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七章 擦个门不过分吧?
    “就你还想买‘明湖公馆’那套房?”徐海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随便拿两张废纸就冒充购房合同?你是不是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蠢……”

    那套房子需要全款房东才肯出售,他怎么会不知道?那可是一百七十万啊,徐海自己得搭上公司全部的流动资金才能刚刚凑齐。

    “是真是假,你看看不就知道了?”陈询说道。

    徐海嗤笑一声,又从门口走过来,拿起陈询手上的合同,仔细端详。

    这消息实在是太劲爆了!

    店里的几个同事眼睛都瞪直了,也都围过来看他手上的合同,挤不进去的人在后面踮起脚尖。

    嗯……

    合同、条款、细则、签字、手印一应俱全,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作假。

    怎么可能?这小子难道真买得起“明湖公馆”?

    徐海满心狐疑,又仔细看了一遍,原来只是交了定金——十七万。

    可这也足够说明陈询是有实力买下“明湖世家”的……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拿十几万出来随便开玩笑。

    徐海脸色一黑,嘴硬道:“不就是交了定金吗?谁知道你有没有钱付全款?”

    “那没事儿,过几天等房产证办下来了,劳烦徐总再过来一趟?”陈询笑吟吟地说道:“我也不要你把门板吃了,你帮我把大门擦干净就行了,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我每天那么多事,哪有时间和你胡搅蛮缠?”徐海涨红了脸,怒吼一声,拉起江琳就要出去。

    可是因为脚步太急,一脚拌在椅子上,摔了个趔趄,样子十分滑稽。

    “噗嗤”一声,有个女同事实在忍不住,率先笑出声来。

    孙兴胜瞪了她一眼,女同事也反应过来了,连忙捂住嘴。

    徐海起身,气得直哆嗦,手指点了点,最终也没放出狠话,被江琳扶着走出大门。

    “碰!”大门被狠狠摔了一下,发出一声闷响。

    “日!别把我门给摔坏了!”孙兴胜赶紧跑上去检查了一遍,没瞧出什么问题,这才松了口气。

    ……

    徐海和江琳走后,店里的同事连忙围上来,李壮一脸不可置信:“你真把‘明湖世家’的房子给买了?”

    陈询也不说话,笑着把合同装进书包里。

    “那你得请吃饭呐!有钱买这么贵的房子,不会小气这一顿饭吧?”

    “那是,咱们陈总会小气?起码得是‘香格瑞拉’那种级别的!对吧?”

    有人在一旁酸溜溜地说道。

    也有同事实在不相信,在门店系统里翻出房东的电话,偷偷打过去确认。

    而房东那边的回复却让他心里仿佛恰了一百个柠檬——房子确实是卖出去了,而且买家就是陈询。

    从事地产销售这一行,总会有各种令人津津乐道事情在圈子里流传。

    某小区开盘,一大爷因衣着不整,被销售人员瞧不起,一怒之下买下十套房。

    某楼盘促销当天,小孩子损坏演示沙盘,被销售经理怒斥,家长一掷千金……

    但这些事件里面,销售都是作为反面形象的存在,是被人打脸的一方,从来没有听说过销售会因为跟客户起了纷争,花大价钱打脸客户的。

    你都这么有钱了还做个毛线的销售?

    ……

    请客自然是要请客的,这一个多月以来,陈询除了和一两个人因为订单的事情产生过矛盾,总体上来说和“雍德”的各位同事相处的还算融洽。

    晚上请客的地点当然不是“香格瑞拉”这种人均一千的西餐厅,他虽然有钱,但也没必要装冤大头,同事们之间商量了一下,选了一家比较上档次而且口碑不错的酒楼——还是比较自觉的。

    酒过三巡之后,气氛热烈了起来,同事们红着脸,嘴上喊着“陈总”轮着和陈询敬酒。

    陈询知道自己酒量不行,喝醉了喜欢胡咧咧,只好尽力而为,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心中始终保持着一份清明。

    人一喝酒就容易激动,一激动就想说心里话,话一多就就可能说出自己的秘密。

    所以喝了两杯白酒几瓶啤酒之后,陈询就不再接受劝酒了,孙兴胜来都不管用。

    反倒是李壮又喝多了,一杯白酒下肚后,他坐在椅子上愣了半天,竟然嚎啕大哭。

    “我真没用……呜呜呜。”

    “我毕业了两年,一直都这么混着,拿着几千块钱就这么混着!买不起房,买不起车……连女朋友都瞧不起我要分手!”

    李壮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红着眼对陈询说道:“你比我强在哪?凭什么你买得起‘明湖世家’?”

    “还不是你家里给的钱,你说你都这么有钱了还跑到中介来混?有意思吗?”

    “大壮你喝多了!”旁边几个同事连忙拉住他不让他说。

    “我没喝多!”李壮愤慨地甩开胳膊,指着其中一人骂道:“张远,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吗?来的路上你还跟我说了,陈询就是个喜欢装逼的富二代……”

    张远没想到这也能烧到自己身上,一脸尴尬,支支吾吾地朝陈询解释。

    “没事儿,你别往心里去,大壮这会儿喝多了说胡话。”陈询笑道说,举起酒杯站起来主动向他敬酒。

    张远连忙起身,杯口不自觉的矮了三分。

    这顿酒喝到了九点,闹也闹过,笑也笑过,几名女同事走后大家都没了精神,渐渐沉寂下来,有的趴在桌上睡觉,有的出门吹风抽烟。

    桌子上一片狼藉。

    陈询拿起同事的烟给自己点了一支,深深吐出一口气,他明白自己在“雍德”待不下去了,就算待下去也会觉得别扭。

    从李壮喝多了主动揭开大家的心思的时候,他就想明白了。

    其实同事们的心思很好理解,他们并非是嫉妒,也不是不希望陈询过得好……他们只是希望自己比其他人要过得更好。

    当发现自己身边那个一起吃炒饭,睡宿舍的同事竟然是个富二代之后,心里自然会失衡,这种失衡的心态也会体会在后面的相处和工作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