叫上许原,两人一起把陈询扶上车,“去哪个医院?”

    “随便。”陈询坐在副驾驶上疼的龇牙咧嘴,还不忘系上安全带,“别去同济协和就好,那人太多。”

    “知道了。”王志恒启动之后一脚油门,前方忽然窜出一只黄色土狗,他连忙又踩刹车避开,陈询后背撞在座椅上,疼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暂时还死不了,麻烦您老人家慢点好吗?”他有气无力的说。

    他手臂上的伤刚刚好,现在又舔了新的,好像自从拿到了金手指之后,生活变得多姿多彩,也变得多灾多难起来。

    “噢噢!”王志恒十分尴尬,打了一圈方向盘,从小路绕到主干道上面去。

    最近的医院离江城理工不到五公里,开车只需要[笔趣阁 www.biqugex.co]十分钟。

    来到医院后,王志恒和许原慌忙火急去挂急诊,又是敷药又是拍片子,一番忙碌下来,那位带着眼镜的老医生看着陈询的片子说道:“没什么大碍,额头上的伤口消个毒就行了。”

    “不需要住院吗?”

    “为什么要住院?”医生奇怪的问。

    “我……这是被车撞了啊!你看我后背上那么大一块淤青,难道不需要住院观察?”陈询说道:“也许受了内伤也说不定呢?”

    “不需要,你这是是擦伤造成的皮下出血,虽然面积大了点,但是一点都不严重,回去用冷敷再擦点跌打损伤的药就可以了。”

    “不行,我现在感觉身体状况很不好,强烈要求住院。”陈询拒绝了医生的好意,心说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小朋友,还抓了几个人贩子,结果一点伤都没有转身就活蹦乱跳,这像话吗?

    不住院还怎么博取同情?

    博不到群众们的同情就没有关注度,没有关注度就没有热点,没有热点就刷不了声望值。

    这难道不是血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