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三十五章 决断
    畸形压抑的婚姻生活,也影响了让孙逸安。那段时间他经常走神,在工作上屡屡出现失误,甚至给公司造成了经济损失。

    不到两个月,孙逸安就被公司辞退,连赔偿金都没给。

    这一次被辞退让一向自负的他再一次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这几个月在家里意志消沉,有点心灰意冷。

    而他和樊慧的感情在一次次猜忌和争吵中慢慢消失殆尽。

    也许是想报复丈夫对自己冷暴力,也许是断定了深受打击孙逸安不敢和自己离婚,性格强势的樊慧并没有安慰孙逸安,反而总是用刻薄尖酸的言语来伤害他。

    这种有恃无恐的态度,怎么看都是一副要铁了心离婚的样子……

    已经是凌晨两点,夜已经深了,孙逸安站在阳台上静静地看着跨江大桥上的灯光,无数的回忆在脑海中闪过。

    他翻出手机里关于家人的相册和视频,红着眼睛一遍又一遍看。

    潸然泪下……

    过了很久,孙逸安擦干了眼泪,心里已经做出了决定。

    他的婚姻和爱情在发现樊慧出轨的那一刻就已经死去了,只不过是拖到今天才埋掉。

    天色微微亮的时候,他走进书房,打开电脑,在word文档上打出一行标题——“离婚协议书”。

    民政局官网上有模板,关于财产分割和抚养权的细则已经在孙逸安脑中思考了很多次,也无需再考虑,所以很快就改完了协议书。

    安静的书房里只能听到打印机嗡嗡作响的声音,油刷来回喷墨,两份“离婚协议书”打印好后被推落在书桌上。

    孙逸安签下名字,又在卫生间的梳妆台上找了一支口红当做印泥,按下了手印。

    说起来可笑,这套迪奥的“花漾挚爱”系列口红还是他送给樊慧的结婚纪念礼,而现在被当做了离婚时的印泥……这也算是废物利用了吧。

    一直等到早上八点多,樊慧才起床洗漱,脸色还是冷冰冰的。

    她化好妆喷了香水,正要出门的时候却被孙逸安叫住了。

    “你先看看这个。”

    孙逸安一夜未眠,脸色很憔悴,他坐在沙发上用手指着茶几上的文件说道。

    “我没空和你扯皮拉筋,有什么是回来再说。”樊慧并不看他,提着小包包走到门口换鞋。

    “签了这份协议书,以后都不用扯皮了,大家都轻松。”孙逸安说道。

    樊慧的动作一顿,她转身走到沙发边上,拿起协议书粗略一看,怒极反笑:“孙逸安,你一定是疯了,想让我净身出户?我告诉你,不可能!”

    “也算不上是净身出户。”孙逸安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取下眼镜用餐巾纸仔细地擦镜片,“我父母吃了一辈子苦才挣到这一套房子,你们家没有没有出一分钱,我拿回来是天经地义。你名下的那辆车也是我全款买的,过户给我不是应该的吗?还有,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你卡里还有三十五万的现金……”

    “这四年我在“千度”的燕京总部工作,薪水虽然不算特别高,但一年也有五十万左右,工资卡在你手上,这些钱我基本上没有动过,就算两年前买了车,还清了剩余的房贷,再把这几年的所有开销全部算上,你最少也该剩八十万。”

    孙逸安抬起头,“今天我不问你为什么咱们的积蓄只剩三十五万,我只找你要你卡里的这三十万,过分吗?”

    “那我呢?我嫁给你的这几些年青春怎么算?”樊慧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几年全部都给了你,我给你生儿育女,伺候你们一家老小,这又算什么?”

    “什么都不算。”孙逸安戴上眼镜说道:“上次我拖地的时候打翻了花瓶,小宝跑过来拍了我几下,他告诉我,‘小朋友做错了事情需要被打屁股,大人做错了事情也需要挨揍’。我觉得小宝说的很对,我因为不肯放弃高薪的工作执意要留在燕京,给了你出轨的机会,所以我受到惩罚。

    而你经不住诱惑出轨,难道就不应受一点点惩罚吗?”

    “惩罚?你以为你是谁?”愤怒的樊慧把手里包包朝孙逸安砸过去,“离婚可以,所有财产对半分!一人一半!”

    “樊慧。”即使被砸了一下,孙逸安还是没有生气,他看着自己的妻子,脸色平静,“从我们谈恋爱开始,我什么事情都让着你,你说什么我听什么。就连你出轨这件事情我都尝试着去原谅你……虽然最后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但我确实已经尽力了。”

    “有些事情我做不到,有些事情我是不愿意去做。”他的脸色逐渐转冷,眼睛盯着樊慧,“杨超对吗?今年三十二岁,未婚,在江宁新区的一所大学当体育老师,去年刚刚考到编制,系主任周国芳是他亲舅舅……还需要我继续说吗?”

    孙逸安每说一句,樊慧的脸色就难看一分。

    “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我跟他早就没见面了!”

    “最近这半年你们确实没有再见面,可是你们也没有断掉联系,你维信里面那个叫‘藏锋’的人就是杨超!这个号码是他半年前用XXXXX的手机号申请的。”孙逸安眼里有嘲讽的意味,“你本来就不是一个细心的人,出轨这种事情以你的智商很难做到不露痕迹。”

    “那又怎么样?”樊慧索性将心一横,强撑着说道:“你说的这些法院会认吗?想让我净身出户先把官司打赢再说!”

    孙逸安沉默良久,然后缓缓说道:“我这有一份视频,水云情侣酒店、3108房间,我想……杨超应该不会愿意和你一起身败名裂。”

    樊慧听到这个酒店的名字,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脸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

    一股寒气从脚底冲到脑门,她看着孙逸安,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有认清过丈夫真实的面目。

    “签了吧。”孙逸安起身把茶几上的协议书递给她,认真说道:“我不想小宝以后长大了发现自己的妈妈是这样的人。”

    “给彼此一条出路,好聚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