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科幻小说 > 名侦探修炼手册 > 第346章 脸贴脸的调查
    周言瞅着笔记上的留言,立刻就意识到了一个很不妙的展开。

    “尼玛!老子不会又碰到什么杀人事件了吧?”

    正想着呢......

    “两位久等了!”那个跑腿的实习生突然的跑过来:“沈老师已经准备完毕了,两位跟我来吧。”

    “好的。”林溪致谢后便起了身,看到一旁发呆的周言,皱眉推了一下:“喂,别愣神,采访要开始了。”

    “哦哦!”周言缓过神来,赶紧跟上,不过他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笔记,他必须得看看书里的这帮人到底在说什么。

    【逝者如斯zjs:周言,沈可可可能杀了他的前男友,是个走私犯,30来岁,脸上有到伤痕,从嘴唇到下颚,以修空调的名义进了沈可可的休息室,可以问前台,发现案子表现的顺理成章一点,不要暴露我们,犯罪者协会可能会发现我们。】

    周言微微惊讶着:“开玩笑呢吧,沈可可杀人了?前男友还是个走私犯?还有啊,‘犯罪者协会’可能发现你们是个什么意思?”

    【百事皆白:哎呀,就是沈可可把勒索她的前男友杀了嘛】

    周言一脸的尴尬:“......好吧,看起来沈可可是真的杀人了啊,不过她啥时候杀的啊,在哪杀的啊?”

    正想着呢,周言也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房间的门口。

    “二位,采访就在这里进行了,沈老师已经在里面等着了。”那人说完就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

    周言将书揣进兜里,带着满心的狐疑,跟林溪推开了房间门。

    进门后,周言下意识的就开始四处观察起来。

    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房间,沙发,茶几,空调,冰箱,墙上还挂着个液晶电视,整体看起来并不像是那些演播厅,反而更像是一个休息室,还挺温馨的。

    而此时此刻,在沙发上正坐着一个女人。

    不用介绍周言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人就是沈可可,此刻她正穿着新闻栏目主持人的那套服装,脸上的妆容不是很浓,但是在灯光下也足够用了。

    在她的侧面,放着两架录像机,其中一架的镜头正对着她自己,而另一台则朝着她正对面的位置,这样,不论是受采访者还是主持人,就都能被镜头记录下来。

    见周言和林溪走了进来,沈可可连忙站了起来。

    “二位好,我是12城区新闻专栏的主持人,我叫沈可可。”

    她的神态很是自然,一瞬间就给周言留下了一个很不错的印象,而且本人看起来比电视上还要漂亮不少。

    “嘶......这家伙杀了人么?怎么看起来不太像啊,杀了人还能有这种从容淡定的神态么?”

    “你好,我是林溪,这位是周言。”林溪说着,跟沈可可握了握手。

    然后看到了周言瞅着对方发呆的样子,她没好气的踢了一下周言的鞋跟。

    “哦,您好您好,我是周言。”他连忙收回心思笑着说道。

    “呵呵,周侦探百忙中还能来接受采访,我代表12城区的电视台谢谢您,请坐。”

    不愧是长期面对镜头的王牌主持人,几句话就给周言一种很是放松的感觉,

    周言坐下后,仍然在观察四周:“额,沈小姐,这里看起来好像并不是演播厅啊。”他问道。

    沈可可点了点头:“的确,这里是休息室,不过因为这是一期访谈节目,不需要什么太多的道具,人员也只有我和访谈嘉宾而已,所以为了节省场地,每一期基本都在这里进行。”

    “原来如此啊。”周言回忆了一下曾经看过的几期访谈,发现好像背景的确都是这个休息室。

    所以,根据刚才笔记里的那为叫【逝者如斯zjs】的家伙的留言,沈可可就是在这里将他的男朋友杀掉的?

    “那么,请二位稍作休息,咱们马上开始录制了。”沈可可说道。

    “额......我想问一下。”周言突然举了一下手:“这两台摄像机平时就放在这里么?”

    “不,平时这里是休息室,只有录制节目的时候,才会将这两台摄像机搬进来。”沈可可道。

    周言追问:“也就是说,这两台机器是不久前才搬进来的么?”

    “嗯,就是五分钟前搬进来的,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随便问问。”周言笑着道,然后话锋一转:“额,那除了搬摄像机的工作人员之外,这休息室刚刚是不是还进来过别的人啊。”

    “别的人?”沈可可一愣:“没有啊,我录完了新闻后就来到这里休息了,没有别的人进来过啊。”

    “这样啊......那么,那边的果汁就是您刚刚喝的喽。”周言指了指墙边台子上放着的一个贴着果汁标签的空瓶子说道。

    沈可可转头望向墙边放着的空瓶子,笑了笑:“嗯,是啊,那是刚才我喝的。录制新闻节目要一直不停的说话,所以有些口渴。”

    “的确啊,那真是辛苦沈小姐了。”周言说着,突然的就又转身指了指休息室的门口,在那里放着一个伞桶:

    “可是为什么伞桶里会有两把伞呢,我和林溪两个人共用一把伞,另一把是谁的啊。

    进门的时候我还特意看了一眼,上面有雨水,那就证明这把伞应该是不久前有人放在那里的。

    可是您刚才又说,您录完新闻栏目就到这里休息了......

    难道说,这伞是凭空出现的?”

    沈可可似乎是一愣,不过脸上神情转瞬即逝:“哈哈,周侦探的观察力真的是细致入微啊,好吧,刚才这里的确是来过人,是一个修空调的工人,不过现在已经走了,那把伞应该是他忘在这里的。”

    “可是......您刚才不是还说,这屋里没有其他客人来过么。”

    “因为对方是修空调的工人,所以我下意识的把他排除在‘客人’之外了,真是不好意思。”沈可可笑着说道,然后走到了咖啡机旁边:“两位需要咖啡么,咱们要抓紧时间开始采访了。”

    “好的,来一杯吧。”林溪说道。

    同时,她很隐秘的朝着周言投去了一个疑惑的目光。

    那意思似乎是在询问......

    “怎么回事?这个沈可可小姐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