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五十九章 围巾(求推荐)
    阳光从窗帘缝隙中射进来,照在陈询脸上,他迷迷糊糊地醒来,看了一眼手机才发现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手机屏幕上有好多条维信,大多是苏韵和孙逸安发来的,汇报昨晚“巨浪平台”的运营情况,另外还有些转账汇款之类的手续需要签字。

    除此之外,柳依依也发了一条维信问他们干嘛去了,许清清找了王志恒一上午。

    陈询一一回复了消息,起床到客厅一看,这群沙雕竟然还没起床,许原抱着王志恒的脚睡得正香,脸上有痴汉般的微笑。

    “真特么恶心。”陈询走过去把他俩分开,“起床了起床了!”

    “呕……”

    许原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竟然抱着臭男人的脚,发出一声干呕,连忙跑到进卫生间。

    “中午吃什么?”

    “随便,我都行。”王志恒打了个哈欠,拿起手机一看,上面全是女朋友的电话和维信,“糟了,我要给清清回一个视频,你得帮忙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

    “坐在旁边就行了。”

    一边说着,王志恒正要点开视频,陈询指了指他脖子上的唇印,“你是不是准备自杀?”

    “这……”王志恒羞愧难当,心说不注意细节的男人,是不配得到爱的,以后一定要好好改正,绝对不能再出现这种低级失误。

    洗完了个脸,把脖子上的东西清理干净,王志恒又对着镜子检查了一遍,这才回到沙发上给许清清弹了个视频。

    “哟,这不是王公子吗?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聊天?”

    接通视频后,许清清漂亮的脸出现在屏幕中,看她后面的背景应该是在刚刚下课。

    “瞧你这话说的……”王志恒讪笑道:“我就是昨天晚上喝多了,都怪周凯!那王八蛋非要灌我酒!”

    “是吗?”

    “千真万确!”王志恒把前置摄像头往陈询那边晃了一下,“你看老陈也在,你不信我总得信他吧?”

    “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许清清一笑,眼睛微微眯起。

    王志恒冷汗刷的一下就下来了,立马点开前置摄像头,绕着房间走了一圈,“你看你看,这是在陈询家里,室友们都在这儿呢,我能做什么事?”

    “你少唬我,陈询不外地的吗?”

    “人家就不能在江宁买房?”

    “陈询买房了?”许清清十分惊讶,“什么时候的事情?”

    “不知道。”王志恒看了一眼客厅,压低了声音,“老陈房子也买了车也买了,这几个月赚了不少钱……”

    “真的?”

    “骗你是狗。”

    听他这么一说,许清清立刻产生了强烈好奇,追着王志恒问一些具体细节,完全忘记了这个视频通话的本来目的。

    王志恒这一招祸水东引,完美转移了许清清的注意力,为了突出故事的曲折性,他硬是将一段

    吃完了午餐,几人合力把房间打扫干净,陈询开车载着室友们回学校,顺便还上了下午的两节课。

    不上不行,这次回学校的时候正好在教学楼遇到了辅导员,他对陈询这段时间的表现极其不满意,并且表示如果再缺勤的话,将会取消一系列奖学金和补助金的评选资格,还会直接联系陈询家长。

    说实话,陈询对于奖学金补助金什么的完全不在乎,而且也不准备继续申请了,不过辅导员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不能完全当做耳边风,这几天得先安分一下。

    上完了课,陈询回宿舍清理了一点东西便准备离开学校,去公司一趟。

    可又偏偏收到了柳依依的维信,这妞说有东西要给他,又扭扭捏捏不肯明说,只是约他在湖边的“文华阁”见面。

    “难不成是要表白?”

    陈询搞不懂柳依依的想法,不过又一想,以她骄傲的性格应该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很有可能是自己自恋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去赴约,心说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得好好想想说辞怎么拒绝。

    柳依依再漂亮,身材再好那也不是自己的菜。

    “文华阁”这地方离男生宿舍距离有点远,步行的话一俩一去半个多小时就没了,所以陈询下楼后,开着车往“文华阁”驶去。

    几分钟后,陈询将车停在路边,下车之后走上台阶,便看到柳依依站在“文华阁”雕栏玉砌的回廊中,身影被几株枯树拦住,看太清楚脸上的表情。

    “什么事情?搞得神神秘秘的。”走近了,陈询笑着打招呼。

    “没什么。”柳依依微微羞赧,她一直注意着学校马路上的行人,却没想到看见陈询从一辆奔驰车里下来,当下心里微微一动,只是脸上并未表现出来。

    “没事你叫我来这儿干嘛?赏月吗?”陈询抬头看了一眼天色,“这天也没黑啊。”

    “也算不上什么大事。”柳依依递给他一个蓝色的袋子,横了他一眼,“这不冬天到了么,寝室里开始流行织围巾,我给我弟弟织了一条,还多了点材料,就顺便也给你织了一条……”

    说到后面,柳依依声音越来越小,似乎也觉得这个理由站不住脚,天边的夕阳照进亭台中,染红了少女的脸颊。

    “啊这……这怎么好意思?”

    陈询颇感头痛,他十分想拒绝,但看见柳依依的手指上有许多小伤口,绑了好几个创口贴,又实在是不好开口。

    他不伸手去接,柳依依的就手僵在那里。

    “你不要吗?”柳依依倔强的问。

    陈询看她十分委屈的样子,终究还是没能狠下心来——就算是要拒绝,在这个时候也明显不适合。

    “怎么会,我这不是一时激动么?”他接过蓝色手提袋,笑道:“我还欠你一顿饭,这就算两次好次好了,下回一并还给你。”

    当然,事情也一并说清楚。

    “啊,才两顿吗?你也太小气了。”

    柳依依展颜一笑,心里顿时松了口气。

    刚刚那一刻,本来信心十足的她竟然丝毫没有底气,万一被陈询拒绝,自己怕是只能找条缝躲进去。

    “都可以,你说几顿就几顿。”陈询呵呵一笑,“我外面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我回学校了请你吃饭。”

    “行,那你去吧。”柳依依说道,虽然有些小失落,但也不好表露出来。

    她跟着陈询走出“文华阁”,自己站在台阶上,看着黑色的奔驰远去,心里着实有些羞恼。

    “真是个直男!”

    柳依依气哼哼的想着,正要离开,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依依姐,你的秘密被我瞧见了噢!”

    柳依依心里一慌,回头一看,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带着坏坏的表情站在身后。

    女孩看起来年纪稍小一些,但也长开了,她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苗条的身材显得修长挺拔,脸蛋甜美,有一种透明的白皙,唇红齿白,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了月牙,看起来狡黠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