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大国医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结局
    一座诱人的山的下集,陆则和裴舒窈陪着裴老爷子一起看。

    隔壁的老爷子们也不在意昨天被拉着掉坑,再次聚集在裴老爷子家看普法在行动。

    难得休假,陆则和裴舒窈也放松下来,和老爷子们一块看看这面向大众的普法节目。

    下集开局就是老苏的养子养女在歌舞厅打架斗殴,十分引人入胜。

    到这里,几个养子养女的真面目都揭露完了,剩下的就是警察深入调查骗钱背后的线上赌博产业链。

    节目组归类整理了几类微信群,并从其中筛选出具有代表性的受害家庭。

    网络犯罪成本低,影响却不小,关键是因为一切发生在网络上,很多人根本不觉得自己动动手指头是在犯罪,也不觉得警察能够穿过网络逮着自己,所以他们一直肆无忌惮,像韭菜一样割了又长。

    普法在行动就是想通过这期节目展现线上赌博的危害,呼吁深陷赌博陷阱的人回归家庭,看看家中妻儿老小;同时震慑网络犯罪团伙,让他们知道网络犯罪并非零成本。

    连一屋子老爷子们都时不时讨论几句,觉得这些为了一时痛快连家都不要的赌徒又可恨又可怜。

    尤其是那些刚拿到拆迁款、还没享受几天乍富之喜的农村拆迁户,他们本来靠着土地生活,现在钱也没了,土地又被征收了,他们本人没个一技之长,很难想象他们日后如何维持生活。

    这样的案例多了,社会也将动荡不安。

    用两集探讨了家庭伦理问题、社会治安问题,许多人心里都很沉重。

    但是看到最后一部分内容,这份沉重顿时烟消云散。

    最后一部分出场的仍是老苏,他说他还是把山转让了,山的新主人是两个年轻人。他们年纪不大,但是很有主见也很有想法,他老了,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他把山转让给他们,希望他们能让它重现当初在妻子手上的光辉。

    于是节目组带着老苏一起去看看那座山如今的模样。

    看到陆则和裴舒窈入镜时,屏幕前的观众们都有点发愣。

    虽然刚才老苏已经把他俩夸上天,却也没人联想到陆则他们身上,看到山的新主人时观众都着着实实吃了一惊。

    接着又恍然觉得这才对,一般人哪里当得起老苏刚才那一顿夸

    后面入镜的就是挂牌时的“环保鞭炮”和硕大的“岐山药庐”四个大字。

    前面老苏已经介绍过,新主人是准备把育苗基地改造成药材基地,现在大伙都知道了:小陆医生搞了个药材基地,叫岐山药庐,有空的话可以去打个卡。就算进不去,在大门拍照也行的,这可是小陆医生亲自揭的牌

    本来以为拍个挂牌仪式就是极限了,没想到后面还有大招

    蒋饶把山上的美好风光和两只肥肥野兔撞晕在陆则面前的画面剪辑了一下,剪成了长达半分钟的旅游风光片

    这下子所有人都把前面的糟心事忘得差不多了,满脑子想的都是:这山到底在哪我要去玩我要去爬山我要去捡野兔

    很快地,岐山药庐占据了年二十九这天的热搜前排,力压几个春晚预热话题。

    太漂亮了吧

    看到小陆医生的时候我惊了一下,但是我告诉自己要冷静,自己粉了个什么人难道自己不清楚吗就算哪天小陆医生出现在新闻联播里,那也是很正常的事。

    虽然但是,谁在s省啊,能不能去找找小陆医生的药材基地在哪里,想去打卡呜呜呜

    兔兔好可爱啊,兔兔居然能把自己撞晕

    看那位帅哥拎兔兔的手法,我确定,兔兔已经被吃了

    啊啊啊啊啊啊那群年轻人也个个都眉清目秀那个穿黑衣服一直没说话的酷酷的帅哥是谁啊我一直觉得他是个不太合群的,结果看到他也一本正经地按了那个鞭炮app,哈哈哈哈小陆医生明显被他们吓了一跳

