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中了一千万大奖是什么体验 > 第四章 领奖
    陈询几乎一夜未眠。

    也对,换任何一个普通人第二天要去兑彩票大奖,恐怕晚上都会睡不着。

    他在床上翻了一整个晚上多小时,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闹钟却响了,看一眼窗外,已经天亮了。

    他把银行卡和身份证收拾好,又小心翼翼把彩票券放进钱包的夹层里,放进胸前的双肩背包里。

    七点多钟,陈询给店长发短信请了假,出门的时候惊醒了对铺的李壮。

    “你小子有病啊,起这么早找虫吃?”李壮不满地嘟囔。

    “是啊,一条大虫。”陈询笑着说道:“昨天晚上我让你给我买的东西你到底买了没啊?”

    “啥东西?”李壮一脸茫然。

    “你真不记得了?”

    “不记得。我一喝酒就断片你又不是不知道。”李壮打了个哈切,用被子把头蒙起,“要滚就早点滚,别吵我睡觉!”

    “行吧,你好好睡,等哥发财了以后带你飞。”

    出门的时候陈询笑嘻嘻地说道。

    “你发个几把财!”

    被子里传来李壮不屑地回答。

    ……

    为了保险起见,陈询没有坐公交车,从“清江花苑”出来走到大马路上拦了一辆的士。

    根据规定,一等奖中奖者,需持中奖彩票和本人有效身份证明,在兑奖期限内到各地省中心验证、登记和兑奖。

    兑奖中心离清江花苑有点远,他赶到这的时候已经八点钟了。

    陈询在附近文具店里买了一个面具,又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兑奖中心这才开门。

    他戴好面具直奔柜台。

    前台是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看到陈询带着面具背着书包冲了进来,吓得花容失色,不会是打劫吧?

    可打劫也该去银行啊!来兑奖中心干嘛?

    他不会以为这里有现金吧?

    “你……你干嘛?”小姑娘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兑奖啊!”陈询一愣,回答道。

    来这不兑奖难道抢劫啊?

    “你有病啊!兑奖戴个面具干嘛?给我拿下来!”小姑娘怒气冲冲的训斥。

    “我看别人都戴面具……”

    “那是媒体采访拍照的时候!你把面具带着我怎么验证你的身法!”

    也是……

    陈询把面具取下来,露出尴尬的笑容。

    前台妹子白了他一眼,“先登记,几等奖?”

    “一等奖。”

    “一等?!”小姑娘惊呼一声,立刻激动起来,“真的假的?”

    “不然呢?我逗你玩吗?”陈询说着拿出彩票给她检查。

    “别!别给我看!你先等一下!”

    小姑娘转身跑进柜台后面的房间,不一会儿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笑呵呵地把宋迟请到贵宾室去。

    填写完各种资料后,又进来几个工作人员,拿着类似执法仪的摄像头,开始全程录像,在电脑上检验兑奖券的真伪。

    兑奖其实也挺麻烦的,他从进来开始一直在忙活,快到中午得时候才把手续办好。

    又呼呼啦啦进来一群人,有挂横幅的,有摆桌子的,有拿着摄像头准备拍照的。

    陈询拿着一张几米长的KT板制成的支票,被推到台上拍照。

    这时候面具终于派上了用场。

    等流程走完,拿到银行支票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

    下午两点,有工作人员领着陈询走特殊通道,在银行兑现了支票。

    “您的尾号9632的账号于6月7日14时32分转入8041236.62元,现余额为8042655.98元,【中国农业银行】。”

    直到这八百多万真正到账了,陈询这才松了口气。

    离开银行,他抬头看着望着天空,烈阳当空,阳光刺破云层,照耀着这座钢筋水泥铸成的城市。

    身前车水马龙,身边人群熙熙攘攘,宋迟恍然不觉。

    昨天还在摇着尾巴给人当舔狗,今天就摇身一变实现了财务自由……跟做梦一样。

    正在感叹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来电人正是徐海。

    陈询挑了一下眉毛,接了这通电话。

    “小陈啊,昨天跟你说的事情你办妥没啊?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给我回话?”电话里传来徐海的不满的声音:“无论结果怎么样,你都应该给我一个答复,这是作为销售人员最基本的素质,像你这样的员工在我的公司早就被开了!”

    又是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陈询听到这话就觉得腻歪。

    他陈询没有像往常一样听他吹牛逼,而是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房东答应了,可以再降五万,不过前提是这两天就得签合同打款。”

    “额……啊?答应了?”出乎意料的消息让徐海有些失措,又开始支支吾吾起来:“那挺好的,不过……这再怎么说也是个一两百万的交易,不能草率,我得先合计合计……”

    又听到了熟悉的话,陈询笑了:“徐总,这个电话是江小姐逼你打的吧?”

    “……你问这个做什么,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这是你该操心的事情吗?”

    “没别的意思。”陈询笑了一下,然后很认真的跟徐海说:“徐总,咱们商量件事。”

    “嗯?”

    陈询说道:“你现在去厕所,然后去拉一泡屎好好瞧一瞧,自己是不是和那玩意儿挺像的,一样恶心人。”

    沉默了好几秒钟,电话里才传来徐海怒不可遏的声音:“你说什么……你个**崽子的敢骂老子?”

    “送你一句话,‘辱人者人恒辱之’……”陈询嗤笑一声:“你自己想泡妞也好,骗财骗色也好,都不关我的事,以后买房子这种事情你还是去找别人吧。想拿我当工具人?您配吗?”

    也许是因为老底被戳穿,徐海恼羞成怒,竟然在电话里破口大骂,并发出各种威胁,说自己认识道上哪位老大,分分钟卸掉陈询五条腿。

    陈询并没有反驳,就这么静静的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各种污言垢语,一直等到徐海一口气骂完,不停地喘气……

    “就这?就这水平?”

    徐海像火药桶一样被点爆了,又开始新一轮嘴臭。

    “无能狂怒。”

    等到徐海继续一口气接不上来的时候,陈询给他的努力做出了中肯的评价。

    “你……你给老子等着!”

    徐海已经要气疯了,但没有力气再骂下去。

    陈询也懒得再继续跟他纠缠,笑嘻嘻地挂了电话。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舒坦,仿佛骨头都轻了三两。

    [笔趣阁 www.xbqg5200.me]可能这就是钱的意义,它最大的优点不是能让你做什么,而是能让你不用做什么。

    你可以不用向厌恶的人讨好卖乖,更不用向生活摇尾乞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