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五十章 骗吃骗喝
    从4S店出来之前,陈询坐在车里拍了一张照片,并且不经意间露出方向盘上奔驰的车标。拍完后他又把照片扔到室友群里炫耀。

    俗话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他陈询现在咸鱼翻了身,自然也得让那群沙雕室友们羡慕一下,不然赚那么多钱花起来多没滋味?

    不一会儿,群里就叮叮咚咚弹出好几条消息。

    周凯发来一张图片,是一张玛莎拉蒂4S店门头的照片,门头下方有一行字“欢迎微商前来拍照,一次两百。”

    周凯:老陈别这样好吗,你卖什么产品,我买还不行吗?你放过我们吧!

    王志恒:同意老周的观点,就算你要装逼也得过几天,你这才几天时间就提奔驰了?下次是不是就得恭喜你“喜提和谐号”?

    宋文华:神舟六号吧,和谐号不配。

    等红绿灯的时候,陈询看了一眼群里的消息,拿起手机无奈的发了一条语音:各位小老板,咱们之间一点信任都没有吗?难道非要我把车开到寝室楼下你们才肯认清现实?

    周凯:求你了,那你赶快把大奔开回来让我长长见识。

    王志恒:+1,多的不说,开回来咱们就吃屎。

    许原:……

    宋文华:……

    周凯急忙在群里呼喊:陈询你不要上了老王的当,他今天没吃晚饭,到处骗吃骗喝,再说万一把他给吃死了你还得判刑十五年。

    陈询打开手机语音听着周凯“焦急”的声音差点没笑出声来!

    周凯说的“判刑十五年”是一位管理系老师在课堂上闲聊时,讲述的一个真实案列。

    说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天南春城。

    有两个年轻工人,其中一孙姓男子家里有点小钱,托关系买了块“中海牌”手表。

    在那个时候,拥有一块“中海牌”手表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其价值好比一款限量版的LV包包。

    有一天,孙某与朋友周某闲得无聊上街溜达,一时兴起,孙某就跟周某打赌,说:如果你能把路边的那坨便便吃了,我就把手上的“中海表”扒下来给你。

    周某一听,二话不说就跑过去将地上的那坨便便给吃了。

    他吃完后连嘴都没漱就跟孙某说:我吃完了,你把表给我吧。

    这个时候孙某后悔了,他根本没有想到有人会为了一块手表真的会吃屎,于是耍赖不给。

    两人就在大街上争吵扭打起来。

    一番争执后,孙某无奈只好说,那我也吃一坨,就当还给你了......结果孙某凉了......

    人命关天,又正值严打时期,再加上那个时候国家根本没有《刑法》,用的还是1950年的“刑法草案”。

    由于缺乏法律依据,定罪量刑的随意性很大,尤其体现在罪名认定上。

    于是公安机关将周某判了个十五年的重型。

    老师讲完这堂课之后,后来的半个星期里,陈询他们只要一回想起来就会觉得恶心。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大家在打赌的时候不会那“吃屎”说事了,除非是十分笃定的情况,才会发这种“毒誓”!

    陈询忍着笑发了一条语音:不多说了,半个小时后见。

    为了尽快请室友们“吃饭”,在道路情况允许的情况,他加足马力压着测速线跑,两边的高楼大厦与路灯飞速略过,如浮光掠影,车内放着“枪炮玫瑰”的摇滚乐,Axl Rose用他那高亢至极的嗓音跟着电吉他嘶吼着“And don't you cry tonight”……

    这套价值4.4万“Burmester“的高端立体3D环绕音响拥有23个扬声器和25个信道放大器,再加上1450瓦的系统输出功率,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陈询眯着眼睛,心脏却随着电吉他的节拍一起跳动着。

    这种内心汹涌澎湃的感觉他很久没有体会过了,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中了一千万大奖的时候。

    住出租屋和住自己的房子是两种感觉。

    租的车和自己买的车也是两种感觉。

    这辆车只属于他一个人,是最忠诚可靠的朋友(当然,前提是不漏油),可以带他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电闪雷鸣,它都会在原地等候着,给人一个温暖而狭小的空间。

    再回想起几个月前落魄的日子,陈询感慨万千。

    如今的陈询车子和房子都有了,卡里还有几百万存款,公司还在源源不断为他赚取大量现金,达成亿万富豪的目标只是个时间问题。

    尤其是“众云科技”的成立,这家公司对现在的陈询来说意义非凡,这不仅仅是他第一次创业的项目,也是他这两年安身立命的本钱。

    有这家公司在,他可以自豪的向父母或者身边的人展示自己的成功。

    刚刚买车的时候他就打定了主意,过年之前一定要把爸妈接过来,带着二老看一看他现在的成绩,去江宁、去中海,去燕京……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享受一下从未体会过的人生。

    往后的日子,将有陈询来承担家里的责任,他俩这么大年纪了,也是时候该退休了。

    这样想着,半个小时的路程很快就到了。

    八点钟的时候,陈询将奔驰开到学校大门口,和保安打了个招呼,就直接来到男生寝室楼下。

    “请各位小老板挪一挪尊臀,伸出脑袋看看窗户外面可好?”陈询下了车,靠在车门边,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咋了?有妹子摆蜡烛表白吗?”

    “老陈开大奔回来了?”

    “别逗了,你赶快上来,三缺一开黑,快点!”

    “煞笔!”陈询暗骂一声,伸手按了一声喇叭,“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卧槽!!”

    “卧槽!”

    402寝室的一听鸣笛声,马上起身跑到窗户边上,正看到陈询站在一辆黑色奔驰旁边,用酷酷的姿势抬着头看着楼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十分欠揍!

    “淦!老陈真开奔驰回来了?”

    “先说好,租的车或者借的车不算啊。”王志恒急忙跟旁边的人解释:“我不会认的!”

    哪有人理他?

    周凯一行人直接冲到楼下,一辆崭新未上牌的黑色奔驰E300L停在路灯下面,黄色的灯光下更显车身更显沉稳和豪华,但柔美修长的车身线条又使它不那么古板。

    在这个四十万至五十万这个区间价位里,对于豪华感的塑造,奔驰敢说第二,没人说第一。

    “真是你买的?”

    周凯摸着光滑的车身,仿佛在抚摸少女的肌肤,其他几人也是一脸震惊。

    他们的惊讶的不是这辆大奔,而是对于陈询的忽然暴富产生了一种不可置信的情绪。

    说实话,以王志恒的家境,他还真不觉得奔驰E300L有多豪华,这家伙看到普通的豪车总是不屑一顾。

    什么“入门级的BBA车也算豪车”,“脑子瓦特才会买漏油的奔驰。”,“奥迪会得白血病”……等等柠檬精言论都是王志恒说的。

    “不然呢?”陈询淡淡道:“你也看到了,刚提的车,还没上牌……”

    “求你了老陈,你能别用这个表情吗?”王志恒很无奈,“不就是一坨屎么,我吃还不行吗?”

    …………

    …………

    感谢各位的推荐票和打赏,因为最近短小无力,也不好意思求票票了。

    也不找借口……

     10点和老板一起应酬完,才回来写文,赶在12点前发了一章。

    抱歉抱歉,明天可以休息半天,我尽量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