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三十七章 陈总和孙总(求推荐 求收藏)
    与王志恒和周凯不一样,作为同住三年的室友,宋文华这次并没有跟着一起劝陈询。

    他也曾隐晦的提示过陈询要以学业为重,不要被太多外在的东西迷了眼,宋文华一直觉得,像陈询和自己这样的家庭没有资格去和其他同学一起拼着享受。唯有努力再努力,才能在毕业后从千军万马中博一份前程。

    但陈询好像并没有听进去,还是我行我素,开学这段时间以来花钱大手大脚,对学业越来越不上心。

    现在居然又跑去搞什么创业?

    这个年龄段,一没资金二没积累,能创什么业?无非就是搞搞校园代理或者做微商罢了。

    想到这里,宋文华暗自摇头,上个星期高中同学QQ群里还传出了一些流言蜚语,高中二班的一位女同学为了赚钱去做微商,屯了一大批面膜竟然一片都没有卖出去,而她交代理费的钱竟然是从网贷平台借的,后来催债方在学校里找到了她,软硬兼施让她又贷了好几笔贷款,最后本金加利息一起滚到了三十万。

    现在再看陈询这一副头脑发热的样子,说不定也是被人忽悠了去搞这些事情。

    不过他宋文华也管不着,人一旦起了某个心思,再想打消它就跟怀孕的女人打胎一样困难。

    也确实是这样,室友们的劝说陈询压根就没听进去,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放弃这次捞钱的机会。

    再说了,也只是公司开业的这段时间会比较忙,等后续公司步入正轨之后,他一样可以回归普通大学生的作息状态。

    下午开完班会,辅导员点名一结束,陈询又偷偷溜出学校,来到了万融大厦17楼。今天他自己办公室的桌椅家具都会安装完毕,实在是忍不住想去看看。

    “不是有安装师傅吗?怎么是你怎么在弄?”

    陈询走公司,看到孙逸安正在梯子上拧壁柜的螺丝,身上全是灰尘,脸上不知道在哪沾了机油,黑一块白一块。

    “有几颗螺丝没拧紧……”孙逸安用力拧动手里的螺丝刀,脸都涨红了。

    “你不会还没吃饭吧?”陈询赶紧走过去用脚抵住梯子,顺便帮忙递一下工具。

    “吃过了,点了外卖。”

    几颗螺丝拧完后,孙逸安满头大汗的爬下梯子,拿起旁边的矿泉水就开始咕咚咕咚往嘴里灌。

    “其他的东西都已经到位,现在只差一批办公电脑了。”他放下大壶矿泉水瓶子,用袖子擦了擦嘴,“工商那边流程也走完了,这两天应该就可以拿到营业执照。”

    “辛苦孙哥了。”陈询不好意思的笑,内心颇为惭愧。

    现在孙逸安哪还有第一次见面时温文尔雅的气质?他现在就像被人拐到了黑煤窑挖了三年矿一样。

    这段时间孙逸安除了跑工商局之外,还要帮忙管理公司一些零碎杂事,为了赶进度有时候还会客串一下安装工人,经常忙到十一二点才下班。

    “哪有什么辛不辛苦的?好歹公司也有我一点股份,我也是为自己干活。”孙逸安笑道,“等营业执照下来后,赶快到招聘网站上去招个行政过来帮咱们分担一下压力,有些细致的活天生就是女人干的,咱们确实是做不来。”

    “那工资开高点,招个养眼的美女行不行?”陈询开玩笑的说。

    “行,陈总你说了算。”

    “不不不,还是得问一下孙总喜欢哪种类型的。”

    “哈哈!我都行!”

    这一声声陈总孙总让人听得很上头,两个人相视一笑露出了沙雕般的笑容。

    孙逸安今天忙活了一整天,已经累的不行了,和陈询聊了一会儿就换衣服离开了公司,剩下他一个人留在这儿。

    陈询也不觉得无聊,他在公司四处晃悠,这里检查一下,那里摸一下,像一只雄狮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夜晚的万融大厦灯火辉煌,晚风从窗户里吹进来,让人觉得非常舒适。

    他推开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打开里面所有的灯,坐在柔软舒适的老板椅上,双腿翘在办公桌上,一副非常欠揍的样子。

    “喀嚓”一声,陈询拿出手机来了一张自拍,扔到室友群里。

    等了几分钟,没有任何动静。

    他不甘心,发了二十块的红包。

    嗖的一下,红包一瞬间就被抢完了。

    “老板大气!”

    “6666。”

    “还要还要(敲碗)!”

    陈询:你们为什么不问我在干嘛?

    周凯:问你什么?

    王志恒:老陈,你这样装逼的方式已经过时了,我初中的时候就已经不用了,劝你不要发朋友圈,会被人耻笑的。

    陈询:可我这是真的啊!

    许原:……

    宋文华:……

    周凯:……

    王志恒:牛逼,你这才是装逼的最高境界,竟然连自己都信。

    一群没见识的沙雕!

    陈询撇撇嘴,决定不再理他们,心说今天我你爱答不理,明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他关掉了对话框,打开朋友圈看今天的动态。

    “一个人没出息的十大表现。”——嗯,这条是大姑妈转发的,下面还有一条:

    “27岁姑娘三餐点外卖,血浆吃成了乳白色。”

    “打造狼性团队,加油加油加油!”——这条是孙兴盛团建时拍的照片。

    全是些没有营养的内容。

    其实他也知道在朋友圈里看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每次看完朋友圈都会在心里各种吐槽,然而下次还是会忍不住手贱。

    这已经成了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像很多人有事没事就喜欢拿出手机解锁,然后在桌面上扒拉两下又关掉一样。

    “唉?苏韵怎么去跑天南去了?”

    陈询继续往下滑动,看到她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她戴着墨镜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青丝飞舞,背后是蓝天白云和波光粼粼的洱海。

    他在朋友圈下面点了个攒,评论道:苏韵姐你正在天南旅游吗?

    “是啊,这里真的好美。”

    不一会儿苏韵就在朋友圈里回复了他。

    这个时间点还是秒回的消息,应该是正在刷朋友圈,现在肯定是有时间闲聊。

    陈询点开和苏韵的对话框,发了一个猫咪招手的表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