    我怎么感觉这是个广告

    啊啊啊啊啊啊是广告就好了,好想去爬这座山,这座山开不开放啊

    山上应该移栽了挺多药材吧,还是别对外开放了,我不是很相信一些人的素质

    我也觉得不要开放,小陆医生还在搞新药研发来着,要是一些药材被人拔走了怎么办

    对对,手贱的人很多的,我有个师兄在实验园里培育的实验新品种就被掐了花,最后延毕两年,太惨了。

    陆则后援会在年底迎来这么颗大糖,开开心心地转发各种相关新闻,并自发地统计有意愿的成员,要是将来陆则的药材基地真的要对外开放的话,在本地的粉丝们有意愿的话可以去岐山药庐当志愿者。

    说不定她们这边拿出完善的志愿者计划,陆则会愿意对外开放呢

    陆则后援会的组建者叫圆圆,是个毕业两年的年轻小姑娘,她因为车祸没了两条腿,情绪一直很低落,父母都担心她会想不开。

    直至她组织起一个叫陆则的小医生的后援会,脸上才重新有了笑容。

    圆圆父母非常感激陆则对圆圆的激励作用,圆圆想做什么他们都支持。

    这一次所有人都积极响应志愿者计划,圆圆心情有些黯然。

    她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起过自己的情况,因为粉上陆则是一件粉开心的事,她不想在网上也接受各方同情。

    对于身体或精神有缺陷的人来说,关心和帮助是需要的,但有的时候她们更想被当个“正常人”,而不是怀着怜悯和同情小心翼翼地和她们相处。

    后援会里不少人已经在现实里见过面了,甚至还有两对小情侣在她们的目睹下诞生,圆圆很为她们高兴,但是她还是无法鼓起勇气参与一次次的线下聚会。

    圆圆认真地坐着志愿者计划,一个一个地往里面填名字,填到最后停了下来,眼泪不断往外流。

    她也好想去的。

    夜深了,圆圆母亲见圆圆房间灯还亮着,悄悄过去看了一眼,见圆圆伏在桌上肩膀一耸一耸,心顿时揪了起来。

    圆圆母亲叹了口气,没有打扰圆圆,而是回房和丈夫商量:“你不是说,小陆医生牵头的神经义肢项目正在招募自愿参与试验的志愿者吗你说,我们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圆圆,让圆圆去试一试”

    圆圆也接了义肢,但是使用感很差,她的情况又挺严重,根本没法正常行走。

    这对一个正值花期的女孩子来说影响太大了。

    圆圆父亲之所以知道陆则这个项目,还是因为他们的情况在医院登记过,对方对目标人群初步的意愿咨询时找到他。

    当时圆圆父亲觉得这项目是一群年轻人搞的,不太靠谱,又怕女儿因为对陆则的喜爱而盲目答应,所以一直拖着没和女儿说。

    听妻子说女儿哭了,圆圆父亲咬咬牙,说:“那我们就问问那边还要不要志愿者吧”

    哪怕不成功,让女儿出去透透气、接触一下新朋友也不错。

    至少,知道这个消息后女儿过年肯定能有个好心情。

    圆圆父母打定主意,先打电话问项目组那边还有没有志愿者名额,得到肯定答复后一起去了圆圆房间把这个消息告诉她。

    圆圆听到这个消息时有些不敢置信。

    这半年来陆则没去实习她们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陆则到底在忙什么,这次要不是在普法在行动上看到陆则,她们都不知道陆则要搞药材基地。

    没想到除了跟进心肌再生靶向药的研发,陆则还牵头了这么个新项目。

    而且对外征集志愿者的话,说明他们的项目已经出了成果,需要开始做临床实验

    “我要报名”圆圆坚定地说。

    她相信小陆医生绝对不会让她们失望,哪怕目前这种神经义肢还不太完美,在不久的将来她们这样的人肯定能拥有一双不那么冷冰冰的腿。

    年三十晚,裴老爷子提前和陆则他们吃了团圆饭,差遣二儿子送他们去春晚现场。

    这样的机会他们以前也有过,不觉得有多稀罕,但年轻人嘛,哪能一天到晚拘在屋里,不管因为什么理由一起出去,两个人能一块去玩就算是约会了,能好好增进感情

    多点相处,才能快点结婚,让他们早点看到小重外孙啊

    陆则和裴舒窈按照入场时间到了会场外,还没拿出蒋饶给的内部票,就给负责春晚预热的记者注意到了,带着摄像师往他们这边走,特意给手牵手的陆则两人一个特写。

    记者很年轻,明显认出了陆则,还特意跑过去找陆则:“小陆医生,您和小裴师妹也来看春晚啊要不你们给电视机和网络平台前的观众们拜个年”

