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四十七章 爱喝鸡汤的小郑同学(求推荐,求收藏!!!)
    今晚对于宋文华来说,注定是个难眠之夜。

    在江城理工的另一角,一座靠近湖边的女生宿舍大楼,706女寝,柳依依也处于失眠状态中,已经快十二点了,她躺在床上还感受不到任何睡意。

    柳依依很少会这样,她一直是个高度自律的女生,做什么事情都有明确的目的性。

    她每天都会在10:30—11:00点进入睡眠状态,睡前一定会做保养,早上七点起床,画好上淡妆再去上课。她喜欢吃零食,但为了保持身材,从不吃垃圾食品,只吃一些像红枣桂圆之类的坚果。

    她学习艺术设计并不是爱好,而是因为有一位年薪百万的表姐作为榜样。

    她定期健身跳舞,也不是处于兴趣,而是为了塑形保持现在的身材。

    ……

    诸如此类。

    抛开性格原因,柳依依确实是个优秀的女生,虽然有些做事待人有些功利,可这也无可厚非。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红尘俗世里,谁都不干净。

    柳依依之所以会失眠,都是因为陈询的关系,其中有一半的原因是被陈询晚上的电话给震惊到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气的!

    她今天在KTV主动坐到陈询旁边搭话,回宿舍的时候又刻意放慢脚步等他一起,晚上还对其嘘寒问暖……

    有一说一,柳依依从未对一个男生如此上心过。

    但陈询怎么做的?

    轻描淡写的回复,就好像在说“朕已阅,你跪安吧”。

    这让心高气傲被众星捧月的柳依依如何能接受?

    正郁闷的时候,手机叮咚一声,维信弹出了几条消息。

    “依依,这周的美术史作业PPT我帮你做好了,发给你看看行不行,不满意的话我再改改。”

    给她发消息的是班上的一位男同学,也可以算是追求者之一。

    这位同学家境非常好,大一上学期他刚刚考完驾照家里就给买了一辆奥迪A4,现在还停在男寝楼下吃灰。

    而且他性格很温和,对柳依依几乎是百依百顺。

    什么都好,唯一的缺点就是太矮了一点,柳依依将近一米七的身高,如果再穿上高跟鞋的话比他要高半个脑袋,她完全无法容忍自己的男朋友是个矮矬子,所以一直没松口答应。

    尽管如此,这名同学依然锲而不舍,总是主动要求帮她做这做那,从不埋怨。

    “我看过啦,非常棒!明天买奶茶给你喝,你要喝什么味道的?”柳依依根本没点开文件,只是处于礼貌地感谢。

    “我都可以啊!”

    “那我就随便买咯。”柳依依看对方的状态处于“正在输入中”,赶紧打字终止对方想要聊天的欲望:“我先去洗澡了,明天再聊哈!”

    被同学这么一打岔,柳依依更加没了睡意,于是取下耳塞,从床上爬下来喝水。

    “咦?你今天怎么还没睡?”

    郑好穿着黄色的皮卡丘睡衣,桌上点着一盏橘色小灯,正在吭哧吭哧的赶作业,看到柳依依这个点了还没睡,她好奇的问了一句。

    “睡不着呗,可能是酒喝多了的问题吧。”柳依依从开水壶里倒了一杯温水。

    “我不信,你有心事!”王若珊的脑袋从床上探出。

    “我也这么觉得,就听到你在床上动来动去,平时这个点你早就睡了!”许清清也在床上嘟囔着,“把我也弄的睡不着,你这个小磨人的小妖精……”

    “啊?你们怎么都不睡觉啊?”柳依依喝完水,把盖子盖好,看了一眼室友们,个个精神百倍。

    王若珊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因为大伙儿都好奇得很,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陈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柳依依无奈道:“我跟他能有什么秘密,一晚上都在你们眼皮子底下!”

    “瞧你这话说的,不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你就要去做点什么羞羞的事情吗?”王若珊促狭的说道。

    柳依依气急,“珊珊你怎么这么不知羞?我才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嘻嘻,珊珊啥都没说,是你自己非要这么想的噢!”许清清眨了一下眼睛,“你说一下呗,你要是真对陈询有什么想法那也晚了……我听我家王二狗说陈询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柳依依一愣,“你说真的吗?”

