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二十四章 过往
    到了医院挂了急诊,医生为陈询缝合伤口,然后在右臂上包裹纱布,打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缝合伤口的时候医生竟然没给他上麻药,疼得陈询冷汗直冒,但因为苏韵在身边,他硬是忍着痛一声不吭。

    苏韵看他脸色苍白,满头大汗的样子,心里既是难过也是愧疚,还有一点心疼。

    她顾不得许多,从包里拿出湿纸巾为他擦额头上的汗水。

    冰冰凉凉的感觉很舒服,陈询悄悄看着她柔美娇嫩脸,竟然觉得手也没那么痛了……看来周星星同学独门秘技“转移分心大法”还是有用的。

    包扎完成后,苏韵去医院外面买些吃的。

    两人下午没吃饭,又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事件,不管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消耗非常大,这会儿都饿得前胸贴后背。

    而陈询坐在就诊室外的椅子上休息,那位年轻的民警看他一副虚弱的样子,所以没带他回警局做笔录,就在一旁做了个初步的了解和询问。

    “这种情况下,能告对方蓄意谋杀吗?”

    陈询说完了事件经过,恼火地问道。

    他是越说越气,甚至想起刚刚的场景就觉得后怕。他好不容易走了狗屎运得了金手指,现在好歹也是个年少多金的百万富翁,还没来得及享受什么就差点被迫删号,能不恨吗?

    “这个要看法院那边怎么判,我们警察说了不算。”年轻的民警低着头在本子上写着,并不抬头看他,“你明天得先去警局立案,如果你说的情况属实的话,会将对方进行拘留,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不太好说什么,先走流程吧……”

    民警做完记录就起身离开,只是临走的时候嘱咐陈询明天一定要记得去趟警局。

    他前脚刚离开,后脚苏韵就提着大包小包的食物回来了。

    因为怕陈询这个病号吃东西不方便,她买的吃食大部分都是些面包牛奶之类的东西。

    “可惜。”

    陈询暗自摇头,如果是米饭面条之类的东西,他还可以借口不方便进食,说不定耍个无赖可以让苏韵亲手喂他吃东西。

    没想到苏韵竟然这么细心,让他连借口都找不到。

    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很重,在这里的人们都紧绷着脸,步履匆匆,令人感觉十分压抑,两人都没有兴趣继续待下去,吃完东西就走出了医院。

    在医院外面等候的士的时候,苏韵坚持要送陈询回家,他推脱几次后还是无奈的接受了。

    倒不是陈询装模作样,他明白苏韵的性格,送他回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绝对没有任何隐喻,而且是绝对不会上楼的。

    这又有什么用呢?

    无非就是让她来回多跑了一趟。

    ……

    ……

    晚上十一点的时候,苏韵才疲惫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这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就算把厨房厕所什么的加起来,也没有陈询“明湖世家”房子的一间卧室大。

    开了灯,大门关上的那一刻,苏韵全身就像被抽干了力气,蹲在地上换鞋的时候,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里流出来。

    “喵……喵……”

    一只蓝灰色的英短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忽然窜了出来,迈着小短腿一路跑来,用自己肥胖的脑袋亲昵的蹭着苏韵的裤腿。

    这叫声的尾音拖得长长的,听着十分委屈,像是在说:你怎么现在才回来,你知道我有多么想你吗?

    苏韵任由泪水流淌,也不去擦拭,将脸挨着猫咪干净柔软的毛发,静静的抱着它。

    “喵……”

    蓝猫在怀里拱了拱,从手臂弯里探出脑袋,试探着叫了一声。

    看她半天也没反应,蓝猫不耐烦了,干脆在怀里挣扎起来,跳到一旁,十分嫌弃的舔毛发上的沾染的泪水。

    “臭猫!坏猫!都不知道安慰一下我。”苏韵感觉十分生气,却只是轻轻拍了一下它的脑袋。

    她起身给猫咪开了一盒罐头,然后脱了衣服,在阳台上拿了睡衣去进了浴室。

    浴室雾气氤氲,热水肆意的在身上流淌,苏韵闭上眼睛,脑海里回想起下午张越砸来的酒瓶。

    就像三年前他拿着那个厚重的木板砸向自己的额头一样。

    同样的场景,这是第二次。

    只不过这一次有人拦住了。

    如果再把时间往回调几年,那个时候的张越还是个勤奋上进,风华正茂的年轻才子。

    他会写诗,会弹吉他,会唱歌,虽然疑心病重了点,但对自己极好,大体上还是个适合恋爱结婚的对象。

    那个时候的苏韵也憧憬着两人未来,她会和他结婚,然后将女人最重要的东西全部交给他,也许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或者儿子,度过这平凡美好的一生。

    然而一次事故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张越在那次事故里,伤到了脊椎神经。

    从此丧失了生育能力,也失去了作为男人的本钱。

    但苏韵觉得这些不重要,她没有体会过男人之间所谓的“极乐”,也并不怎么热衷这些事情。

    她相信,就算没那些,就算不能生育,只要两人可以互相信任,一样能够白头到老,携手走完这一生。

    所以她拼着父母的反对,一意孤行,毕业后还是和张越结了婚。

    不幸的是,事情并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

    从婚后开始,张越变得越发多疑,脾气越来越暴躁,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情闹得鸡犬不宁,令人身心疲惫。

    也就是那个时候,苏韵为了避免他的怀疑,总是穿着最保守的衣服,戴上了厚重的眼镜。

    可是事情还是朝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下去了。

    在一次争执中,张越拿起了一块木板砸在了她的额头上……

    苏韵也终于清醒过来,张越早就已经疯了……

    后来无论张越怎么跪在地上哀求,她始终没有松口,依然选择了离婚,结束了短短半年的婚姻。

    原本以为分开了对两个人都好,张越也不用整天活在怀疑当中,让自己的生活不那么灰暗。

    但是现在看来,其实他一点都没有变。

    他最该待的地方应该是精神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