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份刚刚过完,江宁市就迎来了秋天的第一场雨,气温也随之急转急下。

    而十一国庆节还没过完,气温又陡然升高,这天气就像个神经病一样反反复复折磨人,一些懒得回家的江城理工大一新生就在懵逼中自行切换短袖和棉袄。

    十月五号开始有学生陆陆续续返校,学校里很快又充满了青春的朝气和欢笑。

    然而下午同学们又一起带上了痛苦面具——2013年LOL全球总决赛刚刚落幕,国内赛区的皇族战队0:3惨败给韩国的SKT战队。

    对局结束的时候,那个年仅十六岁就登上了决赛舞台的小胖子如梦初醒,一脸迷茫的摘下耳机,看着那群身穿红色战袍的对手们,站在斯台普斯中心的舞台中央,在数万人的欢呼声里捧起了奖杯。

    他看到了金色的雨,但这场雨却不是为自己落下。

    很快,各大论坛里谩骂和指责的帖子一篇接着一篇刷屏,更有甚者诅咒皇族战队的人全部坠机去死。

    就连江宁理工大学的男寝也是一片哀嚎。

    这个时候的大家并不知道,这款游戏将会被韩国人统治整整五年。

    而陈询并没有感到太多伤感,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和孙逸安商量成立公司的各项事宜。

    孙逸安的婚姻刚刚画上句号,他用了一些不光彩的威胁让樊慧不得不放弃所有权益。

    当孙逸安丝毫不讲情面的时候,樊慧发现自己毫无办法,如果事情牵涉到杨超,当他丢掉铁饭碗的同时,自己也一样没了退路。

    她没得选,只能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下名字。

    签完字后,樊慧歇斯底里,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全部都给砸了个遍,甚至咒骂孙逸安一家人穷困潦倒一辈子,不得好死。

    孙逸安很想问一句,这一家人里面包不包括你儿子。

    但他还是没有问出来,因为整个争吵的过程中樊慧没有提一句抚养权的问题。

    孙逸安就这么看着她砸完家当,等她离开后,他把这些破破烂烂的东西和樊慧曾今用过的所有旧物件全部打包扔进垃圾桶。

    彻底告白了这段痛苦压抑的生活。

    孙逸安给陈询打了个电话,表明自己同意参与投票平台项目的运作,并且愿意拿出全身上下最后的三十万投入进去。

    下午两人就在老地方星巴克见了一面,商量的结果是:

    孙逸安与陈询共同出资三百万成立一家网络公司,前者以技术加现金的方式入股,占有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后者独占百分之八十五的股份,并担任企业法人,两人都以出资比例进行股权分红。

    同时,为了保证投票平台运作不出问题,孙逸安需要常驻公司出任技术总监,每个月的薪水是八千元。

    第二天,两人签署了合伙人合同,并到工商管理局做了登记。

    离了婚之后孙逸安整个人看起来都轻松了很多,气色越来越好,这些天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时不时还会主动开下玩笑。

    十一国庆节过完后,陈询就回到了学校里,注册公司的大部分事情基本上都交给孙逸安在忙。

    等工商核名通过之后,又得开始找办公场所。这个事情孙逸安自己决定不了,只好把陈询拖着到处跑。

    两人看了许多个地方,最终还是选定了在新区公园附近的一间办公室。

    这间办公场所在万融大厦17楼,离“明湖世家”很近,使用大约有七百平,一共有五个办公室,其中最大的一个办公室可以容纳二十名员工,其他的什么休息室、会客室、茶水间等等一应俱全。

    场地的采光很好,通透大气,里面的装修也是新的,上一家公司应该刚撤场没多久,地上都没什么灰尘。

    当陈询看到那个装修得富丽堂皇的总经理办公室的时候,彻底被打动,立刻拍板签租房合同。

    搞定租房合同之后,孙逸安和陈询分头行动,一个继续去走注册公司的流程,另一个去采购办公用品。

    俩人都是第一次创业,内心都挺激动,陈询这些天逃课成了习惯,整天不上课往外跑。

    就像失足妇女,一开始还有点负罪感,次数多了之后就完全平躺任操。

    “我这么努力的上学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将来找份好的工作?找工作也是为了挣钱,我现在只不过是把这个过程给提前了。”

    再一想,当初比尔盖茨为了创办微软毅然决然休学下海,自己也算是有学有样。

    他这段时间旷课的频率太高,室友们都看不下去了,再次回到寝室的王志恒他们纷纷好言相劝,让他要注意掌握好学习和娱乐的平衡,不要连毕业都毕不了,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

    “其实毕不了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能挣到钱,还用得着在意那张纸?”

    陈询一边说着,一边坐在椅子上在电商平台上采购办公电脑。

    王志恒等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晓得他为什么会有底气说这种话。

    “老陈这话说的……像是在搞什么大项目一样。”

    “不会是那种几十个亿的大工程吧?”周凯一脸淫荡。

    “我就佩服老周,什么事情都能联想到这个上面,你脑袋里面装的全是那种粘稠的液体吗?”陈询说着眉头一皱,用鼻子嗅了嗅,“你们闻到没?咱们寝室是不是有股脚臭味?”

    “没闻到啊。”周凯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然后又恢复了严肃,“陈询同志你不要转移话题,现在组织上正在对你展开调查,希望你好好交待一下,这段时间到底做什么投机倒把的事情!”

    “什么叫投机倒把,我这是创业好嘛?”

    “创业?大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王志恒想了一下措辞,觉得这时候不应该打击陈询的积极性,于是小心的劝他,“我觉得吧,咱们现在还是得以学业为重,创业这种事情也不差这最后的一年了,咱们明年大四就出去实习,到时候你想做什么做不成?”

    “我也不想啊,只是时不待我,再晚几个月就没机会了。”陈询摇头道。

    王志恒和周凯互相递了个眼色。

    “完了,老陈怕不是魔怔了吧?难道是被拉进传销了?”

    “可是哪个传销还能让他跑来跑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