    “急了急了,这妞儿急了!”许清清哈哈大笑。

    “你……”柳依依红了脸,爬到床上盖好被子,“我不跟你们说这个,你们太坏了。”

    “是的,不要理会她们这些坏蛋。”郑好说道:“咱们家依依眼光高着呢,哪瞧得上陈询?说实话,感觉他除了歌唱的还不错,也没什么优点,比咱们系里的男生差远了。”

    “没啊,我就觉得陈询就不错,高高帅帅,人挺不错的。”许清清说道:“而且王志恒他们一寝室的男生,就他比较沉稳,完全没有小男生的幼稚,跟他谈恋爱应该会很舒服。”

    “咦,舒服……”王若珊捏着嗓子像唱戏一样,“是什么样子的舒服呢……我想请清清同学说说自己的感受。”

    “滚!”许清清一个枕头砸了过去。

    郑好摇头道:“沉稳有什么用呢?你要知道,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如果这也值得说的话,那就说明这个男人除了这个优点之外,其他的一无所有。”

    “……”

    “……”

    “小郑同学,你能不能在网上少看点毒鸡汤,”许清清无奈道:“你要是有这样的想法以后该怎么找男朋友?”

    “难道我说的有错吗?”郑好皱眉道:“如果一段感情,或者是一段婚姻会使我的生活品质下降的话,那我为什么非得需要这个男人不可呢?就拿陈询来说,这样的男生再好,可他能带给柳依依什么呢?”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只要开心就好吗……”许清清弱弱的说:“难道就不能两个人一起奋斗吗?”

    “我不认同。”郑好严肃的说:“现在的陈询还一无所有,凭什么要依依拿自己的青春陪他一起奋斗?”

    “……”

    许清清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其实……你们两个说的都有道理。”一直安安静静听她们说话的徐芷微忽然开口了,“不过我觉得……如果女人的价值只在于美貌和年轻,把这些看作是可以交换的筹码,那么青春自然会贬值。但事实上,所谓的贬值也是将自己物化的结果,人又不是商品,哪有折扣?”

    “还有,现在这个是不是太早了,人家柳依依和陈询八字还没一撇呢!”徐芷微轻笑道:“咱们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就是就是,我都没说我喜欢陈询,你们恨不得就帮我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柳依依不满的说道,“我还瞧不上他呢!”

    她在一旁听了半天,完全没有想要帮陈询辩解的意思。

    这个时候暴露出陈询的家底,只会让室友们误会她是为了钱才跟陈询在一起,无疑是给自己徒增烦恼……而且,最重要的是——好东西应该自己偷偷一个人吃,而不是和大家一起分享。

    ……

    ……

    十一月中旬,西伯利亚冷空气一路跋山涉水来到了江宁市,踩着枯黄的落叶与人们相撞满怀。

    从这十七号开始,江宁市迎来了真正的寒潮,市民们开始穿上了准备过冬的棉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身上的棉袄会一直穿到明年三四月份,然后在一个某一个突然升温的日子里匆忙脱掉,再换上短袖。

    在江宁的四月天里,棉袄和短袖是可以共存的。

    所以一直以来都流传着一个段子——在江宁市的地铁上,某个穿棉袄的乘客遇到了穿短袖的乘客,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互相在心里骂一句“煞笔”。

    与寒冷的天气相反,“众云科技”这一段时间营收起起伏伏,终于在月中迎来了爆发,日营收突破了十万,并且还在持续增长。

    这段时间,公司又新增了两个部门,一个是由三名程序员组成的技术部,由孙逸安直接领导。

    因为有现有的模板可以参考,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技术部门破解了三个不同类型的投票链接,并且新建了三个投票平台。

    现在数量最多的投票类型还是“维信”自带的“MP”链接,所以“众云科技”只购买了七万个号码(合计资金一百二十六万)投入到这三个平台里,但后续的空间已经预留出来了,可以随时增加。

    还有一个部门是电商部,这个部门增加了两名淘宝运营人员,还有五个负责店铺接待的客服人员,一起负责十个淘宝店。

    这些淘宝店直面客户,属于一手单,利润极高。

    十万元营收里面有两万元来自电商部门,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电商部门大有可为!