    陆则和裴舒窈对视一眼,齐齐礼貌地对着镜头说了句简明扼要的话:“大家新年好。”

    小记者依依不舍地拍摄陆则和裴舒窈相携入内的画面,才继续去拍摄其他预热花絮。

    这个片段传到网上,陆则后援会马上行动起来,在粉丝群内部发起“一起在春晚观众镜头里找小陆医生”的春节特别节目。

    这下原本觉得看春晚没意思的人都准时蹲到了电视机前,时刻准备靠自己的利眼找出陆则所在的位置。

    现场导播也很懂,看到陆则相关话题迅速攀升时特意和蒋饶沟通了一下,确定了陆则的方位,决定一会给镜头的时候多扫那个方位几次。

    春晚要持续一整晚,节目难免水准不一,有时候得适当转移一下观众注意力,这个年纪轻轻的话题人物可不就是个适合的人选

    于是一方想抠糖,一方暗中发糖,陆则这一对儿又成了春晚最具话题度的观众,讨论度比上台的许多明星都要高,名副其实地红遍了全国。

    新年伊始,陆则回到s省,跟进了两件事:一件是心肌再生靶向药临床二期实验志愿者的征集,另一件则是神经义肢临床一期实验志愿者的征集。

    心肌再生靶向药一期实验圆满成功,药物的副作用非常小,除了个别对这类药物不敏感的患者疗效相对较弱,很多人吃完后甚至很快出院了。

    很多人生病以后都选择加入建立病友群,交流哪家医院够权威、哪种药物疗效好,争取互帮互助、少走弯路。

    这次去参加临床一期实验的人也有几个是有群在手的,一期实验结束,他们都在病友群里当起了自来水,游说相识的人报名参加二期实验说不准二期实验还没结束,他们已经彻底痊愈了

    所以在陆则问起这事时,实验室那边表示名额已经报满了,还有些不少求着要加塞的,只要符合条件,实验室都让他们加塞进来了。

    神经义肢那边的名额也满了。

    陆则亲自参与督造一期实验志愿者们的神经义肢,每个伤患截肢的断口都不一样,每个瘫痪患者的身体情况也不一样,所以神经义肢需要进行个性化设计。

    个性化设计图将由专门的设计软件完成,软件能接收患者的全身扫描结果,在系统内建模补全肢体,完成神经义肢的初步设计;再通过专门的生产线按照设计图开工,针对患者情况组装出专供对应患者的神经义肢。

    这个流程看起来简单,中间却汇聚着整个项目组的努力。

    因为需要达到让患者找回触觉的效果,需要的运算量非常巨大,每时每刻都在耗能,这能量却没法由身体提供,只能依靠外部能源。

    这就决定了神经义肢必须使用体积不大、供能持久的新能源电池。

    光是这个电池,就让陆则又单独开了个新能源电池研究项目。

    还有其他材料学、信息工程学问题就不用多说了。

    总之,这个项目投入十分巨大,要不是章有那边拉来了国家补助,说不定陆则要去向继父求助了。即使有国家帮扶,项目开展以来砸的钱也不少,每一天都流水一样往里投钱。

    所幸所有的付出都有了回报,神经义肢项目已经出了成果。

    在给最后一位志愿者安装神经义肢时,陆则发现对方情绪有些激动,不由说:“不要紧张,放松就好。”

    这位志愿者自然是陆则后援会的圆圆会长。

    圆圆努力平复好情绪,眼眶却还是红了:“小陆医生,我是你的粉丝。”

    喜欢上这样一个偶像,对她们来说真是一件幸运的事。

    “谢谢。”陆则礼貌地回应。

    说话间,圆圆的神经义肢已经安装好了。

    和以前冷冰冰的义肢不一样,新的义肢刚开始让她有些不习惯,但是当她小心翼翼地把脚踩到地板上时,她清晰地感觉到了久违的触觉。

    她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圆圆不敢置信地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腿,手上有感觉,腿上也有感觉。

