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五十五章 我的室友是千万富翁
    “怎么玩一票大的?”

    “很简单,釜底抽薪”陈询可能有些兴奋,他拿起孙逸安放在茶几上的烟盒,从里面抽了一根烟点上,深深吐了一口烟雾。

    长时间没有抽烟竟然有点不习惯,尼古丁进入血液之后迅速刺激到神经系统,让陈询感到有种轻柔的眩晕感。

    他继续说道:“他们想做平台,得需要‘维信号’吧?咱们只要把市面上的‘维信号’扫光了,他们拿什么充填数据库?”

    “这样行得通吗?”苏韵一愣,他感觉陈询提出的这个建议并不怎么高明,听起来还有点蠢蠢的。

    “理论上是可行的。”孙逸安说道:“现在做黑产的那些人不敢做得太过,所以‘维信号’的产出是有数量的,但谁也不知道每年的具体产量是多少,怎么才能确定市面上的号码被扫光了?”

    “可是我知道,我可以确定……”陈询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四个月前,他第一次在“每日新闻”的APP上面利用声望值抽了一次奖,结果抽到了一条揭秘投票项目的新闻。

    从2012年开始,到2018年衰弱,这篇新闻详细的记录了这个行业里由盛转衰的全部过程。

    除此之外,新闻还涉及到了与“投票行业”息息相关的另一个黑色行业——倒卖个人信息产业。

    投票行业之所以衰弱,除了跟投票平台价格的混战有关,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受到了政策方面的影响——“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网络实名制)”于2015年正式实施,在2017年政策全面收紧,涉嫌倒卖个人信息的黑色产业因此受到重创。

    “……据了解,政策未收紧之前,市场上每年产出的‘维信号’高达一百二十万个号码,在2017年9月之后,年产值下降了不足二十五万……”

    这是新闻里的原句——一年一百二十万个号码,一个月就是十万个号码。

    那篇新闻陈询看了不下十遍,怎么可能连这么关键数字都不记得?

    但这些话哪能跟旁人说?

    “根据我的推算,现在每个月产出的‘维信’大概在十万左右,而市面上所有的号码存量绝对不超过三十万。

    只要我们能把这些存货全部扫光,他们那些工作室就只能争抢这每个月的十万的产量。”

    陈询笑道:“那些工作室有多少?想要达到我们的规模得需要多久时间?两个月还是三个月?有这个时间我们早就把市场给吞干净了!”

    孙逸安没有说话,心里有些疑惑。

    一年一百二十万的产量陈询是怎么知道的?

    总不可能是猜的吧?

    “我可以保证这个信息的来源是准确的。”陈询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孙逸安在想什么,于是脸上带了诚恳的表情,“孙哥你要是信我,我们就来一次大的,让那些工作室永远跟在我们屁股后面吃灰。”

    如果不信呢?

    孙逸安苦笑,陈询作为“众云科技”最大的股东,有权做任何决定,现在他试图说服自己只不过是出于尊重而已,根本没办法阻拦。

    “可是这三十万个号码拿什么买?现在公司账面上的资金只有一百多万。”孙逸安问道。

    “我个人出资四百万,拆借给‘众云科技’,公是公,私是私。”陈询把手里的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看着孙逸安说道:“利息我按银行的利息算,这一块的费用算进公司的运营费里。”

    四百万……

    周凯手一抖,差点没把手里的杯子摔倒地上。

    其他几名室友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日他先人个板板,陈询到底是赚了多少钱?怎么说起四百万就跟四百块一样!

    他们不敢相信这件事情。

    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没有人像是在开玩笑。

    也就是说……我的室友有可能是千万富翁咯?

    “你真的想好了?”孙逸安问。

    “想好了。”陈询点头。

    孙逸安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没办法阻止了,“那就按你说的做。”

    最重要的事情谈妥了,剩下的事情就无足轻重了。

    孙逸安和苏韵所认为的“恶意飞单”在陈询看来根本不算什么。

    现在的情况是已经爆单了,“巨浪平台”根本没办法处理这么多单子,难道真的要看着平台瘫痪吗?

    别逗了,平台每一分钟都需要赚钱,怎么可能让它停摆?

    陈询说道:“让客服查询这几天里忽然增加的订单,从三天前算起,所有超过十万票数的订单现在全部拒接,把订单一直降到平台可以接受的范围。”

    “可这样做,下面的商家一定会有怨言的……”苏韵说道。

    “什么怨言?那些工作室想岔了一点,截止日期拒接订单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但对我们来说其实无所谓。”

    陈询摆了摆手,轻笑了一声:“工作室的流程是先在人工投票群里发红包,投手点击领取红包之后再投票,一旦拒接订单的话,他们发下去的钱无法回收,也就没办法赔偿商家和客户的损失。

    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每一单的金额都可以统计,而且在自己的账户当中,随时可以提现去赔偿商家损失,大不了我们也不赚钱,商家和客户还能有什么话可以说?”

    待会儿再发一条道歉通告出去,明天十二点之前,‘巨浪平台’对于今晚拒接的订单会统一退款,如果还有人又怨言的话就让他们怨恨去吧!咱们又不是人民币,怎么可能让所有人都喜欢我们?”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陈询口干舌燥,他起身拿着杯子接水,一边又说道:“让客服今晚加班吧,说不定得通宵,愿意留下来加班的人今天一律三倍工资,苏主管待会儿你去宣布……苏主管?”

    “呃……噢,我知道了。”苏韵回过神来,双颊一红,低头装作一副专心的样子在本子上写下这几条会议纪要。

    可能陈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刚刚他说话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和往常完全不一样,充满了处惊不乱的自信。

    这种自信也感染了苏韵,听陈询这么一说,她竟然觉得今晚的所有风波不过尔尔,内心恢复了平静……

    只是看着他深邃的眼神,却不由自主有些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