    虽然陈询和孙逸安说过三个月不盈利,但按照这样的吸金速度,想不盈利都难,尤其是新平台开发完毕,已经投入了使用之后,账面上的资金开始越来越多。

    要知道,“众云科技”整个公司的运营成本还不到十五万,占成本最高的一块是“维信”号码的损耗,与日营收差不多是1:2的比例,也就是说每赚一百万就需要再投入五十万资金购买号码。

    其实这块成本是可以降低的,“众云科技”如果胆子再大一点,不考虑法律方面的风险的话,完全可以自己购买身份信息,批量注册“维信”号码,这样运营成本将会降到最低。

    但不管是陈询还是孙逸安都不会这样做。现在已经有了一只下金蛋的凤凰,何必再去投人家的公鸡?

    万一哪天被一锅端了,哭都没地儿哭去。

    饶是如此,除开这硬性开支之后,公司一个月的净利润也有一百四十万左右。作为占比最大的股东,陈询可以独分一百万左右的现金。

    相当于一年中一次千万大奖。

    而且这是稳定合法的收入,旱涝保收,等到2017年投票行业没落以后,陈询就算光荣退休也一辈子不愁吃喝。

    收入直线上升的成果让陈询开始膨胀了,他现在天天在手机上面刷“某车之家”,也想买一辆豪车玩玩。

    有这个想法也正常,赚了钱不消费那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陈询原来做兼职的时候认识了一个老板,奋斗了一辈子攒下了几千万身家,勤俭质朴,一辆本田雅阁开了快十年。

    然而这位老板却在四十五岁的那年得了癌症,在自己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间里他才知道享受,换了房子换了车子,该吃吃该喝喝……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

    老婆带着年幼的儿子改嫁后,大部分财产还不是便宜了别人?

    所以说,人生苦短,就该及时行乐。

    就在陈询心情愉快,费尽心思想买车的时候,在隔壁省金陵市的某一处工作室,两个同样从事投票行业的同行却却感到十分不愉快。

    凌晨两点,唐玉国和侯杰坐在工作室里,桌上烟灰缸里全是烟蒂。

    “‘这个巨浪工作室’胃口也太大了吧,这个月吃了我三分之一的生意,再这样下去,咱们还搞个屁!”一想到这个半路杀出来的同行,唐玉国就心头火气,“别让老子知道是谁,不然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问过其他的工作室了,他们都不知道对方的情况。”侯杰百思不得其解,“咱们四家工作室,一共有七八百个五千人的微信群,基本上占了整个行业八成以上的投手,‘巨浪工作室’是从哪来的这么多投手为它投票?”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唐玉国忍不住又点了根烟,重重吐了一口烟圈,“它给出的价格比咱们几家工作室的成本价都低!草!这特么是想赶尽杀绝的意思!”

    “其他的同行也在抱怨,说这个月的生意下降了不少,幸好和那些商家都合作了好几年了,现在还压得住。”侯杰叹了口气,“谈感情谈威胁都他妈的是放屁,什么都比不上真金白银,再搞一个月,商家全部都会跑‘巨浪’那边去!”

    “得想个办法,情况不能再恶化了。”唐玉国叼着一根烟,眯着眼睛看着桌上的一份报表。

    “从从明天开始,咱们把七成的单子全部都转给‘巨浪’去做。”过了很久,唐玉国缓缓说道。

    侯杰惊了,“你在说什么?你疯了?”

    ……………………

    ……………………

    大家是在是太给力了,今天在推荐榜上一下子从一千米冲到了六百名!

    对于许多大神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平凡的数字,但是对于我这个小萌新来说还是第一次!

    大家的每一条评论我都在看,有些虽然没有回复,但确实都记在心里了!

    同时也谢谢各位大佬的打赏!

    还请大家继续用推荐票砸我,侮辱我,蹂躏我…

    二月火叩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