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二十三章 吃你……你做的菜。
    陈询和苏韵离去的方向是背对着张越的。

    但他总觉得张越这人十分偏执,像个疯子一样,指不定心里正憋着什么坏水呢,心中一直留着几分小心。

    因此,张越悄悄从背后摸上来的时候,陈询立刻就从身边车辆的反光镜里发现了他的身影!

    但事发突然。

    太近了,也太快了!

    当张越举起啤酒瓶一脸疯狂地朝苏韵后脑勺砸来的时候,陈询已经来不及拉着她跑了。

    “小心!”

    陈询大喊一声,猛地转身,举起了右手拦在苏韵上方!

    “砰!”

    在苏韵惊骇的目光里,啤酒瓶狠狠砸在了陈询的手臂上,发出一声闷响。

    陈询顾不得手臂上的剧痛,用另一只手护着苏韵不停往后退。

    张越的第二下又砸空了,酒瓶砸在旁边轿车A柱上,破裂开来。

    他依然没有放弃,握着尖锐的瓶口,如一把匕首,狠狠刺向陈询,方向竟然是他的胸口。

    “这狗日的竟然想杀人!”

    这一刻陈询浑身汗毛竖起,脑袋竟然有些空白。

    他真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陈询在慌乱中抬起手臂堪堪护住胸前。

    尖锐酒瓶的扎进了手臂上,又向左划拉,撕开了一条长长的伤口。

    张越双目通红,已经疯掉了,举着酒瓶还想刺。

    陈询这时候也终于反应过来了,他捏住了张越的手,抬脚往他裆部狠狠一踢。

    张越顿时发出一声惨嚎,瘫软在地。

    陈询死死拧着他的手腕,几乎要把他的手给扭断了,另一只手握成拳头,轰在他的胸口上。

    刚刚那一下让陈询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竟然激起了他的凶性,他的拳头又狠又毒,像锤子一样狠狠砸在张越的身上。

    他本来就身强力壮,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张越哪里是他的对手,只能被动蜷缩起来,护住身体的主要部位。

    “你他妈还敢躲!”

    陈询更是火冒三丈,他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颠了颠,感觉不称手,又顺手在一旁的电动车上顺了一把钢锁。

    这时候,苏韵死死拽住了陈询的手臂。

    “你快打死他了!你想坐牢吗?”她急得眼眶泪水不停打转,声音带了哭腔。

    看着苏韵略带乞求的目光,陈询愣了愣,手臂悬在半空,心里顿时清醒了大半。

    如果苏韵不拽住他的话,这几下砸下去说不定真的会出大问题。

    “别管那么多了,先去医院!”苏韵急忙脱下了自己的外套,为他裹上鲜血淋漓的手臂。

    陈询满头大汗,气踹嘘嘘地站起来,这才感觉到手臂上一阵阵钻心的疼。

    “那辆车是张越的吗?”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一辆挂黑色大众,前挡风玻璃上放着一张白色的通行证。

    刚刚张越就是从这辆车上下来的

    “是他们单位的,怎么了?”苏韵满脸焦急,不懂他这时候问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干嘛。

    “没事,你先报警!”陈询沉着脸说道。

    果然,张越一听说要报警,脑子也清醒了过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事情。

    他连连哀求:“苏韵,你别报警,我赔钱,你要多少赔偿我都给!”

    “求你了!”

    “你知道我不能犯事的!”

    苏韵哪里会听他的话?刚刚要不是陈询为他挡了那么一下,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自己。

    她刚刚掏出电话,就听到了警笛声由远而近,一辆警车快速开到“半里山塘”楼下。

    警车上下来几名身穿制服的民警,立刻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况,然后快速走过来。

    “刚刚接到报警电话,说这里有人打架斗殴……”

    看样子是有其他人先报了警,“半里山塘”所处的临江大道属于市中心,又是热闹繁华的位置,一般都设有岗亭,接到报警电话后基本上可以做到五分钟内出警。

    “需要叫救护车吗?”领头的民警人是个四十多岁,脸色黝黑的中年人,他看了一眼现场的情况,询问道。

    “不需要。”陈询摇摇头,他手上的虽然看着吓人,但没有伤到动脉血管什么的,其实不算严重,没必要叫救护车。

    倒是张越有可能会伤的重一些。

    警察对这些打架斗殴的事情处理很有经验,几人分工明确,有人送伤者去医院,有人留下来该走访目击者,有人去调取监控……

    ……

    陈询和苏韵坐在警车上去往医院。

    一路无话,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

    开车的民警是个小年轻,看起来就闷闷的,一路上专心开车,连关于案情的事情都没问一句。

    车窗开了小半,晚风吹拂着苏韵的秀发,她默默地看着窗外,漂亮的眼眸映衬着外面的灯光,显得流光溢彩。

    “苏韵姐,其实我得谢谢你。”

    “谢我?”苏韵侧过头,惊讶的说:“你谢我干嘛?”

    “其实我从小到大还没打过架,还是你让我有机会体会到人生中的第一次……哈哈。”

    大概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又或者是怕自己刚刚凶悍的形象吓到了苏韵,陈询说了个像是嘲讽一样的笑话。

    果然,苏韵听了直愣愣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是在阴阳怪气还是说认真的。

    “真的,我小时候真没打过架,只有被打的份。”陈询想了想说道:“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经常有高年级的混混劫道,专抢小学生,连喝了半瓶的饮料都不放过。”

    “最夸张的一次,我在学校门口买了一片两毛钱的辣条,又碰到了他们,我心说这次完蛋了,然后连忙在辣条上舔了一遍,你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吗?”

    “怎么样?”苏韵好奇的问。

    “结果他们根本不嫌弃我,把我的辣条吃完了后又把我揍了一顿,还说我恶心!”陈询悲愤的说道:

    “哈哈哈!”苏韵忍不住笑了出来,宛如瞬间绽开的幽昙,“你说真的假的,真的会有这种人吗?”

    “真的,最夸张是……当时挨打的时候,我心里害怕的很,正好路过了一个大叔,我连忙跑过去叫‘大伯’,想用大人吓退他们。”

    “结果他们竟然连大人也不怕,把大叔也给揍了一顿。”

    “后来呢?”

    “后来?”

    陈询叹了口气,“后来大叔气不过,觉得自己无缘无故挨了顿打是受了我的牵连,又把我揍了一顿。”

    “哈哈哈!你这也太倒霉了吧。”苏韵再也绷不住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只是笑着笑着,她眼里流出了眼泪。

    “苏韵姐,你……”

    “我没事。”她摇摇头,吸了吸鼻子,看着陈询认真的说道:“是我该谢谢你才对,如果不是你刚刚保护的话,恐怕我现在已经在救护车上面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话,你也不会惹这么麻烦的事情,还受了伤,真的很抱歉。”

    “哎,说这些就见外了。”陈询摆了摆手,“你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的话就请我吃顿饭安慰我一下吧。”

    “好啊,随便你点。”

    “那就吃你……你做的菜吧,你会做饭吗?”

    陈询本想说吃“你”,但这话一说苏韵怕不是要马上翻脸。

    就算迫于“救命之恩”不翻脸,心里如果有了戒心,两人之间再也没法子这样愉快的相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