    圆圆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她的腿回来了

    同样的震惊和欣喜发生在所有来参加这次实验的人身上。

    他们一开始并没有太大信心,这一刻却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失去的那部分躯体重新回到了他们身上。

    他们又是一个健全的人了

    一时间,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抹着眼泪和亲人拥抱。

    所有人心里都明亮又欢欣,有了自信面对生活的勇气。

    这一年三月,正是草场莺飞的好时节,岐山药庐正式对外设立开放日。

    每到开放日这天,身穿红色志愿服的志愿者们穿梭在山上山下给游客们指引和讲解,这座原本没有名字、如今名为“小岐山”的美丽山峰终于向所有人展露它的全貌。

    裴舒窈的生日也在三月,陆则把他们的图书馆开幕日定在裴舒窈生日这一天。

    对于私人图书馆的设立,政府是非常欢迎的,尤其是文教设施还没有跟上的新城区,所以开幕日活动往上做备报时,不少人哪怕没收到邀请也决定过来看看。

    裴舒窈和陆则一起抵达图书馆门前时,被乌泱泱的人群惊了一下,外面的围观群众和记者就不说了,她敏锐地发现自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还有卫家人、自家父母、陆则的师父们全都到了,甚至连常年没有空闲的陆爸爸都在。

    裴舒窈看向陆则。

    陆则牵着裴舒窈走到所有长辈和亲友面前。

    他和裴舒窈走到一起,自己主动的时候少,裴舒窈和两家人推动的多。

    感情虽然不可能靠谁付出多、谁付出少来分辨深浅,但是其中一方永远被动、从不主动,那他对这份感情的诚意必然是值得商榷的。

    陆则看了看亲朋好友们,又看了看他们商量着建起来的“窝点”,紧握住裴舒窈的手说:“我记得初中的时候你和我说过,你想住在图书馆里,每天看有趣的新书,听有趣的讲座,交志同道合的朋友,那样的日子你过一百年都不会腻。现在我们的图书馆建好了,”陆则注视着裴舒窈,“窈窈,你愿意嫁给我吗”

    裴舒窈努力想露出笑容,眼泪却还是不争气地涌了出来。

    她张手抱住陆则,掩盖住自己哭了的事实。

    “我愿意。”

    陆则伸手回抱怀里的人。

    在所有人的见证下,他们举办了一场特殊的婚礼,没有婚纱,没有戒指,只有沉默耸立在他们身后无尽书海,一如他们无声无息在心中深深扎根的爱情。

    这天天空蓝得惊人,映衬得云朵格外洁白,移栽过来的老树在微风中徐徐拂动枝桠,证明这是个天气晴朗、温风宜人的好日子。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了

    不仅你们吃惊,甜甜春也很刺激我发誓,是结局自己来找我的,不是我干的

    写这篇文,情绪不是很稳定,现代文我写过挺多,不过很多都写得挺痛苦,因为现代生活太扯淡不行,太写实不会,就很为难。比如这篇文来说,本来应该写写中医,但是,去听了听中医课程,听不太懂x在这方面胡扯吧,又担心会做出一些错误引导,虽然没人当真,但是万一呢,下手就有点束手束脚。所以写到这里,能写的基本都写了,方方面面的问题,小陆也基本遇到过了,再写下去也没什么有趣的发展,而原定的五十万字,现在也达到了,可以完结啦。

    谢谢大家陪小陆一直走过来,期间大家可能也感觉出甜甜春情绪不太稳定,时而丧丧的时而暴躁,总是在作话表演个原地崩溃,这么矫情吧啦的作者要是我遇到了肯定一脸冷漠地当做没看见谢谢大家萌萌哒甜甜哒,坚持到小陆结局了

    最后,快月底了,大家有没有那什么,快过期的,不需要的营养液,最后这几天浇灌给小陆,给小陆凑个整呀,小王爷78w,王小雱42w,小陆能不能拥有一个20w呜呜呜

    最后的最后,新坑前面已经讲过了,下本开盘秦,1月6日开,下半年会开嬉闹三国,戏明就排到后年了,安排得明明白白

    这章所有人发小红包

    有想看小陆什么番外的可以说哦不一定写不