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十章 夜话
    就在陈询认真研究自己第一份创业项目的时候。

    同一时间,在江南省西南方向一座偏僻的乡镇上,也有人失了眠。

    在床上翻来覆去好久也睡不着,半夜时分,陈大富又拿起床头上的那只破旧的直板老人机。

    手机屏幕已经有了许多裂纹,短信界面上有几行文字:您的尾号3987的账号于8月9日23时05分转入10000.00元,现余额为18362.57元,【中国农业银行】。

    “以后每个月都打一万块钱过来……现在大城市里做生意这么挣钱嘛?”

    当一万块钱实际到账之后,看着卡里的余额,陈大富感觉有些发懵。

    他的左腿没断之前,是镇上手艺极好的泥瓦匠,从来不缺活干,即使是这样,也从来没有一个月挣一万块钱,就算加上妻子在罐头厂里的工资,一一共也才八九千块钱。

    别小看这点钱,年收入将近十万的家庭,在这小乡镇上来说至少是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所以陈询他们家才能住上三层高的小楼房。

    可儿子现在才多少岁?就能往家里每个月打一万块钱?

    这一刻,陈大富有些心酸,也有些感慨。

    自己年纪大了,腿也断了,相当于家里的顶梁柱也断了一根……还是年纪才二十岁的儿子顶了上来。

    陈大富这会儿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把一边的妻子给吵醒了。

    用脚蹬了他一下,吕秀莲不满地说道:“大晚上的不睡觉翻什么翻?”

    “儿子给咱打钱过来了。”陈大富犹豫了一下,还是说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了。

    “要儿子的钱干嘛?咱们又不是不能动弹。”吕秀莲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睛说道:“明天把钱还给他,他在外面辛辛苦苦打工,又挣不多少钱。”

    她要聊这个,陈大富可就更睡不着了。

    “儿子没打工,现在和同学合伙做生意,赚不少钱呢!”

    “做生意?儿子才多大年纪,能做什么生意?”

    “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挺赚钱的。”陈大富摇了摇头,一字一顿地说道:“互……联……网!互联网你知道吧?儿子现在正在鼓捣这玩意儿呢……”

    他又把陈询糊弄他的那番说辞拿出来应对,末了,还补充一句:“咱儿子现在每个月可以赚一万多呢。”

    “一万多?”吕秀莲睁开了眼睛,一下子坐起身来。

    “是啊,你看,这是小询刚给我打来的钱!”陈大富把手机递给吕秀莲看。

    看过了短信,吕秀莲却没有太开心,反而有些担忧:“哪有这么赚钱的生意?不会是犯法的事吧?”

    这种莫名其妙的担忧,跟陈大富刚刚听说时的反应一模一样。

    “咱儿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从小到大,什么时候让咱们操心过?怎么可能做犯法的事情?”

    “倒也是……”

    陈询从小就比一般的孩子要懂事,也要更成熟一些,在学校里成绩优异,在家里是乖孩子,从不惹事生非,是老师家长们最喜爱的那一类学生。

    “所以啊……咱儿子出息了!”陈大富感慨道,顺手在旁边的桌子上摸起一包两块钱的“长城牌”香烟,打火机“啪嗒”一声,烟头在黑漆漆的房间里然绕起来。

    以后的烟得换个牌子,起码得抽十块钱的,陈大富美滋滋地想着,吐了一口烟圈。

    就跟那天陈询中了大奖之后的反应一样,陈大富夫妻两人今夜注定难眠。

    现在失眠的人又多了一个,吕秀莲重新躺下后再也睡不着,也开始不停地翻来覆去。

    “大富,我想了一下,小询给咱们的钱,咱们应该存下来。”黑暗中,吕秀莲说道:“咱们还年轻,还能动弹,哪能真指望儿子养着,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

    “你的意思……”

    “这钱要存起来给小询在大城市买房子,咱儿子是个有本事的人,将来毕业了肯定是要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没有房子的话怎么能娶到媳妇?

    现在的女孩子不比咱们那时候了,都是要有车有房的,不然谁肯跟你?”吕秀莲一边说着,语气变得越来越坚定。

    陈大富点了点头,试探道:“那……借你二弟的五万块钱是不是也得要回来了?借的时候说好了半年就还,可现在都快两年了也没个动静,不是说非得要回来,起码也得给个准信吧?”

    “……”

    沉默了好久,吕秀莲才说道:“二弟家刚刚娶了儿媳妇,怕是现在也没钱,这么亲近的人哪好意思开口要?”

    “没钱?他们家刚刚买了一辆小轿车,前些天在镇上碰到了还跟我炫耀!”陈大富有些急了,“咱们不好意思开口要,那他们怎么就好意思开口借?”

    “你自己说的好听,你先把你大哥借的两万块钱要回来!”吕秀莲也火了。

    “我明天就去要……就不信了,他还能昧我一瘸子的钱?”

    房间里的有了一丝火药味,对于那些亲戚,夫妻二人不是没有怨念,这样的话题已经不知道吵过多少回了。

    良久,陈大富叹了口气,“咱们就是耳根子太软,所以吃了这么多亏,连陈询这孩子都看的清楚,咱们这些亲戚没一个好缠的,所以打钱的时候特意叮嘱我把钱看紧点,谁也不要借,尤其是你娘家那边的人。”

    “那可是他亲舅舅……”

    “亲舅舅怎么了?他们家娶了媳妇,开的是轿车,咱们小询呢?连放暑假都没时间回来,还要在外面挣学费!还不是怪咱们这两个没用的老东西,不然小询会这么辛苦吗?”

    说起了自己好久没能见面儿子,吕秀莲终于有了触动——小询这么节约的孩子,每个月攒下一万块给到家里,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

    凭什么二弟家的孩子在家里享福,咱家的小询就得在外面吃苦?

    “咱们尽快把钱要回来,以后谁也不借了,都是要留给儿子娶媳妇的!”吕秀莲重重翻了个身,背对着自己的丈夫。

    还是有些生气的——儿子打钱回来竟然还要特意叮嘱一声,自己有这么拎不清吗?

    向着娘家,在这种小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名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